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情勢

日中防長新加坡會談之觀察
瀏覽數
176
2022.06.21
作者
IMG_2364 - 複製
網路安全與決策推演研究所 詹祥威 政策分析員

日中防長新加坡會談之觀察
網路安全與決策推演研究所 詹祥威政策分析員
關鍵字:印太戰略、海洋安全、多國合作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2年6月12日,英國國際戰略研究所以及新加坡國防部亞洲安全峰會辦公室共同主辦之第19屆「香格里拉對話會」(The Shangri-La Dialogue)舉辦之際,日中兩國防長出席會議之際亦同時進行了雙邊會晤。2019年最後一次舉辦後,該對話即因疫情中斷了兩年;此外,日中防長亦是繼2019年後的首次會晤,即便魏鳳和強調應加強雙邊的安全合作與對話,但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仍強調「台海和平之重要」,並且直接點名中國應就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議題上在安理會行使否決權,以發揮積極負責的作為。[1] 這也是繼2021年日中防長視訊會議,岸信夫再一次向中國表達此一立場。

台海與周邊安全為日本首要關注


除上述針對「台海和平」的發言外,岸信夫亦直指,中俄先前以戰略轟炸機聯合飛越日本海和東海的行為,甚至稍早兩國聯合艦隊近乎繞行日本一周,以及中國在沖繩周邊海域愈趨強勢的作為,是對日本的挑釁而日方亦對此表達「嚴重關切」。[2] 有趣的是,2019年時任日防相河野太郎與中防長魏鳳和就已於北京進行會晤,當時雙方亦強調要「加強防務交流與合作,深化相互了解、避免誤解誤判並積極管控分歧」,[3] 顯然2019年至今雙方的安全關係仍停留在「紙上談兵」,實質上則持續惡化中,主因在於中國就三海問題——東海、台海與南海作為上仍採行激進且侵略性的作法,無論以上述機艦繞行、侵入鄰接區或海上民兵襲擾等;甚至日前分別通過《海警法》與《海上交通安全法》的修訂,不僅將海警直接納由中央軍委指揮統籌,針對「領海」與「管轄海域」的模糊空間亦引起日本在內的多國關注與警惕。

雙邊對話難有交集


在新加坡對話中岸信夫重申「台海和平」的重要性,魏鳳和則強調「台獨分裂勢力」為中國底線等,雙邊對話似形成平行時空難有交集;主要因素在於,對日本而言「台海和平」關乎到其「海上生命線」之繁榮與生存,當台海陷入戰事其貿易與交通線將受到巨大影響,烏克蘭戰爭當前已對全球包含糧食、石油天然氣等價格造成相當衝擊,[4] 更不提若世界前三大經濟體的日本周邊動盪將造成的衝擊,而此立場亦與美國等西方盟國相同。

但對中國而言,當前已將「台獨」議題視為國家核心利益,並且作為對他國談判的原則性議題,任何其他政策皆不得與之牴觸;其二,當前中國內部正進行20大前的權力安排,在政治變動前提對外政策強硬是中國等威權政體之特性,而日前美國駐中大使亦公開表示,當前美中各方面皆存在有「重大分歧」,使雙方關係處於1972年尼克森訪中以來最低潮。[5]

「國際秩序」碰撞「國家利益」


岸信夫在英國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主辦的會議致詞中,多次提到俄羅斯對於烏克蘭的侵略不僅對烏克蘭以及該區域造成衝擊,更嚴重影響當前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而在南海和東海,「以武力」單方面改變或企圖改變現狀的情事不斷發生,不僅關係到日本安全,更影響國際社會的穩定。[6] 此相關發言顯然直指對日本安全影響最大的俄國、朝鮮與中國,尤其當前積極以武力改變區域安全情勢的中國為日本嚴重關注。而中國則持續與俄國加強合作關係。

現階段美日等國積極在印太地區重申並致力維護「國際秩序」,無論日本的「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或美國的「印太戰略」,都強調以海洋安全及國際法為核心基礎的海上與區域秩序,而相對應的行為體則是積極改變現狀的上述三國。然而,若從中國本體而言,作為崛起的區域大國在能源、經濟、安全與國家戰略安排上,勢必從其國家利益出發並試圖重整當前不符利益之現狀安排;此將造成中國所定義之「國家利益」與美日等國致力於此區維護的「國際秩序」產生根本性衝突。日本首相甚至公開指出:「擔憂今日的烏克蘭成為明日的東亞。」[7]

日本戰略清晰的觀察


整體而言,日中此次防長對話的氛圍與結果,難以突破2019年雙方於北京的成果;唯一欣慰的是雙方會中決議設置軍事熱線進行危機控管,但這僅是雙方最低度的危機管理,很難與2019年展現的積極正面態度相比擬。另一方面,產經新聞披露日方研議於今年夏天正式派遣「現役」自衛隊文官進駐日台交流協會以加強情報蒐集,[8] 此點綜合上述之各項觀察,是否日方對台之整體戰略及設定有清晰化趨勢,我方亦可藉此人事任命案之發展作為觀察。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