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兩會《十四五規劃與遠景目標》及對台政策之觀察


  • 發布日期:2021/03/24

2021
兩會《十四五規劃與遠景目標》及對台政策之觀察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所 梁書瑗博士後研究
關鍵字:十四五、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對台政策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1年中國兩會分別於34日(全國政協)、5日(全國人大)開幕。今(2021)年在全國人大的重頭戲為中共通過《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以下簡稱《十四五規劃與2035年遠景目標》)。[1]本文側重闡釋《十四五規劃與2035遠景目標》,以及本次兩會對台政策值得注意的重點。

十四五時期為中共轉向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節點
在鄧小平主導下,中共於十一屆三中全會(1978年),正式將施政重點移轉至推動社會主義現代化的道路上。中共十三大(1987/10)時任總書記的趙紫陽提出,為擺脫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完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制訂經濟建設的戰略三步走:第一步解決人民溫飽問題;第二步人民生活達小康水平;第三步人民生活較富裕,基本實現現代化。[2]
當習近平宣布農村脫貧成功,顯示中共認為已完成經濟戰略三步走中的第二步完成中國人民生活達小康水平,接下來的目標則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十四五時期」則是中共要帶領中國邁入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第一個五年規劃。習近平料將在下一階段在黨內著手部署「社會主義現代化」的工作,並以此作為未來中共完成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指引。

《十四五規劃與2035遠景目標》延續2020年中共經濟發展的思路
「十四五時期」與以往中共每5年便推出的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不同之處在於,當前中共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以及已完成全面小康社會的階段性目標,正準備轉向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關鍵階段。[3]本文認為,中共在規劃《十四五規劃與2035年遠景目標》各項政策重點時,所採取的基本立場為:保持戰略定力、辦好自己的事、練好內功,意即要求全黨(中共)上下,務必遵守黨的集中統一領導,不受外界局勢動搖,將發展國內經濟與解決內政問題視作首要任務。[4]
基本上,《十四五規劃與2035年遠景目標》各政策重點大體與中共中央自去(2020)年下半年開始對外釋放的訊號一致。去年514日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上,習近平首提「構建國內國際雙迴圈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5]並藉各式場合論述何為此新發展格局,使政策路線越趨明朗。中共高層對經濟局勢的看法,以及未來經濟政策部署的方向,最終於十九屆五中全會(2020/10)上定調《十四五規劃與2035年遠景目標》的各項政策將服務「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十四五時期」乃至於後續一段時期,中國將以暢通內需市場、投資與保持政府支出的政策工具為主體,吸引外資為輔的發展路線。此舉並非意指中國將走向閉關鎖國,而是改變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共一直以尋求如何持續擴大對外開放、吸取境外資本與技術為優先的路線。

對台基調不變但兩岸處於不同發展階段為和平統一的障礙

《十四五規劃與2035年遠景目標》按照慣例提及未來五年對台政策,究其內容,推動兩岸和平統一、融合發展「促融、促統」仍為中共對台工作的大政方針。在「十四五時期」中共要求全黨不為外部環境所動搖,保持戰略定力,關注自身內部現代化的進程。本文認為,中共設定此應對未來風險的戰略,也將指出北京未來的對台政策的兩個重點。
(一)兩岸關係的主導權在北京,對台政策不需隨一些外部勢力加大打「台灣牌」而起舞,也不容許黨內藉機妄議中共中央對台大政方針、全盤否定中共對台工作的成績,而是要保持政策一貫性,不受外部蠱惑。[6]和平統一為北京對台工作所追求的優先目標,而對台工作的底線為台灣以任何形式追求法理台獨。若中共輕易受外界動搖,偏離兩岸和平統一的道路,改以尋求軍事手段解決兩岸問題,台灣無疑將在軍事衝突中完成法理獨立之舉。一旦軍事衝突無法立即解決兩岸問題,台灣又在此過程中獲得法理獨立的正當性基礎,中共高層將面臨黨內、社會與國際上三層的壓力。(二)北京仍以和平統一的前提規劃對台工作之下,兩岸關係未來的發展仍與中國內部的發展進程有關。[7]換言之,中南海認為,兩岸和平統一的障礙在於兩岸在經濟發展、民生福祉上的差距。若中共按照預計的時程推動建立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中國在各方面的發展,和平統一的障礙將會降低。

 

[1] 《十四五規劃與2035遠景目標》的全文於2021313公開,詳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人民網》,2021313https://bit.ly/398yOJL
[2] 趙紫陽,〈沿著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前進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19871025)〉,《人民網》,https://bit.ly/3lGqYw0
[3] 何毅亭,〈我國發展環境面臨深刻複雜變化〉,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2020128https://bit.ly/3d24XUm
[4] 〈習近平:關於《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的說明〉,《新華網》,2020113https://bit.ly/3vQvFIe。于澤遠,〈于澤遠:五中全會為何強調戰略定力?〉,《聯合早報》,20201030https://bit.ly/31mg7yd
[5]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召開會議習近平主持〉,《新華網》,2020514日,https://bit.ly/3sqg0O1
[6]〈汪毅夫:大陸對台大政方針明確一貫〉,全國台灣研究會,20201230日,https://bit.ly/3175xej
[7]〈專訪張志軍:持續推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和祖國統一的主基調和大方向〉,《中新網》,2021310日,https://bit.ly/3vRbUQ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