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高層又將整頓政法系統?


  • 發布日期:2020/04/24

中共高層又將整頓政法系統?
中共政軍所 梁書瑗博士後研究
關鍵字:政法系統、人事異動、幹部落馬

419晚間,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發布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正在接受調查。420,司法部官網顯示部長傅政華已不再擔任司法部黨組副書記一職。雖然傅政華現年65歲,已達正部級屆齡退休的門檻,但官方卻先釋放傅卸任黨組副書記一職的訊息。孫、傅兩人屬典型政法幹部,長期在中共政法系統歷練,均有任職於地方公安局與國務院公安部(公安系統俗稱中共「刀把子」)的經驗。此次人事調整,是政法系統繼周永康、李東生、吳愛英、盧恩光、馬健、孟宏偉等人後,又有兩名政法高官的仕途陷入波折,以下有幾點觀察之處。

中共黨內已對「孫力軍案」定調

承襲蘇共的傳統,中共黨內稱具備黨員身分者為「同志」。201610月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通過《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又再次重申並規定「黨內一律稱同志」。目前「孫力軍案」,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僅公布短短兩句話「公安部黨委委員、副部長孫力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顯示:第一,孫力軍的正式職務仍待調查後才會進一步處理;第二,孫已非「同志」,雖然正式的調查程序未完成,但預料黨員身分已不保;第三,從孫力軍不再是黨內同志看來,中共高層已對「孫力軍案」下了政治判斷。

傅政華缺席「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第一次會議啓人疑竇

421「平安中國建設協調小組」召開第一次會議,該協調小組由政法委系統主導,業務範圍為:維護國家政治安全、排除涉疫的矛盾糾紛、掃黑、推動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試點、*加強公共安全管理、降低網路安全風險。此會議由郭聲琨(政法委書記)主持,趙克志(公安部部長)、周強(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張軍(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陳一新(政法委委員兼秘書長)、陳文清(國安部部長)、唐一軍(遼寧省省長)、王寧(武警部隊司令員)、王仁華(中央軍委政法委書記)出席。會議出席人員除唐一軍外,餘下皆為政法委委員,而傅政華卻成為唯一未出席該會議的政法委委員。目前司法部黨組副書記缺位,且傅政華也未出席身為政法委委員應出席的會議,反觀尚未任政法委委員的「之江新軍」唐一軍卻出席協調小組會議,故唐一軍日後的發展也引人關注。

政法系統或出現「形式主義」與「官僚主義」的問題

目前中共的政法系統涵蓋公安、檢察、法院等三大體系。雖然目前對於孫、傅二人仕途出現波瀾的真相外界不得而知,但從公安部
419晚間公開黨委會議的內容,可推敲出政法系統或有出現「形式主義」與「官僚主義」問題。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的說法與提供的案例,「形式主義」與「官僚主義」主要表現的方式為:幹部只表態不落實、關注輿論造勢、工作浮在表面、單純以會議貫徹會議、以文件落實文件,在實際工作中不見諸行動。換言之,幹部的治理因循舊規、「不接地氣」、脫離現實狀況與「兩面人」等問題。
由於「孫力軍案」目前所公開的資訊較多,本文以孫力軍為例說明之。孫力軍除擔任公安部副部長,也兼任公安部一局國家安全保衛局局長,國家安全保衛局又俗稱「國保」。從中央的公安部一直延伸至縣級公安都有設立「國保」,為中共從事「社會維穩」抓捕異議人士、監控可疑份子最重要的力量。然而,中共近來幾起「社會維穩」案例,例如武漢肺炎吹哨人李文亮與艾芬、維權律師「王全璋案」、關押少數民族、宗教迫害等幾起案件,均引起以美國為主的國際輿論批評。正值國際上疑中聲浪不斷,中國以對外宣傳制度優勢為反制之際,中國的內政問題卻一再遭受國際壓力,使中國對外關係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然而,政法系統卻一再無視「外部風險」,未面對實際狀況,無視國家身處的環境已產生巨變,在策略運用上仍因循舊規,並未保持彈性運用的空間,並出現「兩面人」虛應故事的政治問題。使對敵鬥爭一再失準。

持續關注習治下政法幹部落馬的狀況

2012年孟建柱接替周永康成為習近平上任後首位政法委書記,並結束了長達10年政法委書記由政治局常委(羅幹與周永康)兼任的狀況。目前政法委書記直接向總書記彙報工作,政法委系統成為習近平分管的業務之一。但何以習上任已近8年,這八年間中共大力反貪,緊抓幹部政治規矩後,政法系統仍舊一再有幹部落馬?政法系統是否為習近平所牢牢掌握?由於政法系統掌握龐大的權力、預算,種種問題都值得我們持續關注。

 

*「市域社會」在中共的語境下,意指以不同量級的城市、城鎮為節點的社會,涉及都市、城市、城鎮內部的
關系和都市、城市、城鎮之間的關系,也涉及城鎮與農村、區域內部與區域之間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