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術核武改變區域平衡


  • 發布日期:2020/04/22

戰術核武改變區域平衡
先進科技所 舒孝煌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戰術核武、低當量、核戰爭

外電報導中國在新疆試爆低當量核子武器,美國國務院在即將公布的軍備管制報告中質疑,新疆羅布泊核測試基地活動增加、基地內出現廣泛及頻繁的挖掘情況,其目的似在運用地下試爆抑制爆炸跡象,過去數年設在中國用以偵測輻射背景值、地震的監測站資料傳輸不時受到干擾,疑似中國未遵守「零當量」核武測試禁令,進行小當量核武測試。[1]若美、中、俄均開始部署戰術核武,有可能對區域穩定造成新衝擊。

中國核武數量正在增加
1996年聯合國通過《全面禁止核試爆條約》(Comprehensive Nuclear-Test-Ban Treaty, CTBT),目的在禁止所有軍、民用的核試爆活動,僅允許不產生核爆炸的「零當量」核試驗,因批准國家數量不足,尚不具法律約束力,美、中兩國都已簽署,但未批准。美國國防情報局長艾許禮(Robert Ashley Jr.)曾於2019年在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表示,中國核武庫存增加一倍,為其史上最快速擴增,而其飛彈試射活動也增加,也將完成其自己的「戰略鐵三角」(nuclear triad)。同時與俄羅斯相同,中國正致力發展戰區等級的核武精確打擊系統,但因為核武規模較俄羅斯為小,較不受人注意。[2]

中國若部署小型核武戰略可能打破不首先使用原則
中國《2019軍事戰略》在核戰略部分提到:
「中國始終奉行在任何時候和任何情況下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無條件不對無核武器國家和無核武器區使用或威脅使用核武器的核政策,主張最終全面禁止和徹底銷毀核武器,不會與任何國家進行核軍備競賽,始終把自身核力量維持在國家安全需要的最低水準…」
另外,在1999年時,時任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孫玉璽提到,「中國……絕不首先使用核武,也不會對無核國家與地區使用,更不會針對台灣同胞」,美國史丹福大學國際安全與合作中心(The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ecurity and Cooperation, CISAC)研究員薛理泰認為,這是一項極重要的承諾。[3]
中國戰略核武能力仍不如美國,不僅核彈頭數量無法與美、俄對抗,其「戰略鐵三角」—洲際彈道飛彈、轟炸機及核動力戰略潛艦,在投射能力上也不如美俄,無法發動先發制人的攻擊,也可能遭到對手以外科手術式打擊,將其脆弱的核武能力一舉消滅,因此其核戰略採行不首先使用核武戰略,有其限制因素。
目前尚無法證實中國確實在進行低當量核武測試。若中國開始研發及部署小型核武,其目的顯然在反制美國。中國有大量戰術飛彈及短程飛彈。若擁有低當量核武,中國也可用於配備在東風-21D、東風-17或東風-100這類反艦彈道飛彈上,用以執行小範圍打擊任務,在海上攻擊美國海軍的高價值目標,例如航空母艦,以提高打擊效果。

小型核武用於區域衝突升高核戰風險
核武當量(yield)指核子武器爆炸後釋放的能量,通常以對等於釋放相同能量的三硝基甲苯炸藥(Trinitrotoluene, TNT)來對比,常用單位包括千噸或百萬噸,二戰時期投擲於廣島的原子彈約為13-18千噸TNT,美國現役戰略核彈頭,包括W76B83核彈,威力約在10萬噸至1,200萬噸TNT間,低當量核武或戰術核武(Tactical nuclear weapon)威力遠小於戰略核武,例如最新部署的W76-2僅有57千噸TNT,威力最小的B61 Mod3Mod4戰術核彈頭,爆炸威力尚有4種當量可選擇,最小威力僅有300TNT,確保其摧毀力能在政治控制範圍內。
戰術核武可配備在小型投射武器上,例如尺寸較小的短程彈道飛彈、巡弋飛彈、傳統炸彈或精準炸彈、砲彈、地雷、魚雷,甚至防空飛彈等戰術型武器上,用以執行戰術或戰區任務,攻擊敵方軍事基地、城市、軍事工業,或是其他加固、面積較大目標,若遭摧毀足以損壞其作戰能力。相較於戰略核武,戰術核武更能彈性運用,嚇阻某些製造區域緊張的「流氓國家」,然而正因為其威力較低,反而可能使決策者或指揮官更敢於運用在戰爭中,反而升高核戰風險。

戰術核武將升高局部核衝突風險
美國國防部在202024日證實,已開始部署低當量核彈頭W76-2,搭載於其三叉戟II型潛射彈道飛彈(Trident II)上。W76-2為低當量核武,摧毀力小,具備精確打擊能力。
白宮2018年《核態勢評估報告》(Nuclear Posture Review 2018)也主張可使用低當量武器,「使美國核武選擇擴大、靈活化,對於保持針對區域侵略的嚇阻力來說非常重要」。[4]美國戰略核武是冷戰時代發展,主要用於嚇阻前蘇聯對美國發動核子大戰,戰略核武威力太大,對於敢於追求挑釁行為的區域野心國家來說,其仍無視國際間制裁行動,持續進行核試及飛彈試驗,此種大規模毀滅的威脅對其製造區域緊張的行為,完全發揮不了嚇阻作用。
戰術核武可用以嚇阻俄羅斯等具區域野心的國家。美國及北約認為,如果俄羅斯認為北約精準備武力已超越俄國到某一程度時,可能促使俄運用戰術核武予以反制。美國國防部政策次長魯德(John Rood)指出,部署W76-2核彈有助於美國嚇阻俄羅斯冒險發動有限度核衝突,同時美國會維持「特殊情況」下動用核武的政策,這不啻告訴這些野心國家,如果這些國家繼續追求發展核武,美國具有對它們發動局部核子攻擊的能力,藉以嚇阻其擁核野心。
然而戰術核武爆炸範圍低,可能用在純軍事任務,這會降低核武使用的門檻,並使決策者較敢於授權軍事指揮官,在區域衝突中使用核武,反而升高區域小型核戰風險。
由於美、俄皆開始部署小型核武,中國顯然不會屈居人後,若再加上某些追求破壞區域穩定的野心國家也發展小型核武,勢將大舉影響區域穩定,不但會引起區域戰術核武的競賽,甚至可能在區域衝突引爆小規模核戰。美、俄、中近年都加速極音速武器,極音速武器若配備小型核彈頭,將可用於區域或小規模核打擊任務,同時因為極音速武器極難防禦,也將成為東亞國家彈道飛彈防禦系統的新挑戰。

[1]“Possible Chinese Nuclear Testing Stirs U.S. Concern,”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April 15, 2020, https://www.wsj.com/articles/possible-chinese-nuclear-testing-stirs-u-s-concern-11586970435.
[2] Rebeccah L. Heinrichs, “Transcript: The Arms Control Landscape ft. DIA Lt. Gen. Robert P. Ashley, Jr.” Hudson Institute, May 31, 2019, https://reurl.cc/WdGoVL.
[3] 郭崇倫,〈不首先使用核武與國際政治〉,《中國時報》,199993日,http://ago.gcaa.org.tw/env_news/199909/88090307.htm
[4] Nuclear Posture Review, U.S. DoD, February, 2018, https://reurl.cc/9E49y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