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海軍可能取道北方航線嗎?


  • 發布日期:2020/10/16

中國海軍可能取道北方航線嗎?
非傳統安全所 劉蕭翔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北方航線、一帶一路、中國海軍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與《BBC中文網》分別於2020108日及12日報導,英國第一海務大臣,海軍上將拉達金(Tony Radakin)表示中國已對英國構成戰略威脅,因為中國海軍可取道受惠於全球暖化的新興航線-北方航線(Northern Sea Route)抵達北大西洋,而處於航線門戶的英國則首當其衝。拉達金更提出令人玩味的問題:「當不斷壯大的中國海軍駛入大西洋時,它將走哪條路?是繞道而來?還是取道捷徑?」英國前海軍少將帕里(Chris Parry)亦表示,北方航線係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主要組成部分,旨在控制歐亞大陸及其周邊地區貿易。該航線的風險在於中國將與俄羅斯合作,試圖以限制性措施排除他國。[1]論者言之鑿鑿,反映英國對中國崛起的憂慮。惟中國海軍取道北方航線前往大西洋目前仍為假議題,其間涉及俄中兩國對北方航線與「一帶一路」的諸多考量,而且現階段中國海軍取道北方航線反倒可能帶給俄中兩國不利的影響。

俄羅斯亟欲開發北方航線仍守底線

北方航線即北極航線東北航道,俄羅斯向來視之為內水與獨占的國內航線,更單方面擴大管轄權而長年強制他國船隻接受其破冰引航,欲造成既成事實以鞏固其北極主權訴求。蓋因北極能源開採與航運管理攸關俄羅斯經濟復甦,但此又牽涉北極主權糾紛,為此俄羅斯向來立場強硬。惟迫於航線開發考量,俄羅斯於2013年改弦易轍不再強制破冰引航,欲吸引更多船隻通行。然鑑於近年各國海軍在北極活動增加,俄羅斯於2019年又制定外國軍艦通行規則,即便外國軍艦滿足所有要求,俄方仍可拒絕。倘若外國軍艦逕自通行,俄方更可強制制止扣押或摧毀之。[2]
俄羅斯北方航線管理由緊而鬆又趨緊的轉變,反映其於經濟與安全考量間的掙扎。蓋因北方航線的國際吸引力仍舊不足,其運輸航次多屬俄國境內運輸,以及由他國駛進航線港口的過境運輸,而完全穿越航線的跨境運輸比重依舊偏低。沿線基礎設施不足與未完善則為開發延宕主因之一。此即俄羅斯為何願意開放其北方航線,與中國共建「冰上絲綢之路」,其目的在於引進中方資金與技術以振興航線。然如前所述,俄羅斯雖亟欲開發其北方航線,但必要時仍會動用武力,以堅守其主權底線。

中國避免「
冰上絲綢之路」落人話柄

中國自詡為近北極國家,並援引國際條約辯解自己在北極享有科研與資源開發權利,乃北極事務的重要利益攸關方。然中國為北極域外國家仍是不爭事實,即便其為北極理事會(The Arctic Council)永久觀察員亦然,況且北極國家對中國涉足其間的態度亦莫衷一是。與當地國家合作開發北極,顯然能合理化中國涉足北極之舉,更有助於化解中國身為北極域外國家的尷尬。因「烏克蘭危機」(Ukraine Crisis)遭西方制裁而亟待外界奧援的俄羅斯,正給予中國介入北極的良機,中俄共建「冰上絲綢之路」因而水到渠成。
「一帶一路」推出迄今已幾近遍及全球,然而外界對中國以「債務陷阱」外交奪取重要戰略據點的指控卻仍揮之不去。認定中國在北極以「一帶一路」排除異己,甚至其海軍將隨之而來保衛國家利益之說亦非首見。2019年年中,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與《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即曾示警,而2019年年初俄羅斯獨立報》(Независимая газета)更直言中國應瞭解北極對俄羅斯的戰略意義,得避免任何挑戰俄國利益之舉。[3]
「一帶一路」係中國國家大戰略,亦為習近平外交指標,只許成不許敗。中國若在北極重蹈「債務陷阱」覆轍,將不利其「冰上絲綢之路」發展,更遑論中國軍事力量出現於此。蓋因中國為申請北極理事會觀察員,已承認北極國家的主權主權權利與管轄權,儘管仰人鼻息,卻不啻為迴避北極主權糾紛的自保之舉。另中國向來主張南海問題由域內國家協商,中國既為北極域外國家,若又因「債務陷阱」或引人非議的軍事存在,而捲入北極主權糾紛,亦將不利其南海主權聲索。故中國料將避免「冰上絲綢之路」落人話柄,以免影響其「一帶一路」大局。

中國海軍可能取道北方航線嗎?

中國海軍取道俄羅斯北方航線的前提為中俄北極軍事合作,否則以俄羅斯在北極的強勢立場與軍事作為,[4]中國海軍恐難越雷池半步,惟俄羅斯讓中國軍事力量涉足北極的意願恐怕不高。
北極為至北半球各大國距離最短之點,復以冰層的隱蔽性,故向來被視為戰略制高點,亦為大國軍事安全的敏感神經。俄中兩國向來不願因為對方而捲入與己無關的衝突,在關鍵時刻置身事外亦不乏前例,兩國的友好僅存在於與己利害相關之際。故除非俄羅斯另有戰略安全規劃,否則讓中國海軍涉足北極,不僅形同引狼入室,更可能加劇北極目前的戰略競爭。
俄羅斯願與中國共建「冰上絲綢之路」,實欲借助「一帶一路」提升其北方航線國際吸引力,此乃俄羅斯當前最關切者。中國無權聲索北極主權,於俄羅斯既無害又能帶來資金與技術,應是俄羅斯願與中國合作之故。對中國而言,北極能源與航運利益則為其目前最關切者,而除了依託俄羅斯北方航線亦別無他法。故所謂中國對英國構成戰略威脅,而中國海軍取道北方航線前往大西洋之說,目前顯然為假議題,畢竟此對俄中兩國當前在北極最重視的北方航線開發與「冰上絲綢之路」發展有害無益,反倒是英國皇家海軍迴避浪費經費責難與爭取預算資源的可能居多。惟國際情勢瞬息萬變,若有出人預料的變化,中國海軍取道北方航線亦為兵走險著之舉,但仍需天候與自然環境條件的配合。

[1] Dan Sabbagh, “China may pose threat to UK as northern sea route clears, says navy chief,” The Guardian, October 8, 2020, https://www.theguardian.com/uk-news/2020/oct/08/china-strategic-threat-to-uk-as-northern-sea-route-clears-says-royal-navy-chief; 〈「中國海軍威脅」:英國擔心中俄在北極航線合作〉,《BBC中文網》,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54515679
[2] Алексей Козаченко, Богдан Степовой и Эльнар Байназаров, “Холодная волна: иностранцам создали правила прохода Севморпути Военным кораблям и судам придется уведомить Россию о своих планах за 45 суток,” Известия, 6 марта 2019, https://iz.ru/852943/aleksei-kozachenko-bogdan-stepovoi-elnar-bainazarov/kholodnaia-volna-inostrantcam-sozdali-pravila-prokhoda-sevmorputi. 俄羅斯要求外國軍艦得提前45天通報,並告知船艦航行詳盡資訊,以及艦長軍銜和身分,而通行時必須配備俄國的領航員,並且得符合保護海洋環境免受污染要求。
[3] Somini Sengupta and Steven Lee Myers, “Latest Arena for China’s Growing Global Ambitions: The Arctic,” The New York Times, May 24, 2019, https://www.nytimes.com/2019/05/24/climate/china-arctic.html?_ga=2.92400221.1743880418.1559009858-962241274.1529975842; “Зачем китайские драконы пробираются в Арктику. Пекин замахнулся на полярный шелковый путь,” Независимая газета, 10 февраля, 2019, http://www.ng.ru/editorial/2019-02-10/2_7503_red.html.
[4] 俄羅斯的立場揭櫫於其過往北極政策文件,除宣示建立北極部隊,更強調為維護其利益,將強化於此間的軍事存在。蓋因任何對北方航線現狀的改變,皆為對其國家安全與國家利益的威脅。除強化其北方艦隊外,俄羅斯目前更已完成北方航線兩端電子對抗中心部署,能關閉航道區域的通訊聯繫和定位導航信號。文件可參見“О Стратегии развития Арктической зоны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и обеспечения национальной безопасности на период до 2020 года,” Правительство России, 20 февраля 2013, http://government.ru/info/18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