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政

中國「白紙運動」: 激化的極權國家與社會矛盾
瀏覽數
1175
2022.12.01
作者
432548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 方琮嬿 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 白紙運動、清零政策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2年11月底,中國各地發生串聯抗爭行動,人民與學生悼念新疆烏魯木齊發生的民宅火災而遇難的人士,並抗議地方當局封控過度而釀成慘劇。因為這些抗議民眾高舉白紙與相關標語示威,外界開始用「白紙運動」形容此次發生的串聯抗爭行動。[1] 「白紙運動」將如何影響中國的國家與社會關係?下面將從中共在疫情中對社會的控制及社會的因應試圖分析可能走向。筆者認為,「白紙運動」凸顯了邁向極權的中共意圖實現對社會的全面控制,但此舉反而造成社會反彈,透過「白紙運動」呈現的民意反撲使得國家與社會潛藏的矛盾浮出檯面,國家與社會關係更加激進。

中共藉「動態清零」實踐全面控制使民怨爆發


近年來,中國的國家與社會關係處於高度緊張狀態,其中「動態清零」引發的諸多經濟與社會問題造成人民不滿,但中共對社會卻以「保護」為名,用防疫手段縮限人民自由。[2] 中共甚至在疫情當中擴展對人民的監控、引發社會衝突。在上海今年中旬的強勢封城就發生數件白衣防疫人員(大白)對民眾施暴的情形,而在廣州有一名男子在微博上發表希望解封的言論後,就被大白登門威脅警告,大白甚至表示男子在網路上的言論都可被查到。[3] 20大後,即便從結果來看習近平已經大權在握,但中共並沒有因此而鬆懈上述的監控,反而還變本加厲地藉由科技強化對社會的維穩:2022年11月10日,國家衛健委宣布的「十四五全民健康信息化規劃」內容顯示,政府將於2025年建立一個「國家全民健康信息平台」,裡面包含中國人民的所有病例與健康檔案,並在此平台的基礎上實施居民身分證號為主的「一碼通用」電子健康碼。[4] 即便中共當局強調電子健康碼與目前的防疫健康碼不同,但仍舊使人聯想到先前河南政府利用健康碼實施對上訪人民監控、限制他們行動的行為。[5]再加上中共對互聯網實施嚴格的言論監控,即便某種程度遏止了民眾言論的傳播,但可想像民怨仍被這幾年來接連發生的次生災害及中共政權對於人民所實施的粗暴手段及綿密監控所激發。

上述的國家與社會互動符合中共目前的政權特性——從威權走向極權化(或獨裁專制化)的中共政體因缺乏有效的制衡而產出了「動態清零」般極端及魯莽的政策。社會方面,則因國家的強勢打壓及幾近全面的監控扼殺了社會中可緩解矛盾的機制或組織,使得民眾失去了可發聲的管道,民意(怨)有如缺乏壓力閥的鍋子內部不斷累積氣體,鍋子最終無法承受壓力而整個爆發。

中共高層成為主要問責對象,將更加直接面對民怨


國務院於11 月29日舉行聯防聯控機制記者會,會中強調中央要追究地方政府層層加碼、隨意封控,意味著地方政府為主要究責對象。[6]值得注意的是,這次的抗爭活動出現了「習近平下台」、「中共下台」等口號,自中國改革開放以來鮮少有民眾於公開集體抗議行動做出批判中共高層的政治訴求。這樣的口號或許被20大之前發生的「四通橋」事件所啟發,[7] 但也凸顯出目前中共需要面對的難題。自六四天安門事件後,中國的社會運動鮮少出現以中央高層為目標對象,含政治性目標的對抗性行動。過往中國發生的集體抗爭事件,如勞資與土地矛盾等,通常以物質訴求為主,且很少形成跨省區的串聯行動,民眾的抗爭目標也限於資方及地方政府部門,中央政府反而經常成為接受「上訪」、陳情的角色。過往的民調也顯示,中國人民對於中央政府的信任感遠比地方政府高出許多,[8] 因此過去中共可以將來自社會的壓力轉移給地方政府,以此來維持整體政權的穩定。但當中共政權邁向極權或獨裁專制時,「一人說了算」的習近平及其身邊的高層菁英將會被視為主要的問責對象,因此即便這次中共成功壓制了各地的抗爭,未來恐怕將會出現更多類似「白紙運動」的抗爭行為。

國家將持續強硬壓制,但民意的反彈將使矛盾激化


「白紙運動」的出現代表著中國社會民怨四起,其程度大到諸多民眾冒著被逮捕懲罰的風險也要集結抗議。不過中共很可能為了避免抗爭活動持續串聯,在實體上採取打壓的方式而驅趕及逮捕抗爭者,並在互聯網上加大封鎖消息的力道。習近平之下的中共除了強化對人民的監控,還將社會中可替民眾發聲,爭取權益的管道與組織銷毀,迫使這些民意集結並對習近平及中共高層問責,這樣的情況反而會促使中共對民眾更加忌憚,因害怕讓步會引發連鎖反應導致政權瓦解,而採取更加強硬的手段進行回應。「白紙運動」的出現代表著中共政治的運作與穩定性已面臨挑戰,並且未來社會的矛盾恐怕只會益發激烈且政治化,對中共政權將造成不小的威脅。同時,中國內部的社會矛盾可能會促使中共激化兩岸關係的事務,藉此轉移國內人民對中共政權的不滿,對於台海局勢未來發展所帶來的影響值得持續關注。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