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對俄「攻勢網路作戰」支援烏克蘭的意涵與對台正面啟示
瀏覽數
341
2022.06.13
作者
吳宗翰
網路安全與決策推演研究所 吳宗翰 助理研究員
美軍對俄「攻勢網路作戰」支援烏克蘭的意涵與對台正面啟示
網路安全與決策推演研究所 吳宗翰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網路作戰、網路戰略、烏俄戰爭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美國國安局長兼美軍網路司令部司令保羅‧中曾根(Paul Nakasone)6月1日於愛沙尼亞塔林的「北約合作網路防禦卓越中心」(NATO Cooperative Cyber Defense Centre of Excellence)舉辦的「網路衝突安全年會」擔任開幕致詞嘉賓。會後,在接受英國媒體《天空新聞》(Sky News)訪問時,他提及美國目前在俄烏戰爭的角色,並首次坦承網路司令部已經實施一系列的「攻勢與守勢作戰以及資訊作戰」行動支援烏克蘭。儘管並沒有再揭露更多細節,但中曾根強調,一切行動都是「合法」且經過政府的批准,同時也依循了國防部的政策。[1] 白宮隨後也附和他的說法,表示任何針對俄國的網路行動均未違反美國避免與俄國發生直接軍事衝突的政策。[2]

攻勢網路作戰不必然跨越戰爭門檻


華盛頓的說法立刻引起網路戰研究社群的熱烈討論,特別是有關其所稱的攻勢網路作戰行動究竟有無構成對俄羅斯的武力攻擊,甚至成為參戰的一方。對此,《塔林手冊》(Tallinn Manuscript)——彙整了國際法學者主張國際法適用於網路空間並有「網路戰爭規範法典」之稱——的主編施密特(Michael Schmitt)撰文同意美國政府的說法。他檢視美軍《網路作戰》聯戰準則(Joint Publication 3-12 Cyberspace Operations)中對於「攻勢作戰」的定義(「意圖於網路空間內或透過他國網路空間展現武力,以支持作戰指揮官或國家目標」),指出部隊確實可以在不違反美國的政策立場下實施干擾、破壞敵手的武器系統、指管流程、後勤節點與高價值目標等。施密特並進一步補充,援引《聯合國憲章》第51條與《國家對國際不法行為的責任條款草案》第21條的內容指出,面臨入侵,烏克蘭符合行使國家自衛權要件;而美國受到請求而支援烏克蘭的行為,包括情報分享,仍屬於這個範圍內。在此脈絡下,美國仍然是一個「合格的中立者」,也不構成交戰的一方。「網路戰是否構成武力攻擊還端視破壞程度。在有限資訊下其實很難得知美軍行動真況,但行動也可能低於這個門檻。」不諱言,施密特的分析很大程度是基於對華盛頓說法的信任,甚至夾雜對烏克蘭的同情,但仍應可視為主流國際法界目前對美國行動的背書。 [3]

中曾根重申美軍網路戰略關鍵概念


在接受媒體訪問前,中曾根在「網路衝突安全年會」的致詞中談及了前進防禦(defend forward)以及「持續接戰」(persistent engagement)的概念,這兩者都來自美國2018年《國防部網路戰略》。前者指涉「源頭打擊」,後者則是「主動應敵、先發制人」。雖然中曾根此次是首度於媒體前證實美軍在網路空間參與俄烏戰爭,然而,在4月的參議院軍事委員會聽證會上,他當時即向在場出席人員說明網路司令部協助烏克蘭。[4]. 而在接受媒體訪問時,中曾根又再闡述「前進追捕」(Hunt forward)的概念;這是持續接戰的一部分,指的是美國向盟友提供支援團隊,共同對抗敵人的網路攻擊。於此一場合接連拋出相關概念,這可能是美國藉此向對手以及盟友重申美國的網路戰略。

美國實施認知作戰拒止對手


戰爭爆發以來,拜登(Joe Biden)政府一直堅稱不會派兵參戰,而僅提供軍事與經濟支援烏克蘭。既然如此,中曾根與白宮的發言時機與內容就更格外引人注目。近來,美國逐漸改變以往單方行動的作法,轉而更多與友盟夥伴共同合作並積極公開威脅情資。有分析指出,這個轉變可能來自於拜登政府意識到普欽(Vladimir Putin)政府及其所屬駭客造成的威脅已迫在眉睫,從而使現任政府相較於前任決定採取更加主動的態度,並藉由「公私協力」與「全政府途徑」打擊對手。[5]除此之外,設若套用美軍資訊作戰的概念,更不排除美方其實正透過釋放訊息對俄國與其他潛在敵人實施認知作戰。 在美軍聯戰準則《資訊作戰》(Joint Publication 3-13 Information Operations)中,資訊作戰被定義為綜合性運用資訊相關能力,同其他作戰方式影響、干擾、破壞、竄改敵人決策,同時保護己方。其中,戰略溝通(strategic communication)被視為是影響資訊環境中「認知向度」的重要手段,即透過資訊傳遞掌握戰場制高點。換言之,當中曾根在談話中大力稱許烏克蘭抵抗俄國網攻的韌性以及刻意對比美俄的資訊作戰,指出一者是「說出真相」而另一者是以「謊言為基礎」,目的在打擊俄軍士氣。

華盛頓發言對台的正面啟示


自從烏俄開戰以來,台海情勢屢屢被拿來比較,美國會否因此改變長期奉行的戰略模糊政策更成為國內外媒體焦點。面對政經實力更勝且網戰實力不亞於俄國的中國,美國絲毫不敢大意,既需考量平衡其全球軍事部署,也須動態調整以牽制中俄。據此,美方此刻發表曾以攻勢網路作戰支持烏克蘭的言論,就效果而言,也暗示一旦台海出現失控衝突局面,台灣屆時將獲得不下於此的協助。

[1] Alexander Martin, “US Military Hackers Conducting Offensive Operations in Support of Ukraine, Says Head of Cyber Command,” Sky News, June 1, 2022, https://news.sky.com/story/us-military-hackers-conducting-offensive-operations-in-support-of-ukraine-says-head-of-cyber-command-12625139.

[2] Trevor Hunnicutt and Steve Holland, “White House: Cyber Activity not Against Russia Policy,” Reuters, June 1, 2022, https://www.reuters.com/world/white-house-cyber-activity-not-against-russia-policy-2022-06-01/.

[3]Michael N. Schmitt, “Ukraine Symposium-U.S. Offensive Cyber Operations in Support of Ukraine,” Liber Institute, June 6, 2022, https://lieber.westpoint.edu/us-offensive-cyber-operations-support-ukraine/.

[4]Posture Statement of General Paul M. Nakasone Commander, United States Cyber Command before the 117th Congress,” U. S. Cyber Command, April 5, 2022, https://www.cybercom.mil/Media/News/Article/2989087/posture-statement-of-gen-paul-m-nakasone-commander-us-cyber-command-before-the/.

[5]杜貞儀,〈美國「前進防禦」網路戰略落實與變革〉,《國防安全雙週報》,第53期(202256日),頁55-60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