網路安全

中共強制顯示網路「IP屬地」之隱患
瀏覽數
472
2022.06.01
作者
擷取
網路安全與決策推演研究所 曾敏禎 政策分析員

中共強制顯示網路「IP屬地」之隱患
網路安全與決策推演研究所 曾敏禎政策分析員
關鍵字: 網路安全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中共社交媒體平台「微博」自4月底開放網路用戶「IP屬地」功能,至5月「微信」、「知乎」、「抖音」、「快手」、「今日頭條」、「百家號」、「小紅書」等已陸續全面開通,「IP屬地」為強制顯示,用戶無法自行關閉,在中國境外可以顯示國家,在境內則可以顯示省市。這代表今後所有相關用戶在網路上發言或評論時,在現實生活中的「IP屬地」將被公開。各平台表示,此為有效幫助「淨化網路生態、捍衛網路良序」。[1]

意圖恫嚇境外勢力反自行打臉


中共「網信辦」2021年10月發布《互聯網用戶帳號名稱信息管理規定(徵求意見稿)》,當時即已明定平台應當以顯著方式,在用戶帳號訊息頁面展示帳號「IP屬地」;境內用戶「IP屬地」需標註省(區、市),境外「IP屬地」需標註國家(地區)。[2] 鑑於今年2月起烏俄戰爭激化,國際局勢動盪,大陸網路平台充斥各種好戰言論,甚至帶有濃厚的民族主義、種族主義、性別歧視色彩,加以近期內部疫情處置不當,引發網上民意空前反彈,質疑聲浪不斷。此刻大幅度揭露批評中國防疫政策的網民「IP屬地」多源自西方國家,盼藉由抹黑「西方反華勢力」轉移內部焦點並平息沸騰民怨。

中共宣稱,「IP屬地」功能上線,可杜絕網路上的魑魅魍魎發表不實言論、散布有害資訊,有助遏止欲破壞中國穩定的海外虛假資訊活動。此措施原本主要用意是防堵境外網軍,但同時揭露諸多號稱愛國網紅的「帝吧官微」、「連岳」等人「IP屬地」均在國外,[3] 這些網紅通過「愛中國」的網路發言博取廣泛關注,以此賺取流量牟利,然同時又在別國享受福利,被中國網友嘲諷「愛國的都在離岸,海外的都在牆內」,此番操作意外顯露中國身居國外愛國主義者的網路藏匿之處。

嚴打非法「IP代理」防不勝防


中共為禁止人民瀏覽境外資訊,建立長城防火牆,致使數千萬網民選擇使用VPN(虛擬私人網路)「翻牆」來突破中共的網路審查封鎖,致使境內「IP代理」此一產業由來已久。而近年來非法「IP代理」產業一直是中共嚴厲打擊的對象,2021年實施的《數據安全法》第8條與第52條規定,利用「IP代理」服務進行違法行為,即賣家行為也屬於違法行為,可逕予處罰。[4] 中共公安部亦曾在2021年展開「淨網行動」,治理動態「IP代理」等網路灰色產業現象,一度關停1.3萬多條涉此問題寬頻線路、5,000餘個寬頻上網帳號。[5]

鑑於中共強制公開「IP屬地」,用戶無法自行關閉,大量中國網友便開始想方設法更改自己位址,相當程度等同變相鼓勵非法「IP代理」產業更加蓬勃發展。近期根據陸媒《新京報》、《中國新聞周刊》、《澎湃新聞》等調查發現,搜索引擎平台、電商交易平台、QQ群搜索「IP代理」、「IP位址」等字詞,即出現大量通過代理器非法修改「IP屬地」的商家,訊息魚龍混雜,其中最低價格僅需4元人民幣∕天,選擇包年價格則更優惠,可隨機修改IP至全中國任意地區,最高銷量已逾10萬份。[6] 面對中共「網路邊疆」不斷升級的封鎖審查技術,網民亦以相應的技術破解與軟體更新來抗衡反擊,長此以往重複「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無解循環。

「防民之口」恐致民怨潰堤


揆諸中共「網信辦」自2021年部署「清朗行動」,針對包括「飯圈」亂象整治、打擊網路謠言,整治網路直播、短視頻領域亂象等15項專項行動,「清朗行動」迫使社交媒體平台風聲鶴唳,紛紛進行自我審查。繼2022年3月「網信辦」新聞發布會稱:將持續深入推進互聯網用戶帳號運營與打擊流量造假、黑公關、網路水軍等專項行動,[7] 社交媒體平台立即響應配合政策,強制展示用戶「IP屬地」功能。此次將其公開化,目的即是昭告網民,在社交媒體上妄議中央、批評政府並非毫無代價,而是要承擔責任。另外此舉也將中國公民的居住地與愛國忠誠度聯繫起來,不論海內外,被認為不夠愛國區域的網民帳號將成為偏激狂熱的民族主義活動人士狙擊目標。

中國民眾習慣以「微博」、「微信」、「抖音」等社交媒體當作主要的資訊及情感交流平台,尤其疫情嚴峻時刻,各地區人民可透由社交媒體分享與傳遞紓壓宣洩,如記錄上海在疫情封城下名為《四月之聲》的影片,以聲音紀錄上海封城以來各種人性掙扎,在社交媒體廣泛轉傳,讓外界看到上海人真實憤怒。[8] 在今年10月中共進入「二十大」前,為避免境外勢力干擾與中國形象受損,官方透過網控維穩政策,壓制人民言論是最快速便利之手段,惟大疫當前,若缺乏情緒抒發與壓力化解的管道,社會衝突矛盾爆發時恐更加激烈兇猛,誠如《國語.周語上》:「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