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評中共頒布《中國共產黨軍隊黨的建設條例》


  • 發布日期:2020/09/21

簡評中共頒布《中國共產黨軍隊黨的建設條例》
中共政軍所 洪子傑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黨指揮槍、軍委主席負責制、軍事政策制度改革

中共中央政治局於2020629日召開會議,由習近平主持並審議通過《中國共產黨軍隊黨的建設條例》(以下簡稱《條例》)。99日《新華網》報導,《條例》經中共黨中央、中央軍委批准頒布實施。[1]儘管中共並未公布《條例》全文,僅藉由記者問答形式公布相關內容,但由於《條例》為近兩年解放軍加速推動軍事政策制度改革的一環,且相關內容對解放軍的運作影響深遠,故仍有其重要性,相關簡析如下。
《條例》在軍事政策制度改革中的重要性
習近平在2018年中央軍委政策制度改革工作會議後,開啟了一連串的軍事政策制度改革。[2]中共兩年內陸續通過《關於加強新時代軍隊黨的建設的決定》、《中共中央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其重點在於強化軍委主席負責制及中國共產黨對於軍隊的絕對領導,並且強調抵制「軍隊國家化」和「軍隊非黨化、非政治化」等「錯誤」政治觀點。本次《條例》的目的在於,確立黨指揮槍具體的運作模式及規範相關指揮鏈。隨著本次《條例》公布實施,解放軍完成軍委主席負責制的具體執行機制、解放軍的政治工作領域、紀律檢查領域的改革。這對解放軍在今(2020)年完成軍事政策制度改革中主幹政策的改革具有指標性意義。下一階段則會將重點置於制定有關聯合作戰、裝備、軍事訓練與後勤等領域的政策制度。[3]
《條例》內容強化軍委主席負責制及黨指揮槍機制
根據目前中共所公布的內容來看,《條例》分為779條,主要內容規定黨指揮槍、軍委主席負責制、軍隊黨組織、黨的紀律檢察機關、黨的建設工作責任制和監督保障機制。[4]《條例》的重點在於確立軍委主席負責中央軍委工作、領導指揮全國武裝力量及決定國防和軍隊等重大議題,完善軍委主席負責制的工作機制以及其責任體系,確保相關責任等議題的法制化。由於解放軍重塑領導指揮體制朝向扁平化,《條例》所規範的軍委主席相關職權,確立中央軍委向各軍種及各戰區的指揮鏈機制,因此這代表未來解放軍若有重大軍事行動及動作,受到習近平同意或授意的可能性提高。
另一項重點則是對解放軍內部的政治及紀律檢查工作體制的修正與強化。例如在黨委部分,確立黨組織設立的原則並使各單位黨組織的設立有法可依;增設單位直屬黨委、不定等級單位和不編設機關的軍師旅團級單位的基層黨委、聯合黨支部;確立黨組織領導關係等;在紀委的部分則是確立紀委的定位、角色與任務等,[5]顯示習近平及共產黨對於解放軍從基層(營級)開始更全面的掌控。透過確立軍委主席負責制的指揮領導機制,使習近平未來更能持續夠掌握解放軍各軍種及各戰區;透過黨組織及軍隊紀律檢察機關使共產黨持續強化對解放軍基層的政治、思想控制及領導體制,以防止可能的內部問題。

《條例》可能反映解放軍內部政治思想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916日《解放軍報》評論員署名之文章,就學習貫徹《條例》內容特別提到「一些黨組織和黨員幹部思想不純、政治不純、組織不純、作風不純的問題尚未得到解決」。[6]在此時間點強調解放軍內部仍有「四個不純」的情況,可能反映當前解放軍內部在政治及思想上確實出現重大問題。若回頭看近年有關於解放軍內部屢屢對頂層領導不滿的傳聞,可能並非全然是空穴來風。[7]
強化戰力與黨委制可能仍有所矛盾
《條例》的內容反映,中共高層欲從政治、思想及組織等方面強化共產黨對解放軍的掌控。如此一來,易讓人產生《條例》是否在走回頭路,使得解放軍各部隊將花更多時間在政治工作、思想教育等教育訓練上而犧牲當前所強調的實戰化訓練,進而與目前解放軍專業化的趨勢產生矛盾。對此,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官員特別強調,「軍隊黨的建設必須緊緊圍繞能打仗,打勝仗來展開」,其內涵並在《條例》的條文中以4個方面加以體現。[8]雖然這樣看似解決軍隊黨組織與戰備打仗可能的矛盾,但中共強化黨組織的領導作戰能力是否會反而容易打破黨組織的領導與各級部隊軍事領導分工的平衡,進而影響部隊實際的戰務本訓,甚至是緊急狀況或戰時指揮權問題(例如軍事主官與政治委員因雙方皆瞭解軍事工作,而影響首長分工負責制的執行及其領導指揮體制的運作),則仍待後續觀察。

[1]〈經黨中央、中央軍委批准 《中國共產黨軍隊黨的建設條例》頒佈〉,《新華網》,202099日,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20-09/09/c_1126473452.htm
[2] 軍事政策制度改革內容包山包海,從指揮體系運作、後勤管理到軍隊管理法制化、人事制度、軍人待遇優化、退役軍人福利等與解放軍相關等各項規定變革都屬於軍事政策制度改革的範疇。
[3] 習近平對於軍事政策制度改革的時限要求,主要分為兩階段。第一階段在於2020年完成各領域的主幹政策制度改革,第二階段則是在2022年前健全解放軍各領域配套的制度。〈國防部:軍事政策制度改革有序推進〉,《人民網》,2020827日,http://military.people.com.cn/BIG5/n1/2020/0827/c1011-31839586.html
[4] 〈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領導就《中國共產黨軍隊黨的建設條例》答記者問〉,《新華社》,2020910日,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20-09/10/c_1126478775.htm
[5] 同上。
[6] 〈大力提升軍隊黨的建設品質〉,《解放軍報》,2020916日,https://reurl.cc/Z7XMAp
[7] 相關傳聞,請參考〈中國根本無力攻台! 前中共軍官爆:軍隊與習近平「不貼心」〉,《自由時報》,2020529日,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3180696;鄭國強,〈習近平持續清洗解放軍..因他兩度在新疆一次在香港險遭暗殺〉,《信傳媒》,20191114日,https://tw.news.yahoo.com/習近平持續清洗解放軍-因他兩度在新疆-次在香港險遭暗殺-053416743.html;矢板明夫著,鄭天恩譯,《人民解放軍的真相:中共200萬私軍的威脅、腐敗與野心》(新北市:八旗文化,2020年)。
[8] 一是在軍隊黨的建設的原則中,把「堅持聚焦備戰打仗主責主業」作為重要原則之一。二是在軍隊黨組織體系中把戰區黨委單獨作為一種類型突出出來,明確遂行作戰任務部隊黨組織的領導關係。三是在軍隊黨組織主要任務中強調領導備戰打仗的職責。四是在軍隊黨的建設主要任務中,強調提高黨委「五個能力」,推進聯合作戰指揮、新型作戰力量等人才隊伍建設;強調強化打仗意識和實戰化導向,培育官兵戰鬥精神和血性膽魄。詳見,〈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領導就《中國共產黨軍隊黨的建設條例》答記者問〉,《新華社》,2020910日,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20-09/10/c_112647877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