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里巴斯總統大選牽動中國南太平洋制美能力


  • 發布日期:2020/06/24
 
吉里巴斯總統大選牽動中國南太平洋制美能力
國防產業所 蔡榮峰政策分析員
關鍵字:南太平洋、太空、吉里巴斯

任內與北京建交的吉里巴斯現任總統馬茂(Taneti Maamau),於2020622日總統大選成功連任,以26,053票擊敗對手裴班努(Banuera Berina)的17,866票。再加上20204月吉國國會大選,獲22席的執政黨雖然失去多數,但剩下的兩黨加起來也才23席,難保未來不會受到紅色滲透一一擊破,施政方向加速倒向北京。尤其吉國在2019920日宣布對我國斷交,使台灣南太平洋邦交國降至4國,而中國數量則上升到10國。
基於中國積極擴張海上勢力、爭奪制太空權,吉里巴斯的地緣特殊性,將來可能成為中國情蒐機構進一步逼近夏威夷美軍印太司令部的跳板。[1]一個政府立場親中的吉里巴斯,可能為中國在太平洋擴張勢力帶來那些政治、軍事的戰略性價值?

吉國將成為北京對抗華盛頓的政治籌碼

吉里巴斯為太平洋島國論壇(Pacific Islands Forum)諸國當中,積極提倡氣候變遷議題的要角,更是南太在聯合國相關倡議的領頭羊。在國際氣候變遷議題上有條件支持吉國,將有利中國持續透過宣傳「人類命運共同體」概念,在國際組織爭奪領導權,進一步打擊近來因碳排政策飽受批評的美國與澳洲之國際聲望。吉里巴斯位於換日線的地理位置,更使得強化在吉國的存在感,有利營造北京「美中分治太平洋」的假象,可說中吉關係具有多重政治宣傳價值。

解放軍戰略支援部隊恐利用吉國強化太平洋作戰能力

吉國地處澳洲通往夏威夷的赤道帶,具重要地緣戰略價值,其首都所在之塔拉瓦環礁(Tarawa Atoll),即二次大戰美日兩國進行塔拉瓦戰役(Battle of Tarawa)的地點,該國也是中國發展制太空權的必經之地,一旦被用來進行太空監測,將增強解放軍情蒐能力,被用來抵銷美軍技術優勢。
1997年至2003年中國曾在吉國南塔拉瓦島(South Tarawa Island)設置太空監測站,而該監測站於中國「載人航天工程」「三步走」的發展戰略(1992年啟動)、北斗衛星導航系統前期的建置過程中扮演要角。2020下半年北斗三號建成後,「三步走」也要踏出最後一步,按計畫於2022年前後完成中國太空站「天宮」,可說「恰巧」正是中國需要吉里巴斯的關鍵時刻。
目前中國的太空發射在太平洋太空監測部分,需仰賴其解放軍戰略支援部隊下轄的中國衛星海上測控部,藉由調度「航天測量船」遠望三號、遠望五號、遠望六號,搭配中繼衛星天鏈一號02星。未來中國若在吉國重新設置太空監測站,其戰略支援部隊的西安衛星測控中心將「重返」太平洋中線,提升解放軍太空部署穩定性。
解放軍在南塔拉瓦島設太空監測站,向北還可監控1,000公里外馬紹爾群島所屬的瓜加林群島(Kwajalein Atoll)。此外,吉國的聖誕島(Kiritimati)位於夏威夷南方約2,000公里,為363平方公里的世界最大環礁。日本宇宙開發事業團(National Space Development Agency of Japan, NASDA1976年於該島興建太空監測站,[2]未來中國萬一假借民用太空公司之名循此模式進駐該島,無疑將對美軍印太司令部防務造成壓力。

吉國參與一帶一路或增美軍基地資安隱患

外界較少注意到的是,吉國周遭海域為太平洋諸島海底電纜網路為數不多的真空地帶,在世界銀行與亞洲開發銀行共同資助下吉國與諾魯、密克羅尼西亞正共同開發「東密克羅尼西亞海纜系統」(East Micronesia Cable System, EMCS),該系統從密克羅尼西亞再向西,即為連接各基地至關島的美軍海纜「Hantru-1 Cable System」。因此,未來中國如藉一帶一路網路基建參與EMCS,可能為美軍太平洋駐軍帶來資安風險。[3]

[1] “Taneti Maamau retains Kiribati Presidency,” PINA, June 22, 2020, https://reurl.cc/kdj3Mx; Christopher Pala, “Boost for Beijing: pro-China president wins re-election in Kiribati,” The Guardian, June 23, 2020,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jun/23/pro-china-president-wins-re-election-in-kiribati; Christopher Pala, “China Could Be in Reach of Hawaii After Monday’s Election in Kiribati,” Foreign Policy, June 19, 2020, https://foreignpolicy.com/2020/06/19/kiribati-election-china-taiwan/.
[2] NASDA現為文部省轄下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構(Japan Aerospace Exploration Agency, JAXA)的一部分,“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JAXA, reviewed June 23, 2020, https://global.jaxa.jp/activity/int/index.html.
[3] “Kiribati Connectivity Project,” Kiribatian Ministry of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 Transport and Tourism Development, reviewed Junes 23, 2020, https://www.micttd.gov.ki/projects/kiribati-connectivity-proj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