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加油機對台灣空防之戰術與戰略的意義


  • 發布日期:2021/05/27
 
           空中加油機對台灣空防之戰術與戰略的意義
國防戰略與資源所 陳亮智副研究員
關鍵字:空中加油機、F-16V型戰機、滯空時間、作戰半徑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1513日,我國在美國亞利桑那州路克空軍基地(Luke Air Force Base)做為訓練用的六架F-16A/B Block 20戰機,在經過逾十小時,超過一萬公里,以及多次空中加油的飛行之後,平安返抵台灣。而此前不久的412日,四架美國空軍F-16戰機亦從駐地日本三澤空軍基地(Misawa Air Base)起飛,經過約2,896公里的飛行後,在南海水域與美國航艦羅斯福號(USS Theodore Roosevelt, CVN-71)會合。約莫同一時間,四架KC-135空中加油機則出現在巴士海峽,推論應是為F-16戰機提供加油。[1]這兩件新聞不禁令人聯想到,在台灣,若是性能優異的F-16戰機能搭配空中加油機予以延長其滯空時間,並加大其作戰半徑,則對我國空軍制空權的掌握應有極大的幫助。

空中加油機對台灣空防的「戰術」意義

做為我國空軍戰機主力的142F-16A/B Block 20戰機,在未來悉數升級為F-16V戰機後,加上向美國新採購的66F-16C/D Block 70戰機(目前預計2026年全數交機),若是能配與空中加油機,則F-16V戰機的滯空時間與作戰半徑都將獲得進一步的延伸,這對我國空軍的作戰戰術來說具有相當大的意義。一般而言,F-16戰機的作戰半徑(combat radius)是629公里,然若是支援較遠距離的任務,或是執行任務過程中必須克服諸多的狀況與挑戰(例如空中纏鬥),則其作戰半徑本身很可能便限制了F-16戰機的執行任務距離,同時也局限其滯空停留應付狀況的能量。然而,若是能有空中加油機提供空中加油補給,則F-16戰機將可加大其執行任務的距離與範圍,同時也有更為充足的空中停留時間以為應處狀況。另外,空中加油機也能提供若干波次的戰機輪替與接續,這對戰場與狀況的支援具有很大的幫助。[2]
以解放軍空軍近一年來對我國西南防空識別區的侵擾而言,嘉義水上距此空域的距離約為333.36公里,其雖遠低於F-16629公里作戰半徑,然若是應對極為複雜的空中狀況時,為了讓F-16戰機(機群)得以更從容地處理,則空中加油機的存在將有其必要。再者,以位於南海北端與台灣海峽、巴士海峽交會的東沙群島而言,其本身的戰略地位亦相當重要。東沙距離高雄約455公里,若是F-16戰機能搭配空中加油機,則應當亦能強化我國對東沙防衛的能力,而這亦當能投射出對第一島鏈安全防衛的貢獻。另外,台灣也必須注意我國防空識別區的「東南角」,因為此區域是解放軍海軍行經巴士海峽進出西太平洋的重要水域。此區域距離台東志航基地約158公里,若是藉由空中加油機的支援而能讓F-16戰機掌握巴士海峽與台灣東南空域的制空權,這無異能對解放軍海軍的進出太平洋形成一股強大的牽制力量。

空中加油機對台灣空防的「戰略」意義

除了戰術上可支援我國空軍執行任務與作戰之外,一個更為重要的戰略意義是,F-16戰機的滯空時間延長以及作戰半徑加大,其本身將對解放軍海空軍形成若干的壓力;空中加油機極可能是我國空軍在台澎防衛作戰中掌握制空權的關鍵,而制空權的掌握則是遏制解放軍海軍渡海登陸的重中之重。此一論述的邏輯如下:在台海戰事爆發之際,台灣的主要與重要軍事設施可能遭到解放軍飛彈的強力與飽和襲擊,對於緊急升空並進行戰力保存的我國空軍而言,在缺少可供降落、整補的機場使用時,空中加油機的適時支援將可增加戰機的滯空停留時間,並依此滯空停留的時間進行制空權的掌握,如此以延緩解放軍海軍渡海登陸的時程,甚或是在此時集中破壞敵人渡海登陸的能力(能量),同時爭取美軍的可能介入與協同作戰。而此時,台灣戰機的主要戰場空域並非是本島西部或台灣海峽,而是台灣的東部水域;若是我國空軍能掌握台灣東部的空優,則可以支援、執行「西向的」視距外作戰。[3]也因為如此,對於必須在廣闊的台灣東部空域進行巡弋與作戰的我國空軍來說,空中加油機的重要性將顯得特別重要。
若上述的理論可以成立,則我國可以思考、討論、辯論「需不需要空中加油機」。若是,則再進入「如何擁有空中加油機」,並展開一系列的討論(或辯論),例如是應該採取購買的方式?或是採取租賃的方式?抑或是透過協議委由美軍對我戰機實施加油?若是購買或租賃,我國空軍應該擁有幾架空中加油機?應該具備什麼樣型號的空中加油機?我國空軍其他機種戰機是否也能一併列入考慮?或只能以F-16戰機為主要對象?這些可能會是未來台灣空防極為重要的課題。

[1]〈中共25軍機擾台之際 美軍4F-16掛實彈飛南海〉,《中央通訊社》,2021421日,https://www.cna.com.tw/news/aopl/202104200371.aspx
[2] 當然,空中加油機本身極容易成為敵方攻擊的目標,因此如何對空中加油機的部署提供適切的防禦能力,例如提供戰機的護航以及防空飛彈的防禦,此亦為空中加油機本身所延伸出來的課題。
[3] 本文認為,若是我國空軍在「東向的」台灣東部水域保持強大的作戰能量與能力,並與美軍協調聯合,制衡、阻斷解放軍海空軍在第一島鏈與第二島鏈之間的部署與運作,這將有利回饋於國軍在「西向的」的台海作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