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馬克宏北約與G7峰會相關談話看追求戰略自主的法國印太事務參與


  • 發布日期:2021/06/17

                      從馬克宏北約與G7峰會相關談話看追求戰略自主的法國印太事務參與
國防戰略與資源所 洪瑞閔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法美關係、印太戰略、多邊主義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1610日法國總統馬克宏(Emanuel Macron)在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sation,以下簡稱北約)與七大工業國組織(Group of Seven, G7)峰會召開前夕於巴黎舉行記者會,在會後回答記者提問時,馬克宏指出相較於俄羅斯,中國並非北約所要處理的優先事項,同時,法國的印太戰略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是任何形式的同盟,並希望法國與歐洲在印太事務上既不成為中國的附庸,也不與美國結盟,這樣的第三條路對於印太地區國家來說才是好的。[1]馬克宏這番話令人聯想到其在2019年表達北約已經「腦死」,以及20212月在華盛頓智庫大西洋學會(Atlantic Council)表示歐盟不該與美國結夥對付中國的相關言論,[2]進而被許多媒體解讀為法國與美國在印太戰略與對中政策方面持續存在重大差異,對中態度較為和緩的法國希望追求戰略自主走自己的路,跨大西洋聯盟依舊無法針對中國統一立場。[3]
然而,本文認為不應該以非黑即白的二分法看待巴黎與華盛頓在印太戰略與對中政策上的協調,法國對於歐洲戰略自主的追求並不妨礙雙方近來於印太地區的實質合作,特別是美國拜登(Joseph Biden)政府上台之後,彼此之間的價值觀相近使得雙方關係得以逐漸修復,儘管今日法美對於處理印太事務與中國問題的組織架構有些歧異,但不影響雙方未來在此些議題上的合作。

法國對戰略自主的追求歷史悠久
戰略自主是近年來法國在國防與安全事務方面不斷強調的主軸,從歷史的觀點出發,法國強調獨立自主早已不是新鮮事,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總統時代就主張法國應該有一個獨立於美國之外的國防外交政策,除了進行核子武器的研發以外,巴黎在1967年也曾退出北約的作戰指揮機制,2003年的第二次波斯灣戰爭席哈克(Jacques Chirac)總統也選擇不加入以美國為首的多國聯軍進攻伊拉克。這樣的觀點近年來被推廣到歐洲事務上,巴黎成為歐盟(European Union)戰略自主的主要倡導者,強調歐洲必須要建立強大的國防工業,不可過度依賴美國,以確保歐洲捍衛自身利益的能力。

戰略自主的追求不影響近年法美印太合作
然而,自2007年沙柯吉(Nicolas Sarkozy)總統以來,歷任法國政府在外交政策上多與美國保持同一步調,直至強調「美國優先」的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後,其諸多政策作為方又使法美之間出現較大齟齬,也讓馬克宏提出北約「腦死」的看法。此外,從實務的觀點出發,包含今年4月在孟加拉灣以及5月在日本九州,[4]巴黎與華盛頓在本年度已多次在印太地區進行聯合演習,這不僅代表法美在印太地區擁有共同利益,也顯示出法國能夠與美國為首的「四方安全對話」(QUAD)機制進行具體合作。

法美領導人趨同的價值觀將使雙邊印太合作重新緊密
法美對「多邊主義」(multilateralism)的重視將有助雙方在印太事務方面減少分歧與強化合作。一方面,法國在2018年與2019年相繼出版的《法國與印太地區的安全》(La France et la sécurité en Indo-Pacifique)與《法國在印太地區的國防戰略》(La stratégie de défense française en Indo-Pacifique)的印太戰略報告中,「多邊主義」的維護已是法方所強調的重點。馬克宏行前記者會談話內容也將「有效率的多邊主義」(effective multilateralism)作為解決當今各項國際重大議題的最佳方式。[5]另一方面,拜登政府在上台後也以「多邊主義」作為其外交政策的核心,希望能夠擺脫西方盟邦對前任川普(Donald Trump)政府「單邊主義」的疑慮並重建信任。[6]
除了在峰會期間法美領導人展現出的良好互動以外,馬克宏在北約峰會結束後的記者會也表示「我們今天已經清楚的展現與確認重振大西洋同盟的意願,它將不再回到過去的情況並開始找回它的清晰與明確」,[7]言下之意除了表明北約已揮別過去的「腦死」狀態,也顯示出各項多邊主義機制又成為法美處理國際問題的主要架構。拜登上台後價值觀重新趨同的兩個民主國家,在面對中國這個不同體制與信奉不同政治價值的敵手時,自然在印太事務上有更大的合作空間。

印太地區的「多邊主義」具體形式有待形塑
可以預見的是,巴黎與華盛頓還需一段時間孕育雙方皆認可的印太地區多邊主義運作模式。馬克宏在會後記者會表示,除了美國以外,北約無論從地理上與成員上都缺乏與印太地區的連結,印太區域問題可以以其他機制處理,北約應先聚焦在恐怖主義與俄羅斯問題上。[8]因此,法國與美國是以何種組織架構進行印太事務(特別是在對中國問題方面)的合作尚有待釐清。例如:印太地區的多邊主義或「以規則為基準的國際秩序」(The rules-based order)內容究竟該以什麼為基礎?在行動面向上,除了既有的聯合演習外,還可以有什麼樣的作為?總而言之,在拜登政府上台後,法國與美國在印太事務的合作上將進入一段逐步加溫的「釐清」時期。

[1] “Conférence de presse en amont des sommets du G7 et de l'OTAN,” Elysée, June 10, 2021, https://bit.ly/3zxdzgc.
[2] 林柏宏,〈馬克宏堅稱北約腦死說 直言北約應敲響警鐘〉,《中央廣播電台》,20191129日,https://www.rti.org.tw/news/view/id/2043178;〈馬克龍:歐盟不應該和美國結夥對付中國〉,《美國之音》,202125日,https://bit.ly/3vuod48
[3] 林育立,〈北約目光移到中國 難掩歐美分歧〉,《中央社》,2021615https://bit.ly/3vvOEqh
[4] “French ships reach Kochi to lead QUAD naval exercise,” The Times of India, March 30, 2021, https://bit.ly/3pXLCK6,楊明珠,〈美日法聯合軍演將例行化 劍指中國〉,《中央社》,2021516https://bit.ly/3iXB8JB
[5] “G7 / NATO – President Emmanuel Macron – Press Briefing (Elysée Palace, 10 June 2021), ” Ministère des affaires étrangères, June 10, 2021, https://bit.ly/3xmAc5e.
[6] 胡玉立,〈不再「美國優先」美重返多邊主義〉,《聯合新聞網》,20201126https://bit.ly/3cIoVUW
[7] “Conférence de presse à l’issue du Sommet de l’OTAN | Emmanuel Macrons,” Elysée, June 14, 2021, https://bit.ly/3xqsqYg.
[8] 同前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