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尚尼亞廢除中國「一帶一路」協議評析


  • 發布日期:2020/04/28

坦尚尼亞廢除中國「一帶一路」協議評析
非傳統安全所 劉蕭翔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一帶一路、非洲、債務陷阱

《國際財經時報》(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2020423日報導,坦尚尼亞總統馬古富利(John Magufuli)廢除中國總額達100億美元的「一帶一路」項目-「巴加莫約港口計畫」(Bagamoyo port Project),並怒斥此不平等條款只有醉漢才會接受。蓋因中方要求99年的港口租賃權,坦方則無權置啄期間投資,然而前總統基奎特(Jakaya Kikwete)卻接受此「殺手級中國貸款」(killer Chinese loan)條件。報導指出中國常被指控以「債務陷阱」引誘非洲窮國,為其急需的基礎建設提供貸款,卻又於其無法償還債務時接管設施。[1]

坦尚尼亞積怨已久而怒廢協議

2013年中坦兩國簽署「巴加莫約港口計畫」合作備忘錄,擬於當地複製第二個中國深圳,打造東非最大港口,然而馬古富利201511月就任後即要求重啟談判,更要求港口租賃期從99年減至33年,項目進度因而滯後。
馬古富利的不滿其來有自,中國要求33年貸款擔保與99年港口租約為其一,港口運營後不容地主國干涉為其二,坦方必須補償中方建港的可能損失則為其三。尤有甚者,中國還要求巴加莫約港落成後,坦尚尼亞不得於其南部,湯加(Tanga)與姆特瓦拉(Mtwara)之間開發其它港口,但馬古富利卻認為開發湯加港對烏干達至姆特瓦拉與基爾瓦(Kilwa)的石油管道至關重要。由於協商多年未果,馬古富利為此於20196月指責中國的融資條件是剝削與讓人為難的,是只有瘋子才會接受的苛刻條件,並無限期暫停該計畫,但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僅就此回應,中方支持中國企業根據市場化原則參與坦國基礎設施建設。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坦尚尼亞顯然積怨已久,而廢除協議則為此前暫停計畫的升級。

馬古富利欲爭主導權卻錯估形勢

馬古富利為推動改革得剷除施政障礙,而強勢不太受控制的外資亦屬之。為排除外資干預,坦尚尼亞因而改變過往與中國的緊密交往政策,然而當局肅貪與加強執法卻讓中國商人有感經商環境惡化而紛紛撤出,從數年前巔峰時期的六、七萬人,銳減至目前的六、七千人。[2]馬古富利並未反中或反共,還曾表態樂意接受附帶條件較西方少的中國援助。當西方批評其侵犯人權時,他更宣稱中國是真正的長期朋友,但今日卻因巴加莫約港開發案主導權之爭,而與中國漸行漸遠。
坦尚尼亞曾開出條件向中方下達最後通牒,否則開發案將轉移給其他競標者,[3]惟中方仍舊不為所動而破局。蓋因巴加莫約港的地位並非不可取代,況且若無中國資金挹注,其東非最大港口夢想亦難成真。再者,中國已掌握東非目前第一大港-肯亞蒙巴薩港(Mombasa Port),更能挾此制衡坦尚尼亞。
截至20196月,中國於撒哈拉以南非洲至少參與46個現有或計劃中的港口項目,其間一半以上有中國企業融資參與,有11個項目更由中國企業運營。[4]易言之,中國無須對單一非洲國家放低姿態,故坦尚尼亞毋寧說是被中國摒於門外,馬古富利或許想效仿馬來西亞與中國議價,但顯然錯估形勢。

坦尚尼亞退出效應仍待觀察

「一帶一路」參與國的反彈多與條款偏袒中國,或開發案效益不符預期有關,類似爭議在非洲亦曾出現於獅子山、肯亞、甘比亞與尚比亞等國。坦尚尼亞大動作抵制「一帶一路」,除為迴避「債務陷阱」,更希望獲取談判利益,甚至吸引世人關注而減免非洲國家債務,然而時值武漢肺炎肆虐,各國關注防疫恐甚於「一帶一路」爭議,未必能激起坦尚尼亞期待的輿論壓力。
中國無視坦尚尼亞訴求並不意外,否則在非洲極可能引發後患無窮的連鎖效應,然而參與國紛紛退出仍有礙「一帶一路」形象,即便非洲已是中國勢力範圍亦然,中國未來料將謹慎應對。坦尚尼亞因「一帶一路」與中國齟齬實與馬古富利有關,其今年連任與否將是坦尚尼亞日後抗衡或屈從「一帶一路」的關鍵。

[1] Shashi Sharma, “Only a drunkard would accept these terms: Tanzania President cancels ‘killer Chinese loan’ worth $10 bn,” 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 April 23, 2020, https://reurl.cc/pd5jZ4.
[2] 劉燁,〈舊友誼,新領袖:撤出坦桑尼亞的中國投資客〉,《端傳媒》,2019117日,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91107-international-tanzania/。鐵路建設問題亦加深中坦兩國齟齬。中國原欲重啟中非友誼象徵-坦贊鐵路,卻因馬古富利的顧慮而作罷;馬古富利則偏好連接盧安達與蒲隆地的中央鐵路,卻因可能造成坦贊鐵路邊緣化而遭中國消極抵制。
[3] 坦尚尼亞開出的條件如下:第一,港口租賃期從99年改為33年;第二,投資者將不會免除任何稅款;第三,投資者開展新業務需獲坦國當局批准;第四,投資者無特殊地位,必須按市場價格支付水電費用;最後,坦國可以發展其他港口與巴加莫約港直接競爭。參見“Does China risk losing Tanzania’s Bagamoyo port project? Tough conditions and unfavourable demands,” Belt and Road News, October 23, 2019, https://reurl.cc/1xGarW.
[4] Chiponda Chimbelu,〈非洲港口的中國投資 風險與機遇並存〉,《德國之聲》,2019622日,https://p.dw.com/p/3Ksx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