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遠航訓練與軍售為骨幹的法國印太戰略


  • 發布日期:2021/02/20
  
以遠航訓練與軍售為骨幹的法國印太戰略
戰略資源所 洪瑞閔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遠航訓練、軍售、法國印太戰略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128日法國國防部長帕莉(Florence Parly)於推特上發布核動力攻擊潛艦(Sous-Marin nucléaire d’Attaque, SNA)「綠寶石號」(Émeraude)和支援艦(Bâtiments de Soutien et d’Assistance Métropolitains, BSAM)「塞納號」(Seine)巡弋南海的消息,[1]其指出「這兩艘船艦自去年9月起執行瑪麗安娜(Marianne)任務,沿著印度洋與太平洋沿岸地區航行了15,000公里,這項非常規的巡航剛剛通過了南中國海」。帕莉同時表示此項任務的目的在於「增進我們對該區的了解以及表明無論我們在海的哪裡航行,只有國際法是唯一有效的規則」。[2]此外,印尼國防部也在同日宣布海軍旗下三艘巡邏艦與「綠寶石號」以及巡防艦「葡月號」(Vendémiaire)在印尼爪哇島與蘇門答臘島之間的巽他海峽(Sunda Strait)海域進行聯合演習。[3]本文將嘗試從這些動態解析法國以遠航訓練與軍售作為其印太戰略骨幹的發展趨勢。

法國印太戰略從口號走向具體化

法國自從20175月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總統上任以來,對於印太地區的關注便有增無減。20186月巴黎公布《法國與印太地區的安全》(La France et la sécurité en Indo-Pacifique)戰略報告,其中就已表達出對南海強權擴張行為的重視,並隱含對北京在該區將爭議島礁軍事化作為的擔憂。20196月帕莉於新加坡舉行的「香格里拉對話」(Shangri-La Dialogue)發表《法國在印太地區的國防戰略》(la stratégie de défense française en Indo-Pacifique),其中強化在此區的力量與主權展現是其八大重點方向之一。儘管此次巡航並非首次法艦巡弋南海,20194月「葡月號」通過台灣海峽就曾引起北京的不滿,[4]然而此次是法國官方首次公布核動力攻擊潛艦進入南海的訊息,可視為法國落實其印太戰略決心的進一步展現,對於嚇阻中國在南海的擴張行為以及保護法國在印太地區的160萬公民、1,100萬平方公里的專屬經濟區以及1,080億歐元的直接投資,具有重要的宣示作用以及象徵性意義。

法國經中東將海空力量向印太地區投射

如表1所示,儘管法國在印太地區的留尼旺島(La Réunion)、新喀里多尼亞(New Caledonia)、法屬玻里尼西亞(French Polynesia)等「海外領地」(France d’outre-mer)駐有軍隊,然而其戰力有限,僅能進行一般人道援助與海上執法等任務。
因此,我們可以觀察到法國所採取的力量展現方式乃是將其海空軍自法國本土經地中海與中東投射至印太地區。一方面,法國海軍船艦大量地從地中海通過蘇伊士運河前往印太地區巡弋,以確保該區海域的自由航行權利。法國前任海軍參謀長普拉澤(Christophe Prazuck)在20184月的法國參議院聽證會上表示法國海軍船艦平均每年前往南海海域巡航610次,[5]本年度除了此次巡弋外,目前巴黎預計由西北風級(Mistral class)兩棲突擊艦與拉法葉級(La Fayette class) 巡防艦所組成的年度演訓任務「聖女貞德」(Jeanne d’Arc)將通過南海前往日本。此外,航空母艦戴高樂號(Charles de Gaulles)也打算通過印度洋經新加坡至澳洲北部的達爾文(Darwin)。[6]
另一方面,法國空軍也不斷地前進印太地區進行遠航任務,其目的是希望在必要時能夠快速將其戰機移動至該區與當地的盟友(特別是澳洲與印度)並肩作戰。如表2所示,法國空軍近年來已執行多次前往印太地區的遠航任務,例如於此次法艦巡弋南海的同時,法國空軍在120日至25日也完成遠航訓練任務「斯基羅斯」(Skyros),其中包括4架飆風戰機、2A400M運輸機與1A330空中加油機所組成的機隊,經過吉布地、印度、埃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等地,全程共計14,000公里。此外,2018年的任務「飛馬」(Pégase)目標則是在必要時能夠將一個飆風(Rafale)戰機中隊在中停一次的情況下,於兩天內抵達澳洲。[7]這些訓練任務進一步提升法國空軍遠程作戰的後勤支援能力。

法國以軍售確保印太地區的軍事、外交與經濟利益

仔細探究法國海空軍進入印太地區的路徑,則可發現其中幾乎都是與巴黎有著密切軍售關係的國家。如表3所示,在法國近10年來的前20大武器出口對象當中,當中有超過半數是中東國家(作為法國進入印太地區門戶)或是印太當地國家。這樣的關係可為法國帶來三種好處,首先,在軍事上,法軍前往印太地區時能夠得到後勤支援與確保進出路線安全。第二,在外交上,巴黎的印太政策也較易於取得此些國家的認同與支持。第三,在經濟上,此些任務進行時經常會與當地國家的軍隊進行聯合演習,也成為法國先進武器系統的展示機會,進一步為新的軍售案帶來機會。
綜合言之,法國的印太戰略部署藉由軍售與演習和印太地區國家強化關係,將力量有效地從法國本土投射到太平洋西岸,使其印太地區行為者的角色界定從口號走向落實。

1、法國印太地區戰力部署情況
指揮部 兵力 主要裝備
南印度洋海外領地指揮部(COMSUP FAZSOI 2,000 2艘花月級(Floréal class)警戒巡防艦、1艘支援艦、1艘護衛艦、1艘破冰護衛艦、1AS565豹(Panther)直升機
 
新喀里多尼亞海外領地指揮部(COMSUP FANC 1,660 1艘花月級警戒巡防艦、1艘支援艦、2艘巡邏艦、2架獵鷹200偵察機、1架雲雀3型(Alouette III)直升機
法屬玻里尼西亞海外領地指揮部(COMSUP FAPF 1,180 1艘花月級警戒巡防艦、1艘支援艦、2艘巡邏艦、2艘拖船、2架獵鷹200偵察機、1架雲雀3型直升機、SA365海豚(Dauphin)直升機
資料來源:作者整理自《法國在印太地區的國防戰略》與20211月號的法國海軍雜誌《藍領》(Cols-Bleus)。


2、法國空軍近年印太地區遠航任務一覽
任務名稱 時間 途經國家與地方 機隊
飛馬
Pégase
2018720日至94 吉布地、卡達、留尼旺島、越南、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澳洲 3架飆風戰機
1A330空中加油機
馬拉松
Marathon
201918 吉布地、留尼旺島 3架飆風戰機
1C-135FR空中加油機
斯基羅斯
Skyros
2020120日至25 吉布地、印度、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埃及 4架飆風戰機
2A400M運輸機
1A330空中加油機
資料來源:作者整理自公開資料。

3、法國2010-2019年印太暨中東地區武器出口情況
國家 排名 銷售總額[8] 主要產品
 
印太地區
印度 1 13,380.1 飆風戰機、鮋魚級(Scorpene class)潛艦
新加坡 8 1,868.6 EC725超級美洲獅(Super Cougar)直升機
馬來西亞 10 1,721.1 追風級(Gowind class)巡防艦
南韓 11 1,650.6 H155直升機
印尼 12 1,622.4 AS565豹直升機    
澳洲 17 1,181.2 短鰭梭魚級(Shortfin Barracuda class)柴電潛艦
中東地區
卡達 2 11,054.2 飆風戰機
沙烏地阿拉伯 3 10,732.7 凱撒(Caesar)自走榴彈砲
埃及 4 7,686.9 飆風戰機、追風級巡防艦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5 4,736.1 追風級巡防艦
科威特 9 1,755.5 EC725超級美洲獅直升機
資料來源:作者整理自《2020年法國軍備出口報告》(Rapport au Parlement 2020 sur les exportations d’armement de la France)與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 SIPRI)資料庫。
 
[1] 〈法國兩軍艦遠赴南海巡弋 展現與美澳日共同立場〉,《中央社》,202128日,https://www.cna.com.tw/news/aopl/202102090090.aspx
[2] 參見帕莉的官方推特文章:https://twitter.com/florence_parly/status/1358834851072380931
[3] Laurent Lagneau, Le sous-marin nucléaire d’attaque Émeraude s’est aventuré en mer de Chine méridionale, Opex360.com, February 9, 2021, https://bit.ly/2ZnRD6u.
[4] 邱國強,〈中國國防部:法艦過航期間非法進領海〉,《中央社》,2019425日,https://www.cna.com.tw/news/aopl/201904250317.aspx
[5] Laurent Lagneau, La Chine proteste après le passage d’une frégate française dans le détroit de Taïwan, Opex360.com, April 25, 2019, https://bit.ly/2M0qvHD.
[6] Jean-Dominique Merchet, Le porte-avions Charles de Gaulle devrait se rendre en Australie en 2021,l’Opinion, September 9, 2020, https://bit.ly/3u3Yctf.
[7] Jean-Dominique Merchet, Skyros: la grande tournée des Rafale, l’Opinion, February 8, 2021, https://bit.ly/3bdeojb.
[8] 單位:百萬歐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