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戰略

美菲近期逐步落實共同防禦之作為:從菲律賓向美軍開放軍事基地觀察
瀏覽數
11006

關鍵字:印太戰略、台灣海峽、巴士海峽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近期國際間出現許多有關美國與菲律賓兩國推動共同防禦合作的報導,特別是華盛頓正與馬尼拉磋商,計畫在菲國東部建立新的海軍基地。[1]詳言之,就地理位置來說,美菲兩國的構想不只是讓美軍在菲國東部進駐,從諸多跡象顯示,美軍未來也極有可能在菲國的北部、西部、中部與南部等地區陸續進駐。除了菲國向美軍開放軍事基地以外,有關兩軍之間的合作,例如軍事高層的互訪與對話,軍隊的聯合訓練與演習,以及情報的分享與研析等等,美菲雙方聲明都將進一步落實推動。

菲向美開放軍事基地的戰略意義


當今美國與菲律賓的軍事合作提升,特別是後者向前者實施軍事基地開放,此乃有跡可尋。總體而言,宏觀的脈絡是中國在西太平洋擴張其軍事力量並威脅區域安全,而美國則是採取「印太戰略」以為因應;微觀而坐落在菲律賓的個案上則是新總統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於去(2022)年6月30日上任時,對前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的親中反美政策更弦易轍,轉而與華盛頓改善關係,並且尋求兩國軍事合作的提升。

在開放軍事基地議題上,發展的時間軌跡清楚可見。首先是2022年11月14日,菲律賓國防部表示,根據菲美兩國的《加強國防合作協議》(Enhanced Defense Cooperation Agreement, EDCA)(2014年簽署),菲國預計開放五處軍事基地提供兩國軍隊共同使用。這五個基地分別是:(1)位於馬尼拉(Manila)北方的「巴塞空軍基地」(Cesar Basa Airbase)、(2)位於呂宋島(Luzon)中部的「麥格塞塞堡陸軍基地」(Fort Ramon Magsaysay)、(3)位於民答那峨島(Mindanao)的「倫比亞空軍基地」(Lumbia Airbase)、(4)位於巴拉望省(Palawan)的「包蒂斯塔空軍基地」(Antonio Bautista Airbase),以及(5)位於宿霧(Cebu)的「艾布恩空軍基地」(Mactan Benito Ebuen Airbase)。[2]

同一時間,美國國防部也宣佈,將投注六千六百五十萬美元(相當二十億新台幣)的預算,用以修築並強化巴塞、麥格塞塞堡與倫比亞三個基地,並且準備規劃將它們建設成軍事訓練中心,同時設立軍備倉儲設施。[3]以上這些作為可視為兩軍合作與美軍重返菲律賓的一個極重要之開始與訊號。因為自從1992年12月底美軍撤出蘇比克灣(Subic Bay)海軍基地後,美軍現今在菲國的人數約莫三百人不到。在此刻面對中國軍事威脅加劇,而且南海與台海情勢渾沌不明之際,特別是北京在南海領土主權爭議上既侵犯馬尼拉的權益,同時也運用「灰色地帶」作為襲擾菲國,因此極小規模的美國駐軍與強化不利的美菲軍事同盟恐怕是對兩國及周邊安全環境極為不利。

今(2023)年2月,華盛頓與馬尼拉再次達成另一項協議,結論是菲律賓進一步向美國開放四個軍事基地,包括:(1)位在卡加延省(Cagayan)聖塔安納( Santa Ana)的「奧西亞斯海軍基地」(Camilo Osias Naval Base)、(2)位於伊莎貝拉省(Isabela)加穆市(Gamu)的「梅爾卻德拉克魯茲基地」(Camp Melchor Dela Cruz)、(3)位於巴拉望省的巴拉巴克島(Balabac Island),以及(4)位於卡加延省的「拉爾洛機場」(Lal-lo Airport)。[4]很明顯地,這是前述2022年菲國向美軍開放基地的延伸,同時也是美菲兩軍正在進行「前進防衛」(defending forward)與「前進部署」(forward deployment)的具體展現。

開放軍事基地的延伸戰略意義


除了菲國向美軍逐步並且累積數量地進行軍事基地開放之外,從這些基地的「地理位置」來看,它們亦兼具其他延伸而出的戰略意義。首先,由於這些基地多分布在菲國的北部與西部,在應對可能的台海與南海軍事衝突上具有重要的作用。以「奧西亞斯海軍基地」及「拉爾洛機場」為例,兩者皆位於呂宋島東北端的卡加延省,距離台灣約四百至四百五十公里。當緊急情況發生時,兩基地將可發揮其所屬的功能,以因應或支援附近戰場之海空軍所需。另外,「包蒂斯塔空軍基地」位於菲國西南部巴拉望省,面向南海,距離南沙群島約二百五十公里,是應對南沙群島緊急事態的重要軍事據點,可發揮對南海南部的軍事力量投射。

其次,從這些跡象也可以看出,美菲兩國的軍事基地開放計畫並非只有集中在上述之北部與西部地區,而是幾乎涵蓋菲國全境。例如「麥格塞塞堡陸軍基地」是位於呂宋島中部,「倫比亞空軍基地」是位於菲國南部民答那峨島,「艾布恩空軍基地」是位於東南部宿霧。根據公開報導所顯示,未來兩國可能會再開放位在菲國東部薩馬島(Samar)與雷伊泰島(Leyte)上的軍事據點,以及位在呂宋島南端畢科爾(Bicol)與南部民答那峨島東側與北蘇里高省(Surigao del Norte)的軍事要地。[5]

菲向美開放軍事基地擴及民用港口


另一項值得注意的是,華盛頓與馬尼拉也在一般民用港口上構思作為軍事支點或支援軍事用途的規劃。目前被公布的地點是位在菲國最北邊的巴丹群島(Batanes Islands)上,美國準備開發並建立一座民用港口,兩軍目前正對此案進行討論。由於此處距離台灣不到二百公里,其更被視為是控制巴士海峽的重要戰略據點,因此在發揮對解放軍行動的牽制上具有重要作用。若在該處所建立的是一般民用港口而非海軍基地,其實這並不妨礙它未來轉換為軍事用途。例如港口平時可作為一般民商船隻與美菲兩軍在附近活動的簡單維修保障與運輸補給,戰時則可作為海軍基地以停泊軍艦,並架設防空設施以及對地、對艦等攻擊力量,徹底發揮對巴士海峽的影響,甚至是控制。這以上諸多美菲在近期的軍事合作看來,美軍確實在重返菲律賓,而且是加大、加速,並觸及運用民間設施。預計這個態勢將持續發展,美國及其軍事同盟國對中國在西太平洋的軍力擴張已逐步加強其反制措施。至於美軍未來是否有可能重返蘇比克灣(Subic Bay)與克拉克國際機場(Clark International Airport),此為另一值得關注的焦點。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