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軍機模擬攻擊美航艦打擊群意涵


  • 發布日期:2021/02/09

中共軍機模擬攻擊美航艦打擊群意涵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所 舒孝煌副研究員
關鍵字:航空母艦、軍事強制、解放軍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美國新總統拜登甫於120日上任,中共軍機即在12324日大批襲我西南空域。依我國防部公布資訊,123日中共機型包括運8反潛機一架次、轟6K八架次、殲16四架次;[1]124日則為運8反潛機二架次、Su-30MKK二架次、殲16四架次、殲10六架次、運8技偵機(電子偵察機)一架次。[2]這是今年1月襲擾頻次最高的2天,1月其他時間多仍維持單一機種侵擾方式。

中共的軍事強制行動

中共近年持續對台及周邊海域進行軍機襲擾、軍事演習、飛彈試射等行動,這些行動因以軍事任務方式進行,被視為是「灰色地帶行動」中的「軍事強制」行動(military coercion)。[3]由於中共解放軍近年來「反介入/區域拒止」(A2/AD)能力增長及海空軍持續發展,其對周邊區域實施軍事強制行動的能力也隨之強化。
共機在西南空域的活動雖被視為是擾台,但亦針對國際情勢發展釋放訊號,例如去(2020)年91819日,美國國務次卿克拉奇(Keith Trach)訪台,然也可能是對美軍軍事活動的反應,例如美軍演習、自由航行權活動,或美情監偵飛機抵近偵察;而共軍也可能藉此種「軍事強制」行動演練實戰任務。中共軍機出海時間幾與美艦通過巴士海峽時間重疊,121日時,美國海軍第9航艦打擊群,又稱羅斯福號航艦打擊群(Theodore Roosevelt Carrier Strike Group)在菲律賓海與日本海上自衛隊兩艘護衛艦舉行聯合演習,23日通過巴士海峽,25日進入南海,隨扈艦艇包括邦克山號巡洋艦(USS Bunker HillCG-52),約翰芬恩號驅逐艦(USS John FinnDDG-113)以及補給艦艾瑞克森號(USNS John EricssonT-AO-194),21日時回到菲律賓海。[4]
《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報導指出,2324日兩天襲擾我西南空域的共機曾針對美國航艦打擊群實施演練,但其距離保持在250浬外(463公里),轟6飛行員曾獲得模擬攻擊並投擲飛彈的命令,[5]這顯示美方應有截獲共機通聯情資。由中共官方支持的「南海戰略態勢感知計畫」(SCS Probing Initiative)網站顯示,23日伴隨或掩護羅斯福號航艦行動的美國軍機,尚包括4P-8海洋巡邏機、1EP-3E電子情報機,另尚有艦上起飛的E-2C預警機等。

美軍否認共機造成威脅

美國印太司令部發言人克夫卡上校(Capt. Mike Kafka)在回答記者詢問時指出,共機未對美國航艦編隊構成威脅,但也指出這是解放軍侵略及破壞穩定行動中的最新行為。[6]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則在125日簡單回應表示「美國頻繁派艦機進入南海活動,炫耀武力,不利於地區局勢的和平與穩定」。[7]
航艦打擊群通常會伴隨驅逐艦、巡洋艦等,另外艦上則部署一支艦載機聯隊,可執行艦隊防空、制海打擊、空中預警、電子干擾、反潛等任務。此次隨同羅斯福號航艦打擊群部署的是第11艦載機聯隊,麾下包括第31871461544個打擊戰鬥機中隊(VFA),每個中隊配備1012F/A-18E/F超級大黃蜂打擊戰鬥機,一個聯隊共約48架,以及142電子攻擊機中隊(VAQ),配備7EA-18G「咆哮者」電子攻擊機,可由遠端對敵方輻射源進行硬殺或軟殺(電子攻擊)。[8]F/A-18E/F作戰半徑390浬(722公里),EA-18G作戰半徑290浬(537公里),兩者均可經由夥伴加油方式延伸航程。然而後者可攜帶ALQ-99雷達干擾莢艙或更新的空用中頻段干擾莢艙(NGJ-MB),以及其他雷達接收器及電子裝置,可實施電子攻擊、電子監聽、通訊對抗等電戰任務,由廣範圍方式實施電子干擾,保護航艦打擊群,干擾範圍至少在160公里以上。

共機編隊與去年差異

此次共機編隊具有挑戰美國航空母艦打擊群的能力。轟6K可攜帶大型攻陸或反艦武器,過去轟6K執行遠海長航任務時,曾攜掛長劍20長程攻陸飛彈;與去年91819日相較,共機分別派遣18架及19架軍機大舉侵犯中線,亦以殲16、殲11、殲10等戰機護航轟6K,但僅919日有運8反潛機,並無電偵機。[9]

表、今年與去年密集擾台模式差異比較
日期 區域 機種及架次 背景 備註
109918 海峽中線
西南空域
6 2
168
114
104
美國務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訪台 6攜帶鷹擊12超音速反艦飛彈
109919 海峽中線
西南空域
1612
102
112
6 2
8 反潛機1
8反潛機在西南空域,未進入台海
110123 西南空域 6K8架次
8反潛機1架次
166架次
美羅斯福號航艦打擊群經巴士海峽進入南海 6架次較多
110124 西南空域 8反潛機2架次
Su-302架次
-164架次
-106架次
8技偵機1架次
無轟6,但有運8電偵機伴隨
資料來源:舒孝煌整理自公開資料
我國防部去年918日公布照片中,可見轟6K攜帶4枚鷹擊12超音速反艦飛彈。鷹擊12飛彈可由轟6K及殲16搭載,低空射程大於200公里,採高空彈道時射程約400公里,長劍20攻陸巡弋飛彈射程則達1,500公里至2,500公里。不過轟6K仍係基於1950年代前蘇聯圖波列夫Tu-16轟炸機的衍生發展型,即使改良航電及發動機,仍難應付未來空防威脅。然若具匿蹤能力的轟20發展順利,且能在彈艙內攜掛此類反艦飛彈,則其匿蹤構型將能更為接近美航艦打擊群,從而形成更嚴重威脅。
另外去年8月,中共也曾對南海進行2次東風21D或東風26反艦彈道飛彈的試射,[10]一般認為中共若要對遠海目標實施攻擊,必須完成目標蒐獲、標定並以資料鏈回傳目標位置、飛彈發射後持續追蹤目標航跡、飛彈重返大氣層後開啟雷達歸向至擊中目標的一整套程序,美軍稱其為「擊殺鏈」(Kill Chain)。運8電偵機除可使用合成孔徑雷達對海面目標實施追蹤及標定外,可能使用其電子反制設備干擾美方偵察;運8反潛機又稱空潛200或高新6號,已是西南空域的「常客」,疑似在進行巴士海峽空域定期實施偵潛演練,也可用於偵測及反制美國潛艦,惟其僅能攜掛魚雷,反潛能力不如美P-3CP-8A反潛機。
美軍近年為應付中共A2/AD能力發展,特別是中共長程武器對美國海軍航艦戰鬥群威脅,美國海軍已發展多種方式,包括強化勃克級驅逐艦彈道飛彈防禦能力、艦隊分散式部署、網路中心戰、艦隊電子戰能力、配備長程反艦飛彈如AGM-158等,強化海軍反制A2/AD能力。另外,美海軍也在發展「整合式全領域海上力量」(Integrated All-Domain Naval Power)概念,擬結合陸戰隊、海岸巡防隊力量,以維護海上秩序,保護美國及盟國的財產與安全。[11]
拜登政府甫上任,其亞太戰略尚未出台,中共急著在此時刺探美方態度,恐對未來改善美中關係不利,且凸顯其為麻煩製造者及區域穩定破壞者形象,然而有可能創造美中雙方談判契機,[12]就未來行動準則進行談判。另外,巴士海峽為海空交通要道、美海軍進入南海、轉赴印度洋及中東的主要航道,共機料將持續襲擾行動,美中在南海及巴士海峽海、空域的競爭態勢應暫時不會止息。


[1] 〈即時軍事動態〉,中華民國國防部,2021123日,https://bit.ly/3cDSyrb
[2] 〈即時軍事動態〉,中華民國國防部,2021124日,https://bit.ly/39JnVPd
[3] Michael Mazarr, “Mastering the Gray Zone: Understanding a Changing Era of Conflict,” Army War College Press, December, 2015, https://publications.armywarcollege.edu/pubs/2372.pdf.

[4] “Category Archives: Fleet Tracker,” USNI News, https://news.usni.org/category/fleet-tracker.
[5] “Chinese warplanes simulated attacking US carrier near Taiwan,” Financial Times, January 30, 2021, https://on.ft.com/3aw3pku.
[6] “U.S. slams Chinese warplanes’ flights, but says carrier wasn’t at risk,” Reuters, January 30, 2021, https://bit.ly/2MxPoL5.
[7]2021125日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主持例行記者會〉,中國外交部,2021125日,https://www.fmprc.gov.cn/web/fyrbt_673021/jzhsl_673025/t1848292.shtml

[8] “USNI News Fleet and Marine Tracker: Jan. 25, 2021,” USNI News, January 25, 2021, https://bit.ly/3tmnZMK.
[9] 〈即時軍事動態〉,中華民國國防部,2020919日,https://bit.ly/36DzkOA

[10] “Opinion: China’s military expansion will test the Biden administration,” The Washington Post, December 4, 2020, https://wapo.st/3rczYuu.
[11] U.S. Navy, U.S. Marine Corps, U.S. Coast Guard, “Advantage at Sea: Prevailing with Integrated All-Domain Naval Power,” US Navy, December 17, 2020, https://bit.ly/3jsJG9c.
[12] 洪子傑,〈共機連兩日密集擾台之評析〉,《國防安全即時評析》,2021127日,https://bit.ly/2YK7mN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