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海巡執法能量以強化國防戰力


  • 發布日期:2020/04/22

提升海巡執法能量以強化國防戰力
非傳統安全所 駐點學官海軍上校林繼煜
關鍵字:總體國防、海域安全、聯合情監偵

應立法院內政委員會決議,海洋委員會(以下稱海委會)提出「籌建空中能量以強化海巡任務的可行性與必要評估」報告,並於418日引起媒體關注。海委會主張,美、日與部分東南亞國家之海巡機關皆建置專屬空中能量,且海巡署之執法亟需建置「即時監控及迅速應處」機制據此,海委會建議行政院調整現行「公務航空器一元化」政策,並由海委會海巡署建立專屬航空機隊專案研議編組。

海委會之建議具有國安意涵
海委會的建議具有三項國家安全之意涵。首先,建置專屬空中能量有助於海巡署執法,可保障我國海事安全。其次,中國以海警和海上民兵侵擾周邊鄰國之情事屢見不鮮,海巡署執法功能之強化可有效因應此類「灰色地帶衝突」或「準軍事行動」,該機構之警察性質則可避免衝突之升高。第三,海巡署之執法能量在戰時可轉換為國防戰力之輔助,實現「總體國防」(total defense)的理想。前兩項在近期已獲相當多討論,以下將就海巡能量如何充實我國國防戰力,提出軍事安全層面之思考。

強化漁船通傳報機制以利台海四周監控
海巡署與漁民關係密切,依台海周邊海域狀況,平時加強漁船通傳報機制,可靈活應處周遭環境變化與突發性事件,確保我海域安全。
我國漁船現多已裝設「漁船監控系統」(Vessel Monitoring System, VMS),海巡署與漁業署平時可藉此掌握漁船即時動態,若發現中共與他國軍艦在我海域滯留,作業或航行中的漁船即可迅速通傳報海巡艦艇,或由海巡署主動聯繫漁船前往查看,從而彌補情監偵的可能死角,使台海四周海域更加透明化,為此,海巡署可就漁船在海上目標通傳報機制適度提供獎勵,提升漁民海上全民國防的積極性。
戰時,海巡艦艇依行政院命令納入海軍作戰管制,藉由國軍聯合作戰指揮中心與海巡署勤務指揮中心通聯機制,提供海上目標動態。再者,鑒於漁船數量多、噸位小又不符攻擊效益的特性,依戰況發展在我岸置雷達及飛彈陣地遭敵飛彈摧毀後,漁船通傳報機制此時反倒更能發揮海上目標辨識功效,權充國軍耳目,後續並能協助我陸岸機動飛彈車、海上艦艇及空中戰機執行反擊任務,發揮聯合制海作戰,從而分擔國土防衛之責。此外,戰時另可依動員機制徵租漁船,於敵必經航道干擾阻滯,再由大型海巡巡防艦擔任派遣協調作業,阻擾敵方艦船進犯,為我海軍爭取有利作戰時機。

海巡無人機具可輔助國軍勤務監控
在強化海巡空中能量方面,除海巡署報告所提之旋翼機與定翼機外,亦可同時考慮增加部署無人機,作為支援力量。無人機具有巡航快速、制高觀測、視野寬廣、體積小而不易成為攻擊目標等戰術優點,平時使海巡部隊提高救生救難目標尋獲率。海巡艦艇於執行巡護時,無人機亦可延伸監偵距離,早期偵獲目標。
在這方面,雖前述報告中未提及,但2019617日海巡署艦隊分署在執行澎湖海域台灣灘巡護期間,在執勤過程中曾施放旋翼型無人機偵蒐海域與可疑船舶,並發現無船名之陸籍抽砂船。海巡署業已籌獲20架「旋翼型無人飛行載具」,此部分之能量應可依戰術運用規劃,一併納入前述綜合研議。若爾後海巡無人機功能提升,可偵獲周邊海域不明艦船之電偵參數,從而提供海軍進行分類、辨識、定位與分析,便可進一步強化台海周邊海域早期預警功能,並建立資料庫,完備我國軍聯合防衛作戰之能量。

海軍海巡合作共建海上防衛武力
我國周邊海域安全有賴海軍與海巡合作。海軍兵力屬高強度之武裝戰力海巡平時維護海域治安及漁權戰時依環境變化靈活運用,成為我海軍之臂助符合國防戰略應變制變的目標。海巡與海軍平時支援合作,戰時共同分擔國土防衛之責,依風險強度明確分工,方可形成保衛國家安全之堅強海上屏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