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邊界部隊肢體衝突致死事件之觀察


  • 發布日期:2020/06/19

中印邊界部隊肢體衝突致死事件之觀察
非傳統安全所 王尊彥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中印邊界、肢體衝突、灰色地帶

2020615日夜晚,中印兩國軍隊在克什米爾(Kashmir)的拉達克(Ladakh)附近的國境地帶加勒萬河谷(Galwan Valley),爆發長達數小時的肢體衝突,並且傳出傷亡。據《中央社》17日報導,印軍有20人死亡,中方雖未公布死傷人數,但有媒體稱解放軍死傷達43人。今年5月份在加勒萬河谷,已發生過中印兩軍互毆並且互擲石塊之情事。為此,雙邊部隊在66日舉行軍長級會談,並達成緩和局勢之共識。詎料,此次再度爆發互毆,而且是45年來中印邊界衝突首次傳出死亡事件。[1]

中印兩國政府反應克制

或因事發突然且敏感,兩國政府高層並未於第一時間公開回應。在中國方面,至16日晚上8點方由《解放軍報》刊登出西部戰區發言人張水利大校聲明,譴責印方違反協議與前述軍長級會議之共識,要求「回到對話會談解決分歧的正確軌道」。[2]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則在翌(17)日記者會,譴責「印方部隊違反雙方共識」,但也同時強調持續對話協商解決問題,並稱「中印邊境局勢總體是穩定的、可控的」。印度外交部發言人斯里瓦斯塔瓦(Anurag Srivastava)在16日指控中國「單方面改變當地現狀」,但也強調應「透過對話解決歧異」。17日,中印兩國外長電話晤談,同意對話和平解決邊境地區爭端,緩和邊境緊張局勢。[3]整體而言,雙方對外聲明與後續互動,均屬和緩克制。

現階段中印政府均無意大動干戈

中印邊境對峙為期已久,但雙方邊境部隊均奉命不准開火,寧可「拳腳相向」也不「兵戎相見」,其意圖便在於萬一不慎爆發衝突,也能夠維持可控。[4]由此看來,此次致命事件應是擦槍走火意外,超出雙方事前想定。這也從兩國政府回應略遲,內容力求降溫防止事態擴大可以看出。就中國而言,面對解放軍喪命卻未揚言討回公道,也沒像1962年爆發中印邊境戰爭時,警告印度「勿謂言之不預」,也沒叫新德里當局「悠著點」,完全收拾起近日常見之「戰狼」面孔。在印度方面,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終於在17日回應,稱印度士兵不會白白犧牲,卻又說對於敵對行為會予「適當的」回應,其用詞和緩審慎,也反映印度政府的克制。

韓半島局勢應是中國降溫之部分考量

此次中印衝突,時間上與北韓炸毀兩韓聯絡辦公室相當接近;兩者雖是獨立事件,但北京當局在回應此兩起安全事件時,卻恐須連動思考。畢竟,東北亞與南海向為中國的戰略重點地區,而過去即使在韓半島相對穩定時期裡,北京都未訴諸武力解決中印邊界爭端,遑論值此東北亞局勢驟然升高、美國可能為此展開軍事調整之際,中國應會相對專注在離北京較近的韓半島事態,而非急忙為中印事件「報仇」。

印度國內民族主義近期動向值得觀察

在印度方面,雖然官方反應和緩,但事件是否再度點燃國內民族主義仍待觀察。受到戰爭歷史影響,印度社會對中國情感一向不佳,2019年爆發抵制中貨浪潮,而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在201912月民調結果顯示,46%印度民眾對中觀感「負面」,是回答「正面」者的兩倍,[5]再加上印度最大在野黨印度國大黨主張「報復」,而事件發生後印度國內已出現反中示威活動,未來莫迪政府是否受國內壓力之迫而有更強回應,應持續關注。

事件將促使印度強化防中戰略布局

印度外交長期主張不結盟立場,面對美國推行印太戰略並納入印度,印度似對美國的「拉近」保持距離,惟在中國勢力快速深入南亞的背景下,印度逐漸透過其「東進」政策,提升與亞太國家和美國的安全互動。判斷印度經歷此次傷亡事件之後,將對中國更懷疑懼,而更強化因應中國威脅的國際戰略與外交布局。

「灰色地帶衝突」潛藏爆發危機之風險

從中印部隊在激烈衝突當中均未使用槍砲一事來看,顯示雙方都不願引爆戰事,而將衝突壓抑在「灰色地帶衝突」的階段。然而此次事件卻暴露出,「灰色地帶衝突」亦可能導致不預期的人員死傷,而這便可能再因民族主義等其他複雜因素,促使局勢惡化、甚至啟發戰端,使事態從「灰色」(非和非戰)升高為「黑色」(戰事)。所幸,中印雙方緊急在17日舉行少將級對話,並達成緩和局勢的協議後,中方立即於18日晚間釋放事件中俘虜的10名印軍,印方也據此宣稱已無人員失蹤。惟此類似釋放戰犯的「善意」舉動,能緩解多少印度民族主義情緒,尚需進一步觀察。

[1] 康世人,〈中印部隊邊界衝突 印度官兵增至20死〉,《中央社》,2020617日,https://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2006170008.aspx
[2] 〈西部戰區發言人張水利大校就中印邊防人員位加勒萬河谷地區衝突發表聲明〉,《解放軍報》,2020616日,http://www.81.cn/jmywyl/2020-06/16/content_9836202.htm
[3] 〈王毅同印度外長蘇傑生通電話〉,中國外交部網站,2020617日,https://www.fmprc.gov.cn/web/wjbzhd/t1789452.shtml“Official Spokesperson's response to media queries on the situation in the western sector of the India-China border,” Ministry of External Affairs, Government of India, June 16, 2020, https://reurl.cc/d0oEaV.
[4] 此係根據1996年中印雙方所簽訂之協議〈關於中印邊界實際控制線地區軍事領域建立信任措施的協定〉(Agreement Between the Government of the Republic of India and the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on Confidence-Building Measures in the Military Field Along the Line of Actual Control in the India-China Border Areas),聯合國網站,19961129日,https://reurl.cc/E7v3Q0
[5] China’s Economic Growth Mostly Welcomed in Emerging Markets, but Neighbors Wary of Its Influence, p.27, Pew Research Center, December 5, 2019, https://reurl.cc/5lN6b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