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情勢

超越軍事的憂慮:評析中索安全協定
瀏覽數
1501
2022.06.01
作者
王尊彥
國家安全研究所 王尊彥 副研究員

超越軍事的憂慮:評析中索安全協定
國家安全研究所 王尊彥副研究員
關鍵字: 南太平洋、索羅門群島、威權主義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媒體報導,中國和南太平洋島國索羅門群島(Solomon Islands)之間,已由中國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王小洪和索國警察部長維克(Anthony Veke),於2022年3月18日秘密簽署一項安全協定,有效期限5年。

根據紐西蘭梅西大學(Massey University)安全研究資深講師波爾斯(Anna Powles)披露該協定之草稿文件,該協定名稱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索羅門群島政府關於安全合作之框架協定》,英文為Framework Agreement Between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the Government of Solomon Islands on Security Cooperation。該協定第一條「合作範圍」規定,「索國可基其所需向中國請求派遣警察、武警、軍事人員與其他執法和武裝部隊至索國,協助維持社會秩序、保護人民生命與財產,提供人道援助,執行救災,或在雙方同意下,提供對於其他任務的協助;中國可基於其所需且經索國同意,派遣船隻往訪,停靠與轉航,中方相關武力可用於保護索國境內的中國人民與主要計畫」。[1]

相關國家無力扭轉中索協定


美國、澳洲、日本等國對此紛紛表達關切,[2] 美國白宮國安會印太事務協調官坎貝爾(Kurt Campbell)急忙率領國務院東亞助卿康達(Daniel Kritenbrink)等人,於4月22日赴索國訪問。[3] 日本政府則派外務政務官上杉謙太郎赴索國關切,同行者尚有警察背景的防衛省防衛政策局次長野田泰。澳洲外長潘恩(Marise Payne)5月7日會晤索國外長馬內列(Jeremiah Manele),直接闡明澳方憂慮。[4] 我外交部亦於4月20日由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表達,台灣與美、澳、紐等民主盟友立場一致,表達嚴正關切,中索安全合作將破壞現狀與民主盟友補給線,危及區域和平穩定,呼籲索國勿成為中國的軍事籌碼。[5]

面對美、澳等國質疑,索國總理蘇嘉瓦瑞(Mannaseh Sogavare)則不斷回應,不會讓中國在該國建立軍事基地。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也在訪索期間的5月26日,同樣表示中國無意在索國設立基地。

外界多聚焦中國在索建立軍事基地


美、澳等國擔憂的背後,主要係因若中國在第二、第三島鏈擁有據點,將可形成自東西兩方夾擊第一島鏈的戰略態勢,尤其當第一島鏈有事,而美軍欲自東馳援之際,中國可在洋上對美軍進行截擊。故從軍事安全的角度,關注中索安全協定有其合理性。

另外,外界的憂慮也來自於,先前即曾傳出中國欲在另一太平洋島國萬那杜(Vanuatu)推動建置海軍基地未果。[6] 地理上,索羅門群島恰與萬那杜毗鄰,因此即使在後者的基地建設計畫落空,但若能改在索國設立各種部隊(包含警察、武警、海警、解放軍部隊)活動據點,也同樣能實現類似戰略目標。尤其對澳洲而言,萬那杜與索羅門皆位於其周邊,中國無論在何者建立基地,都對澳構成壓力。

此外,此次中索協定成功簽署,也給予外界一種印象:中國有如「打地鼠」玩具機的地鼠般,在太平洋地區四處尋求建立海外基地機會,而美國和澳洲則對其防不勝防。果不其然,經過中索成功秘密締約的經驗後,即傳出王毅在今年5月26日到6月4日訪問7個南太平洋島國和東帝汶時,也將洽談包含安全協定在內的雙邊合作。[7]

應注意解放軍以外的「武裝部隊」


迄今,外界多聚焦在解放軍恐進駐太平洋島國一事。然除解放軍之外,吾人亦應注意武警;尤其在海洋領域,中國海警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中國海警業已改隸武警,受中央軍委會指揮;海警陸續接收海軍艦艇,海警司令員也由解放軍海軍將領擔任。海警在運用上既已是第二海軍,今後即使中國不在索國設立海軍基地,但若設立海警駐所,本質上恐也無相異之處。

另值得注意的是,過去中國海警船進入釣魚台周邊日本所宣稱的領海之際,曾經操控無人機進入該海域領空,日本甚至為此出動戰機因應。[8] 未來中國若基於前述協定,運用海警在索國周邊海域行動,其相關武器裝備的運用,勢將對傳統上美國影響力範圍的密克羅尼西亞地區國家構成壓力。

警務合作更方便中國輸出「科技威權」


此外,中索簽署安全協定之背景,乃緣自去(2021)年11月索國境內發生暴動,住在當地的中國人與中企遭到攻擊,故索國政府欲引進中國維安部隊。然吾人應留意,中國可能藉與他國警務合作的機會,輸出其「科技威權」(technical authoritarianism)的統治技術,協助當地國政府對其社會的監視與掌控。

在這方面,中國已有「前科」,例如中國曾與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等東南歐國家進行包含巡邏在內的警務合作,中方派警察至當地實施「警務聯巡」,同時提供監視器等監控器材,並指導當地警方操作。此外,中國的監視(尤其人臉辨識)系統侵犯隱私,早已惡名昭彰,對於新疆自治區維族的有效鎮壓監控,得利於此等系統之處甚多。去年甚至還傳出,他國民間商家採用中國製監視器,其畫面竟被傳回中國之事件。[9]

索羅門群島去年發生的反政府暴動,部分原因乃是索國人民認為該國政府與政客腐敗,以及反對索國與我斷交。倘若索國政府藉此安全協定,引進中國相關技術與警務裝備,將可監控其國內反對勢力,包含索國支持友我政策路線之人士之動向。而索國明(2023)年可能舉行大選,中國力量如何影響索國的內政,頗值吾人密切關注。在這方面,我國外交部吳部長日前在接受澳媒SBS採訪,提及中索安全協定時,已嚴正提醒:「威權主義持續擴張並進入太平洋」,「該意識形態及其掌控機制正在進入太平洋國家」。[10]

或許中索安全協定,木已成舟。但國際社會的持續關切,仍可能影響這艘舟船之未來航向。吾人衷心希望,它不是朝著威權治理的闇黑方向駛去。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