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四年期國防總檢討特色


  • 發布日期:2021/03/20

2021四年期國防總檢討特色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所 歐錫富研究員
關鍵字:四年期國防總檢討、迫使敵犯台失敗、不對稱戰力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國防部2021318日公布《2021四年期國防總檢討》作為國軍未來發展的綱領性文件,該總檢討強調發展不對稱戰力,新增「迫使敵犯台失敗」重要概念。[1]發展不對稱戰力與迫使敵犯台失敗概念,都出現在過去國防部正式文件。可見任何軍事戰略有其延續性,同時必須與時俱進,隨著時空環境改變而作調整。

新版四年期國防總檢討提出迫使敵犯台失敗

蔡總統上台後,國軍軍事戰略從「防衛固守,有效嚇阻」改為「防衛固守,重層嚇阻」。20173月出版《2017四年期國防總檢討》,其軍事戰略指出重層嚇阻以創新不對稱作戰思維,發揮聯合戰力,使敵陷入多重困境,嚇阻其不致輕啟戰端。倘敵仍執意進犯,則依「拒敵於彼岸、擊敵於海上、毀敵於水際、殲敵於灘岸」用兵理念,對敵實施重層攔截及聯合火力打擊逐次削弱敵作戰能力,瓦解其攻勢,以阻敵登島進犯
2021四年期國防總檢討》的重層嚇阻,發揮聯合戰力的軍事戰略部分,幾乎完全沿用2017年版本,只是增加迫使敵犯台失敗一句。為了迫使敵犯台失敗,在聯合戰力規劃部分,強調國軍聯合戰力發展依軍事戰略,以及「科技先導、資電優勢、聯合截擊、國土防衛」建軍方向,持續建構基本戰力、不對稱戰力。未來整建重點之一是遠程打擊,發展可大幅增程的空射飛彈與遠距遙攻武器系統,對敵實施精準打擊,延伸戰略防衛作戰縱深,建立重層嚇阻力量。

迫使敵犯台失敗的來龍去脈

20175月漢光33號演習落幕,軍方調整拒敵於彼岸,擊敵於海上,毀敵於水際,殲敵於灘頭的戰術概念,將「灘岸決勝」的作戰範圍,向外延伸至「濱海決勝」,灘頭則為殲滅零星敵軍的最後一道防線。由於解放軍近年來推動「超地平線登陸」作戰概念,自敵方視野外發動高速登陸突襲。台灣反登陸作戰思維隨著調整,將「灘頭決戰」概念略微修改,進一步強化濱海作戰與決勝能力,未來國軍將於濱海集結,擊滅大部來犯敵軍。[2]同年12月出版《2017中華民國國防報告書》,同樣出現防衛固守,重層嚇阻。並強調依「戰力防護、濱海決勝、灘岸殲敵」理念阻敵奪島。《2019中華民國國防報告書》出現整體防衛構想,該報告指出依防衛固守重層嚇阻軍事戰略指導發展「戰力防護、濱海決勝、灘岸殲敵」整體防衛構想發揮「創新/不對稱」的作戰思維達成「破敵奪台任務失敗」作戰目標

不對稱作戰迫使敵犯台失敗

破敵奪台任務失敗與迫使敵犯台失敗,字面上差異不大,本質的不同是後者強調以避實擊虛的不對稱戰力打擊敵作戰重心與關鍵節點,並藉海峽天塹地理優勢,擾亂敵作戰節奏,在決勝點上以我之合、擊敵之分,迫敵犯台失敗。創新/不對稱思維首次出現在2013年國防報告書,在面對數量優勢敵人之際,以「創新/不對稱」思維,針對其弱點發展各項作戰能力。2015年國防報告書更提出戰力保存、創新不對稱作戰。建立不對稱戰力以小型、大量智慧、匿蹤、機動、不易被偵知、難以反制為原則,包括岸置機動反艦飛彈、海上輕快兵力、分散式野戰防空/反裝甲飛彈、電子戰與網路戰攻防技術等。
不對稱作戰與迫使敵犯台失敗概念,都可追溯自過去國防部公布的正式文件。任何戰略或政策都有其延續性隨著台灣遠程打擊武器獲得,台海防衛作戰縱深從灘岸殲敵、濱海決戰,向外延伸擊敵於海上、拒敵於彼岸,這是隨時空變化與時俱進,何況兩個四年期國防總檢討重層嚇阻都是拒敵於彼岸、擊敵於海上、毀敵於水際、殲敵於灘岸。

[1]4年期QDR》國軍公布2021QDR 新增「迫使敵犯台失敗」嚇阻共軍〉,《自由時報》,2021318日,https://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3471126
[2] 〈漢光演習後李喜明下達新戰術》灘頭決戰 轉為濱海決勝〉,《自由時報》,2017531日,https://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1106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