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機連兩日密集擾台之評析


  • 發布日期:2021/01/27

共機連兩日密集擾台之評析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所 洪子傑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共軍擾台、美中關係、美中軍事角力

解放軍軍機於123日及24日連兩天大規模飛入台灣西南空域防空識別區。23日除分別派出1架次的運-8反潛機、8架次轟-6k以及4架次的殲-16以外,24日則是派出2架次運8反潛機、2架次蘇愷-30以及4架次的殲-166架次的殲-101架次的運8技偵機。[1]由於本次解放軍大規模擾台為美國新總統拜登(Joe Biden)甫上任之初,因此在時機上受到注目。

擾台機型、架次及模式與先前不同

本次共機連兩日密集擾台的機型與地區與2020年擾台的數據與模式有所差異。首先,從擾台機型和架次來看,此前進入台灣西南空域防空識別區的共機多為慢速機,僅有幾次派出戰鬥機,如去年316日及410日中共曾派遣殲-11飛入台灣西南空域防空識別區。[2]在架次上,則多半為13架的慢速機。本次則是以慢速機搭配戰鬥機進行多架次的擾台,不論是機型或是架次皆有所提升。
過去一年,共機以多架次與戰鬥機之機型擾台,皆發生在台美關係升溫之相關事件,如台美高層訪問和6月美軍 C-40A 運輸機飛越台灣領空後。惟從進入的地區來看,此類多架次及多機種擾台的地點,都以接近或逾越海峽中線作為目標。而本次中共則以已常態化訓練的台灣西南空域防空識別區作為進入地點,與以往著重侵擾海峽中線不同(如附表1)。因此從過去擾台模式來看,本次密集擾台的軍事威嚇程度較過去低。

本次共軍擾台背後主因仍意在美中關係

本次共機擾台之時間點發生在拜登甫上任之際。台美相關升溫事件為我駐美代表蕭美琴參加拜登就職典禮,並受到中國外交部及國台辦反對。然而從台美關係的突破點來看,程度又不如去年台美關係升溫,因此共機在擾台的強度上選擇比海峽中線敏感性低的西南空域似乎亦符合其威嚇的程度與規模。加上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Ned Price)於美東時間23日發布新聞稿表示,敦促中國停止對台灣的軍事、外交和經濟的壓迫。[3]因此,中共此次擾台雖確實可以從對台的政治因素加以解釋,但恐僅為次要原因。若將美中關係的因素及美軍動態加以考慮,則本次擾台不論是在政治及軍事上都更具有其實質意義,對美中關係的意義和對解放軍實戰化訓練的意義更遠大於兩岸關係乃至於對台威嚇。
首先,從國際現勢來看,拜登政府上任後對於美中關係而言是一個可能的轉機。尤其近來傳聞中共正在推動美中高層對話,[4]儘管後來被中國駐美大使館予以否認,[5]但不論如何,美中關係未來若要改善,進一步的雙邊會談是必須進行的,因此適時製造美中必須坐下來談的必要性就變得十分重要。從這角度來看,中共不論是對台軍事威嚇或是塑造美中軍事角力的相關事件,反而可能成為美中雙方為降低衝突而進行談判的契機。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選擇多架次多機種飛近敏感性比海峽中線低的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搭配美軍航艦戰鬥群南下,或能夠製造美中關係在政治和軍事上的一個壓力點,同時也是未來進入談判的一個潛在要件。

共軍本次擾台亦屬美中軍事角力一環

若從軍事的角度來看,本次擾台亦屬美中軍事角力之一環。由於123日美軍「羅斯福」號(USS Theodore Roosevelt)航艦戰鬥群通過台灣南方巴士海峽前往南海,而解放軍在海南島三亞基地的船艦亦在其外海聚集,搭配共機本次擾台,亦被不少專家學者認為是在針對美軍的「羅斯福」號航艦戰鬥群(如附表2)。儘管《環球時報》否認是在針對美軍,強調共軍在台海演習是「例行演練」,[6]但從結果來看,共軍藉美軍戰鬥群南下時進行大規模訓練,對其實戰化訓練有實質幫助,但卻也是製造出美中軍事角力之事實。尤其,近期不論是美軍軍機或共機仍頻繁在巴士海峽或台灣西南空域進行飛行任務,[7]凸顯出中美在區域的軍事存在。
退一步來說,本次共軍擾台的原因,不論是美中關係政治上的因素、軍事上的角力、對台軍事威嚇或是解放軍的常態化訓練,對台灣防務而言都增加了挑戰。若擾台主要因素是針對美中關係或對台軍事威嚇,則中國以軍事力量做為外交上的政治籌碼,也代表未來相關軍事行動很可能仍將會依相關事件持續;反之,若擾台主要因素是常態化訓練,則代表對台軍事實際威脅將會日益加大。
由於解放軍在一年內從鮮少進入台灣西南空域防空識別區到常態化的以慢速機為主進出訓練(2020年全年共軍至少有100天派軍機進入台灣西南空域防空識別區;202111日至25日,僅有4日未進入台灣西南空域防空識別區),再到本次以多架次多機種進入,實質上是對台步步進逼,不斷透過既成事實來進一步強化在區域的軍事存在,也使得解放軍的軍事勢力擴大,對我威脅性提升。但同時這對中共而言也是把雙面刃,不斷的強化區域內軍事存在,亦會增加美國售台武器的正當性。

附表1、本次連兩日密集擾台與去年差異
共機擾台模式 去年軍事威嚇模式 一般飛進台灣西南空域防空識別區 本次擾台
架次 多架次、戰鬥機 1-3架次 多架次、戰鬥機
機型 慢速機及戰鬥機搭配 慢速機 慢速機及戰鬥機搭配
地點 海峽中線 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 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
擾台可能原因 台美相關升溫事件 常態化實戰訓練 以美中軍事角力及為美中談判製造條件為主、對台威嚇為輔
資料來源:洪子傑整理自公開資料

附表2、國內各界對本次擾台之軍事層面評論
評論者 評論內容
國防部相關人士(透露) 共軍海南島的軍艦正在集結出海,初步研判是美軍航艦戰鬥群與中國大陸海空軍兵力在南海較勁。
前海軍官校軍事學科部教官呂禮詩 除為共軍海軍艦隊「海空綜合對抗操演」的演練前奏外,更是驗證共軍「遠海作戰」能力,並向剛就職的美國總統拜登「秀秀肌肉」。
中華戰略前瞻協會研究員揭仲 巴士海峽是日後共軍武力犯台及對美軍進行「反介入/區域拒止」作戰的兵家必爭之地,共軍連續在此空域組織實施一定規模的體系化作戰演訓,應該是打算以實際行動,呼應習近平在14日所頒布開訓動員令中所強調之「深化實戰實訓」的要求,並讓相關國家獲得共軍空中兵力已具備「確保全時待戰、隨時能戰」的能力。
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所副研究員兼所長蘇紫雲 皆為反艦的戰力展示,主要是針對航經巴士海峽的美國羅斯福號航艦進行反制。在政治上,則是對美國務院要求中共停止軍力恫嚇台灣聲明稿的回應。其中,蘇愷-30、殲-16戰機皆為空對面打擊戰機,殲-10則扮演護航角色,蘇愷-30可搭載Kh-31反艦飛彈,殲-16戰機則可搭載鷹擊-62長程反艦飛彈。他認為,共軍是以更高的航空機動力展現對美艦的「拒止」戰力。
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林穎佑 共軍這次演習推測類似於國軍「春節加強戰備演練」的春節年度演習,但主要演練目標推測是針對美國,並有「外交」、「軍事」及「轉移內部壓力」三個方向。羅斯福航艦目前在南海演練,且推測可能有水下兵力(潛艦),因此共軍轟-6K23日攜帶反艦飛彈,演練空對海打擊訓練;而24日推測是演練大規模、多批次編隊飛行作戰,及火力投射能力。
資料來源:洪子傑整理自洪哲政,〈共機大舉出海侵我西南空域 學者研判巴士海峽風雲將起〉,《聯合新聞網》,2021124日,https://bit.ly/3onUKFP;李俊毅,〈共機為何大規模擾台?前海軍艦長爆真相〉,《中時新聞網》,2021124日,https://bit.ly/3c4I6ZH;游凱翔,〈學者:共軍擾台對美壓力測試 轉移內部疫情壓力〉,《中央社》,2021124日,https://bit.ly/3sSUbqG

[1]〈中共解放軍進入我西南空域活動情況〉,中華民國國防部,2021 1 月 24 日,https://www.mnd.gov.tw/NewUpload/202101/0124中共軍機活動報告(中英文版)_132219.pdf;〈中共解放軍進入我西南空域活動情況〉,中華民國國防部,2021 1 月 23 日,tps://www.mnd.gov.tw/NewUpload/202101/0123中共軍機活動報告(中英文版)_372917.pdf
[2] 相關情況請參考,洪子傑,〈2020 年解放軍共機擾台與對台軍事威嚇〉,《2020 中共政軍發展評估報告》(台北: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2020年),頁73-100。。
[3] Ned Price, “PRC Military Pressure Against Taiwan Threatens Regional Peace and Stability”, U.S. Department of State, January 23, 2021, https://www.state.gov/prc-military-pressure-against-taiwan-threatens-regional-peace-and-stability/.
[4] Lingling Wei and Bob Davis, “China Pushes for High-Level Meeting to Ease Tension With U.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January 23, 2021, https://on.wsj.com/2YauwM3.
[5]〈駐美使館發言人就美媒體涉中美高層往來不實報導答記者問〉,中華人民共和國駐美利堅合眾國大使館,2021123日,http://www.china-embassy.org/chn/zmgx/t1848112.htm
[6] 郭媛丹,〈解放軍軍機大規模出動是「針對美國航母」?民進黨當局想多了),《環球時報》,2021124日,https://taiwan.huanqiu.com/article/41eBj494MQ0
[7] 有關美軍軍機相關活動,請參考相關網站,例如aircraft spots之網路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