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中國劃設南海防空識別區之可行性


  • 發布日期:2020/06/04

當前中國劃設南海防空識別區之可行性
中共政軍所 黃宗鼎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南海、ADIZ、東協

《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531日報導,人民解放軍某知情者表示,中國自2010年起便有意在南海及東海設置防空識別區(Air Defense Identification Zone, ADIZ)。中國的東海ADIZ2013年宣布劃設,至於南海ADIZ將等待適當時機予以公告。[1]ADIZ乃冷戰暨國際習慣法之產物,是劃設國家為擴大領海及領空防衛縱深,自行宣告的空中識別管制區域。究竟中國是否會在南海劃設或公開已劃設之ADIZ,近日再度為媒體所熱議。

劃設ADIZ淪為中國聲索主權之工具

儘管中國於2012年劃設東海ADIZ時強調,ADIZ係根據國家空防需求和維護空中飛行秩序需要,不影響有關空域的飛越自由,惟中國《東海防空識別區航空器識別規則》明文要求位於該識別區內航空器必須提供飛行計畫,配合無線電、應答機、航空器標誌等識別工作,違者將面臨中國武裝力量之「防禦性緊急處置」。故在中國首度公告ADIZ伊始,即被美、日等區域利害關係國視為不友善之行為。此外,中國繼20123月發布《釣魚島及其部分附屬島嶼標準名稱》、9月公告《中華人民共和國關於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領海基線的聲明》之後,再於11月宣示東海ADIZ,基於這三個聲明出台緊湊且互為配套,足認中國已將劃設ADIZ作為其聲索爭議地區主權之工具。

中國南海ADIZ的四點執行困難

由於中國甫於4月發布「中國南海部分島礁和海底地理實體標準名稱」,照東海前例來看,南海ADIZ不無「應運而生」的可能。惟中國現階段在南海劃設ADIZ面臨著至少四個執行困難。
首先,ADIZ係依領海、領空等防衛客體而存在,殆不能跳脫自衛原則,而將領空外管制空域向公海或他國領土逕予無限擴張。姑不論南海礁島是否能主張領海,理論上,南海ADIZ之劃設應以南海諸島之領海領空界線為參考點。由於中國已在1996年公布西沙之領海基點,故其在西沙區域劃設ADIZ似較可行。而在南沙群島既為多方分佔,中國迄未公告領海基點致其領空範圍不明之情況下,絕難力行相關識別管理工作。
其次,東海ADIZ與釣魚台列嶼間之經緯度可達5度之差,惟西、南沙緊鄰越、菲等南海沿岸國,只要所劃ADIZ之經度向西超過西沙領海領空界線2度,則任何自越南本土西岸起飛之航空器,都會在中國南部戰區防空識別的節制範圍之下。這絕非越南能夠吞忍之事。
其三,印尼於上週(2020526日)致函聯合國秘書長,引用2016年南海仲裁《判斷》反駁中國在南海的「九段線」論述。作為東協創始大國,印尼原來鮮少挑戰中國的南海立場,故是舉一定程度說明中國於南海擴張主義之作為,已使南海沿岸東協國家之衝突意識臻至高峰。倘若中國於此際發布南海ADIZ,必然會強化東協內部南海抗中勢力的集結,甚至為潛在抗中架構「四方安全對話」(QUAD)帶入東協成員。
其四,在當前中國未能於西沙領海阻斷美國航行自由行動之情況下,豈又能憑藉ADIZ對從事飛越自由之美國軍機造成嚇阻?如同中國禁魚令之於越南,倘若持續發布此等無效管制措施,將徒然打擊中國威信而已。

南海防空識別區抑或海南自由貿易區?

鑒於上揭困難,筆者認為中國在理性決策之下應不致宣告劃設南海ADIZ。尤其中國當前因武漢肺炎與西方國家矛盾頗深,透過日前發布之《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總體方案》與南海沿岸國共建海洋經濟走廊,對北京來說方為合理之選項。

[1] Minnie Chan, “Beijing’s plans for South China Sea air defence identification zone cover Pratas, Paracel and Spratly islands, PLA source say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May 31, 2020, https://www.scmp.com/news/china/military/article/3086679/beijings-plans-south-china-sea-air-defence-identification-z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