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進逼不丹 事不單純?


  • 發布日期:2020/12/10

中國進逼不丹 事不單純?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 黃宗鼎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不丹、西部戰區、中印關係

《紐約時報中文網》於1130日報導,中國在西藏與不丹交界的高山地區建成一座名叫龐達Pangda Village的新村莊。據美國科羅拉多州馬克薩爾科技公司(Maxar Technologies)最近公布的衛星圖像顯示,龐達村工程似於201910月初完成。衛星圖像還顯示了大量的新建道路,以及看起來像是軍事掩體的設施。《英國廣播公司中文網》(BBC)亦指出,中國在6月的一場線上保育會議上突然宣稱,不丹東部面積740平方公里的薩克登野生動物保護區Sakteng Wildlife Sanctuary)是「中國領土」,並據以阻擋國際組織向不丹資助該區內的項目。似乎中國已開始對不丹、印度等西藏沿邊國家之主權,展開新一波的壓力測試。[1]

中國於「強邊固防同時擴大西藏軟邊界」

20192月之雲南行,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復於2020814日前往西藏調研。去年王毅赴滇踏查了雲南德宏州瑞麗口岸及其「一寨兩國」邊境社區,[2]年則赴藏考察邊境地區脫貧攻堅、基礎設施和小康村建設等情況。作為中央外交大員,王毅訪視邊省邊村,主要原因在於相關邊區建設,攸關中國於西南國境安全之維護及其「利益疆界」之拓展。如雲南既受緬甸邊區武裝問題之衝擊,亦負發達「中緬經濟走廊」之職,西藏既承中、印、不丹邊界爭端之累,亦充南亞「一帶一路」推手之責。
習近平在今年8月底中共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談會上除重申「治國必治邊、治邊先穩藏」的重要戰略思想,亦強調「強邊固防」與「興邊富民」的重要性。而當前中國在藏邊如龐達村等工程,既是依照2017年《西藏自治區邊境地區小康村建設規》所謂「到2020年將全區628個邊境村基本建成小康村」之結果,亦是藉「一寨兩國」聚落(雲南「德宏模式」)擴大西藏「軟邊界」之實踐。

中不邊界工事恐引發下一波印中衝突

就中國陸上邊界談判之歷史進程來看,可歸納為以下四階段:商簽「邊界問題條約」(藉以進行勘界)、簽署「邊界議定書」(據以標界繪圖)、施行國界聯合檢查(因應地貌變遷),以及達成「國界管理制度協定」(解決邊境事務)等等。在包括不丹在內14個陸鄰國中,有9個已和中國簽署「國界管理制度協定」,[3]至於不丹與中國之邊界談判,自2014年後並無具體進展。[4]
對中國而言,中不邊界問題繫之於中印東段邊界問題,中不邊界談判未果,主要為印度干預所致;[5]而中印不三國邊界交會點應為吉姆馬珍山(Mount Gipmochi),故包括龐達村乃至於2017年中印兩軍對峙所在之洞朗Donglam,皆屬西藏自治區亞東縣所屬範圍。(見下圖)惟對不丹或印度而言,洞朗始為中印不三國邊界交會點,而中不兩國爭議領土僅洞朗與不丹北方共495平方公里等三筆土地。有鑒於鄰近龐達村之洞朗曾為中印對峙熱點,而中不爭議領土再添薩克登保護區,故不難想見,中國在龐達、薩克登及其鄰近區域之工事與活動,將再掀印中新一波的邊界衝突。
圖、中不印邊界交會歧異圖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https://bit.ly/33Xy4Vt

解放軍西部戰區戰力隨西藏強邊而不斷提升

在西部戰區陸軍方面,為因應藏邊高山作戰環境,其自2016年以來便持續針對高原實戰加強訓練,包括開展合成戰鬥群實兵演練、開發「高寒山地模塊化保障」(多種通信保障模式)、戰區陸軍訓練指導組常駐高海拔地區、運用無人機遠端投送炸藥,乃至於結合修訂之《軍隊基層建設綱要》以緊貼實戰特情等。在西部戰區空軍方面,鑒於印度自2016年初向法國訂購數十架疾風(Rafale)中型多用途戰鬥機,中國乃於2018年起開始將殲-7換裝成配備主動相位陣列機載雷達的殲-16戰鬥機。西部戰區空軍除於近期強化高原夜航飛行和實彈射擊訓練,更藉由殲-16之遠程攻擊能力,實施具針對性的遠程機動訓練。此等舉措可說在在提高了中不印邊界地帶之衝突風險。

陸地國界法作鋪陳

202061日,中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五十八次委員長會議審議通過了調整後的2020年度立法工作計畫。在29件初次審議的法律案中,包含了事涉邊界劃定、邊區建設及執法維權的陸地國界法。隨著該法之出台,像龐達村這樣具爭議性的邊區建設勢必有增無減,此亦將進一步刺激不丹、印度等陸鄰國家。

 

[1] 〈延續南海策略,中國在喜馬拉雅爭議地區建村莊〉,《紐約時報中文網》,20201130日,https://cn.nytimes.com/china/20201130/china-bhutan-india-border/zh-hant/;〈不丹薩克滕:在中印衝突中躺槍的野生動物保護區〉,《BBC中文網》,20201127日,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55082424
[2] 「一寨兩國」是指雲南省德宏州瑞麗市姐相鄉銀井寨71號國界碑兩側,中緬邊民文化一體、國籍分屬的特殊現象。
[3] 分別是緬甸(1997)、寮國(1997)、朝鮮(2001)、哈薩克(2006)、俄羅斯(2008)、越南(2009)、蒙古(2010)、塔吉克(2012),與巴基斯坦(2013)。又阿富汗(1965)與吉爾吉斯(2004)已和中國簽署「邊界議定書」,尼泊爾則同意與中國商簽「邊界管理制度協定」(2018)。至於印度則仍未與中國完成第一階段之協商工作。
[4] 嗣後,中不外交代表似僅藉20191030日首屆國際邊界合作研討會之空檔,就邊界問題交換意見。
[5]2007年《印度不丹友好條約》規定,兩國在攸關國家利益議題上應緊密合作(第2條),且不丹得自印度或透過印度進口武備(第4條)。其在在說明不丹在國防外交上仍難脫扈從印度之舊貌。INDIA-BHUTAN FRIENDSHIP TREATY, Ministry of External Affairs, https://mea.gov.in/Images/pdf/india-bhutan-treaty-07.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