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強推「反詐騙App」引發民怨


  • 發布日期:2021/04/19

中共強推「反詐騙App」引發民怨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所 陳穎萱政策分析員
關鍵字:反詐騙App、官員晉升錦標賽、社會監控

中共公安部刑事偵查局與網信辦合作,於20213月底推出「國家反詐中心」App,強調該應用程式具有快速舉報、問題帳戶預警與反詐騙影片學習等功能,可有效防止民眾受騙。[1]但近期中國網民接連曝光「被安裝」該App,許多人在社區、公司與學校門口被要求下載與註冊,否則不得進入,亦有排隊名店提供下載App可免排隊的服務,更有社區網格員[2]要求房東監督房客安裝App,若不配合者不得承租、甚至可能將其移交派出所。另外,《香港蘋果日報》引述電腦保安人員表示,「國家反詐中心」甚至比港府強推的「安心出行」App要求更多、更高的權限,有恐侵犯個人隱私。本文討論中國官場政令「層層加碼」現象,以及「國家反詐中心」App對中國近一步強化社會監控與維穩之影響。

地方政府為考績強推App
48日,中共召開「全國打擊治理電信網路新型違法犯罪工作電視電話會議」並傳達習近平指示,「要加強社會宣傳教育防範…為建設更高水準的平安中國、法治中國做出新的、更大地貢獻」。同場會議上,中國國務院「打擊治理電信網路新型違法犯罪工作部際聯席會議」總召集人趙克志也提到,「要積極推廣應用國家反詐中心官方App,使群眾廣泛安裝使用…各地要將打擊治理電信網路詐騙犯罪工作納入平安建設重要內容,動員廣大黨員幹部深入基層,引導廣大群眾」。[3]在領導人裁示過後,中國微博與App下載平台開始陸續出現網民標註「#反詐騙App#」、「#反詐騙中心#」,大多數留言為抱怨政府過度干預民眾生活,反詐騙宣導淪為形式主義。
在中國壓力型體制下,中央政府透過正式/非正式管道,設定「重要政治任務」要求下級完成,並依據其執行績效給予政經獎懲。而對地方官員來說,政治晉升之路宛如逐級淘汰的「晉升錦標賽」,如何使自己的績效表現高過競爭對手,係平步青雲的重要條件。故此,多層級、跨地域的「層層加碼」就成為常態,原先「鼓勵」安裝應用程式就變為「強制」。各地方政府亦有選擇特色項目作為重點考核成效的現象。如本次安全指數較低、詐騙頻傳的深圳市,就出動基層警力積極「推廣」,但因過於擾民與強硬手段,引發民怨。

近一步強化社會監控
「國家反詐中心」App亦存在過度侵犯用戶隱私的疑慮。民眾下載該應用程式,除必須要實名登記與拍攝照片提供人臉辨識外,更將同意允許存取聯絡人、撥打電話,紀錄SIM卡簡訊等29項權限,甚至得以刪除用戶的手機資料。不少中國網民擔心,中共係藉由「反詐騙」名義,進一步監控人民。事實上,中共早在2003年就啟動「全國公安工作信息化工程(俗稱『金盾工程』)」,目前公安部門已將全中國逾96%的人口資訊蒐集到公安數據庫當中,隨後中共又推動「天網」、「雪亮工程」、「平安城市」等數位科技,佐以語音識別、人臉識別與大數據,將全中國納入其無孔不入的社會監控範圍。早先中國以防疫之名,推出「健康碼」、「密切接觸者測量儀」等服務,要求用戶提供電話號碼和身分證號、共享私人就醫紀錄與行動軌跡,「反詐騙APP」更可進一步要求對民眾手機進行錄音、刪除簡訊。這些資料都非常有可能被中國政府用來蒐集與監控用戶,作為長期追蹤或其他目的使用。未來中共或將推出各種以「社會穩定」之名,行「社會監控」之實的科技技術,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上,進一步強化對人民的控制,藉以有效「精準打擊」任何對政權產生威脅的「隱患」。

[1] 〈「國家反詐中心」APP正式上線啦!趕緊下載!〉,《深圳新聞網》,2021324日,https://bit.ly/3tq0HVZ
[2] 中共將社區劃分為「網格」(Grid),網格員負責蒐集數據與執行鄰里任務,類似台灣的里長職能。
[3] 〈習近平對打擊治理電信網路詐騙犯罪工作做重要指示〉,《新華社》,202149日,https://bit.ly/3mLU4ut;〈縱深推進打擊治理電信網路新型違法犯罪工作〉,《法制網》,2021412日,https://bit.ly/3aaA0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