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太區域

中國為何要在柬埔寨設置基地?
瀏覽數
308
2022.06.21
作者
黃宗鼎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 黃宗鼎 副研究員

中國為何要在柬埔寨設置基地?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 黃宗鼎副研究員
關鍵字:北斗衛星、柬埔寨、南海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在盛傳中國擬於柬埔寨西哈努克省雲壤(Ream)港建立海軍基地近三年後,中柬雙方於6月8日高調為該基地之擴建計畫舉行破土典禮。《華盛頓郵報》稍早報導指出,北京官員表示解放軍僅會使用該基地之一隅,「但也不是供軍方專屬使用,也會有科學家運用相關設施」。至於柬國方面,除重申該國不允許在其領土內設置任何外國軍事基地之立場(柬國憲法第53條),據以反駁中國在柬設置基地之指控,僅聲明該基地之重整旨在強化柬國海軍維護其海洋權益及打擊非法捕魚等海上犯罪活動的能力。[1]

惟雲壤港所在的暹羅灣沿岸區域,自18世紀以來便是中南半島(大陸東南亞)南方的地緣戰略重地。雲壤港(時稱淎㵅)所屬之華人移民政體——河仙鎮,不僅是暹羅與越南兩國的角力場,亦是乾隆皇帝在東南亞的耳目。是故由地緣角度觀之,適足管窺中國設置柬國基地之意圖。

中美兩強在南海周邊競逐要港之歷程


當前中美兩強在南海的權力競逐,既觸碰相關爭議島礁及其海域,亦延及南海周邊的要港及其腹地。北京之所以竭力爭取在雲壤建立軍港,一定程度與其無法在越南之金蘭灣與菲國之蘇比克灣租借港口有關。2019年初,「韓進重工」(Hanjin Heavy Industries)在菲律賓的子公司蘇比克韓進造船廠(Subic Bay Hanjin Shipyard)破產,美中雙方均表露承接之興趣。而與取得雲壤港之手法雷同,北京乃以興建旅遊區名義向馬尼拉提出蘇比克灣小島之租借案,所幸菲國海軍力阻,這才委由美國博龍資產管理公司(Cerberus)接手「韓進重工」在蘇比克灣部分廠區。

儘管在南海東方要港競標戰中敗陣,但北京善用川普時期美柬關係降溫之機會,終於在南海西方要港雲壤基地之角力戰上扳回一城。致使金邊不僅於2020年讓解放軍取得該基地北部的專屬使用權,甚至於2021年復拆除美國早先在基地內襄贊柬國設置的「國家海事安全委員會戰術總部」,並移除了原來由越南建立於該基地內的「聯合越南友誼」建物。[2] 柬國此等舉措亦可略窺其親中、遠美、疏越之理路。

中國欲藉由基地擴大北斗衛星軍用視角


根據柬方說法,擴建後的雲壤基地將能讓5000噸的船隻靠泊。就筆者來看,如此恰能提供中國南海艦隊三艘「海洋水聲監視船」在南沙海域執行探測美軍潛艦活動之餘,就近補給。

此外,據《華盛頓郵報》取得之衛星照片所示,雲壤基地內屬解放軍專用之區域,停放了兩台衛星通信車。該等車輛似應搭載「動中通系統」(移動中的衞星地面站通信系統,Satcom on the move),據以實時跟蹤北斗衞星,並在運動中實時傳遞語音、數據、高清晰的動態視訊圖像、傳真等多媒體訊息。筆者認為,該等衛星通信車之活動,一方面為中國銳意將北斗導航衛星系統導引至東協國家,(透過RCEP貿易渠道)引導東協建設「一帶一路空間資訊走廊」,並布建北斗地基增強系統基站之產物,另方面更是中國積極在南海區域構建軍用應急通信能量(包含短報文通信),俾利解放軍軍力調動、遙測外軍活動及武器精確制導之註腳。[3]

以前者而言,迄2022年5月,為中國吸納為北斗通訊系統之東協國家,既已包含柬埔寨、泰國、馬來西亞、汶萊、印尼及寮國。以柬國來看,其重要歷程如2018年北斗國星董事長隨國防部部長魏鳳和訪問柬埔寨,洽談「國家北斗導航位置服務資料中心」落戶柬埔寨專案;2020年11月,中國長城工業集團有限公司簽署中國北斗系統在柬埔寨應用推廣合作諒解備忘錄;2021年5月,柬埔寨國務部長兼公共工程運輸部部長孫占托承諾將把柬埔寨建成中國北斗導航系統的重要基地;而今年柬國亦將以東協輪值主席身分持續向成員國推廣北斗系統。

就後者而言,包含業管衛星管理的中國戰略支援部隊代表團,似曾於2019年底參訪雲壤基地及在柬國暹粒省(Siam Reap)的衛星導航與定位站,又2020年初一架由中國航天科技集團製造的彩虹-92A攻擊無人機在雲壤港北方柬國戈公省墜落,[4] 此等事件在在凸顯中國於雲壤等柬國據點以北斗衛星通訊系統開展軍事應用之意圖與既存性。

北京欲由第一島鏈南段切割「印太鑽石」


據本月最新消息,由中企天津優聯投資發展集團於戈公省(Koh Kong)開發建設的七星海國際機場,將於2022年中旬投入使用。有鑒於2020年9月美國政府對優聯集團實施制裁之理由,即涉及七星海機場之軍事化導向,加以前揭消息指出該機場可起降波音757及777機型,對於轟6及運20等解放軍大型軍機更是不成問題,故一旦中國在柬海空基地建置完成,將使中國得以在「印太鑽石」(印太安全架構)的中軸「破陣」,威脅美、日、澳、印等域外軍艦進出第一島鏈南段之安全。

雲壤港所在的河仙鎮,曾在18世紀中國與南海的沿岸貿易上扮演要角,並曾向乾隆呈獻海外各國形勢圖文,協助清朝監視暹羅與緬甸,而在「一帶一路」經貿利益之催化下,當代雲壤所屬之柬埔寨,儼然已是中國「北斗劍陣」之一環。此無非地緣戰略之產物也。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