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區選制修訂對其民主參與之影響


  • 發布日期:2021/03/19

香港特區選制修訂對其民主參與之影響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所 龔祥生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愛國者治港、中國人大、香港特首、香港立法會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19年香港民主派在區議會大勝後,中共當局開始思考如何保障特首行政主導和建制派在立法會的絕對多數優勢,故先在2020年宣布立法會延任一年,藉此爭取時間。2021222日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在「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落實『愛國者治港』根本原則」專題研討會開幕式講話中指出:「『愛國者治港』是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必須遵循的根本原則和核心要義,香港的管治權必須掌握在愛國者手中,任何情況下都不能讓反中亂港分子佔據重要崗位」。[1]香港民主派長期以來一直透過各種運動訴求對香港特首和立法會進行「真普選」,而此次談話顯示了中共當局將徹底斷絕此民主期待。
「愛國者治港」的方針隨即落實於35日起召開的中國十三屆人大四次會議,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草案)》(以下簡稱《決定》)進行立法審議以修改香港特首和立法會的選制,並於311日完成審議通過。中國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王晨說明此次修改選制的決定是為防止外國和境外勢力藉立法和行政體制干預香港事務,並需把握五原則以貫徹「一國兩制」和「愛國者治港」。[2]後續關於香港特首、立法會、選舉委員會的人選均以上述原則為前提進行各自的細部制度修改。

加重選舉委員會權限與「雙普選」民主訴求背道而馳
依照原本的《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即設有選舉委員會規範,其原始職權僅限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並選出最終人選,而此次《決定》擴張其職權為「負責選舉行政長官候任人、立法會部分議員,以及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立法會議員候選人等事宜」;[3]原本成員數目從最近一次通過的《二零一二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辦法建議方案》(以下簡稱《2012方案》)所定1200人增加為1500名委員;而選舉委員會的組成包括工商、金融界,專業界,基層、勞工和宗教等界,立法會議員、地區組織代表等界,香港特別行政區全國人大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全國政協委員和這次增加有關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的代表界等五個界別。外界擔心這第五個界別即為新增的300選舉委員,將會來自於由中共所長期控制的婦聯、僑聯和青聯等組織成員,尤其是特首提名門檻從原本的155名提高至「不少於188名委員聯合提名,且上述五個界別中每個界別參與提名的委員不少於15名」,[4]使本來就不太可能翻盤的特首人選更難以脫出北京掌控。

香港立法會席次比例仍未定影響議會民主參與
原本《2012方案》中立法會每屆70人從功能團體選舉、分區直接選舉二種方式選出各35席,此次《決定》將香港立法會委員數提高至90人,並在原本功能團體選舉、分區直接選舉以外,恢復2000年以前由選舉委員會選舉的第三種方式選舉產生,且取消了民主派可能拿下的5席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立法會委員普選席次。因本次《決定》並未詳列該這三種方式組成比例,故仍無法得知,但王晨在此次中國人大說明中提到「賦予選舉委員會選舉產生較大比例的立法會議員」,引發外界揣測選委會、功能界別、地區直選的比例可能高達403020,而非是較為公平的各30席。但無論最終採取何種比例都明顯使原本普選產生的席位比例由1/2降為1/3,顯示中共從制度上稀釋民主派勢力在立法會得到相對多數的可能性。

設立審查機制斷絕民主派體制內改革之路
或許因為多次對於已當選香港民主派議員的DQ(取消資格)在程序上繁複,且容易引起社會輿論爭議,此次中國人大即從最開始的參選資格著手扼殺其參選。《決定》設立了香港特別行政區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負責「審查並確認選舉委員會委員候選人、行政長官候選人和立法會議員候選人的資格。香港特別行政區應當健全和完善有關資格審查制度機制」。故香港民主派和異議人士欲從體制內選舉方式參與政治運作都可能因此從一開始就被封殺,難以獲得參選資格。後續可能逼使原本理念接近「和理非」並希望從體制內選舉進行改革的民主派人士死心,加速靠向「武勇派」走上街頭進行抗爭,但在2020年下半開始大量引據《香港國安法》大肆抓捕的風頭上,將可能使香港民主運動走向更為尖銳的對立衝突。
最後,《決定》敦促香港特區政府依此修改《香港基本法》附件一、二和相關選舉活動規範,大部分民主派已在202011月為抗議民主派議員被當局任意DQ而總辭退出立法會運作,這屆會期的立法過程內將更難以有不同意見被表達,使得2021年將重選的立法會席次比例將更不公平,加上對選舉資格的箝制和《香港國安法》持續抓捕民主人士,香港民主參與將無可避免走向更為悲觀的道路。自此原本香港的多黨制幾乎名存實亡,並使今後的「一國兩制」僅限於香港資本主義經濟制度存續,而在政治上將趨向於依附中共中央的一言堂,不再有多元主義式民主的生存空間。

[1]〈夏寶龍:全面落實「愛國者治港」港管治權須由愛國者掌握 最急切是完善選舉制度〉,《明報新聞網》,2021222日,https://reurl.cc/jqQr3p
[2] 五原則:一是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針;二是堅定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三是堅持依法治港;四是符合香港實際情況;五是提高香港特別行政區治理效能。詳見王晨,〈關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草案)》的說明——0二一年三月五日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上〉,《人民網》,202136日,https://bit.ly/30Fr8do
[3] 〈(兩會受權發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新華網》,2021311日,https://bit.ly/2Q4x1in
[4] 〈北京出手修改香港選制 政治效應一次看懂〉,《中央社》,2021311日,https://bit.ly/3bNqW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