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情勢

岸田政權第二次內閣人事改組的中國考量
瀏覽數
1775
2022.08.16
作者
王彥麟
國家安全研究所 王彥麟 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日本、中國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8月10日,日本首相岸田文雄進行任內第二次內閣改組,19位內閣部會首長中,計有外務大臣林芳正等5位閣員獲留任。8月12日,各部會首長進行交接,並於同日發布副首長人選,新內閣自此正式啟動。由於中國近年頻升高軍事對立態勢,且漸有突破第一島鏈態勢,預料應對中國威脅及日中關係發展仍將在岸田施政措施中佔據重要地位。在此背景下,吾人宜密切關注岸田新內閣成員與其對中政策之關聯性。

岸田欲降低中日外交緊張,徐圖強化防衛及嚇阻能力


本次內閣改組後,主導對外關係之外交、防衛雙首長中,外務大臣由林芳正續任,防衛大臣則由再次入閣的濱田靖一擔任。

岸田於2021年就任首相時即起用林芳正擔任外務大臣,由於後者友中立場鮮明,常招致「對中軟弱」批評。以近期為例,林芳正於7月11日記者會評論我賴副總統赴日弔唁時,避談其職銜及名諱,並以「你所說的人物」稱之,引發輿論抨擊。[1] 8月5日,林芳正於東亞高峰會(East Asia Summit)外長會議抗議中國導彈落入日本排他經濟水域(EEZ)時,遭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和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退席杯葛,惟林芳正事後仍於記者會稱「與中國對話大門永遠敞開」,[2] 一度引發自民黨內強硬派之批判,[3] 類似事例亦一再引發外界對岸田政權能否妥善應處日中關係之憂慮。

而在防衛首長人事方面,前防衛大臣岸信夫於交接典禮中,對於自衛隊保有「反擊能力」(原稱「對敵基地攻擊能力」)仍念茲在茲。[4] 而新任防衛大臣濱田靖一於就職記者會中,其致詞內容第一點即呼應岸信夫主張,指出應檢討發展自衛隊「反擊能力」,其次亦點出強化防衛能力時間表,以及籌措財源、發展尖端技術及加強與盟邦合作之重要性。[5] 顯示在中國威脅下,強化防衛、嚇阻能力之方針已於日本政府內部形成共識,政策優先次序不因內閣人事改組而有所變化。此外,考量前防衛大臣岸信夫去職後轉任內閣總理輔佐官(業務職掌為國家安全政策)、岸田當局近期同意我賴副總統赴日弔唁,以及自民黨議員仍與臺灣維持密切互動等徵候,推測岸田內閣人事配置上應無「對中軟弱」疑慮,而係在內外交迫執政環境下,暫不願在外交上與中國升高對立,藉此爭取時間強化防衛及嚇阻能力。

為因應中國經濟滲透,岸田或將開展「經濟安全保衛戰」


2020年末,自民黨政策文件「經濟安全保障政策建言」即指出,中國運用供應鏈及基礎建設優勢對各國發揮政經影響力,[6] 反映日本總體安全觀下,中國威脅已由軍事等傳統安全範疇外溢至基礎建設、金融或新興關鍵科技等非傳統領域。而岸田早在競選黨魁期間,即已將經濟安全保障作為重要政見,並於2021年就任首相後新設經濟安全保障大臣職務,執掌重要關鍵物資、防止關鍵技術流出及基礎設施安全等涉國安經濟事務。其後,內閣府首次召開之經濟安全保障戰略會議中,經濟安全保障大臣席次更位居官房長官之上,[7]足顯示該職位於岸田執政藍圖中之重要性。而經濟安全保障大臣原由自民黨新秀小林鷹之擔任,惟其或因與統一教之互動關係未獲留用,[8]並由高市早苗接任。

由於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曾支持高市與現任首相岸田競選自民黨魁,故在安倍逝世後,外界均高度關注親安倍勢力是否遭受冷落。然在2022年8月10日生效的新內閣中,經濟安全保障大臣高市早苗及外務大臣林芳正站位分居首相岸田文雄左右,[9] 顯示安倍逝世後,高市於岸田政權中的地位並未下降,反而受到重用。

鑒於日本內閣府甫於8月1日新設「經濟安全保障推進室」,未來將與國家安全保障局(NSS)共同主導經濟安全保障工作,且近期更將著手指定「重要戰略物資」及「重要關鍵技術」具體範疇,故當前可謂日本形塑國家經濟安全政策之關鍵期。[10] 而由於高市早苗性格鮮明,政治路線傾右,更長期主張參拜靖國神社、支持修憲及將自衛隊改為國防軍等論調,岸田於此時延攬高市更顯其強力推動經濟安全事務之決心。

而依據上述內閣人事配置綜合判斷,岸田新內閣成員雖留用立場友中的林芳正,惟在國防事務上未見政策轉向,且在經濟安全事務上重用立場鮮明的高市早苗,此舉或象徵在中國不斷以經濟手段滲透日本之現況下,岸田已決意全面開展「經濟安全保衛戰」。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