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析日澳第九次「二加二」會談


  • 發布日期:2021/06/17

                                                   評析日澳第九次「二加二」會談
國家安全所王尊彥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二加二、自衛隊、武器等防護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169,日本與澳洲兩國政府以視訊方式,舉行外交與國防部長(以下簡稱「二加二」)會談。日本方面由外務大臣茂木敏充、防衛大臣岸信夫出席,澳洲方面則由外長佩恩(Marise Payne)、國防部長杜登(Peter Dutton)與會。
澳洲是繼美國之後,日本第二個「二加二」會談的對象國;日本則是繼美國與英國之後,澳洲的第三個「二加二」對象國。此次會談是日澳兩國2007年建立「二加二」機制以來的第九次會談,也是菅義偉政府執政以來,繼與英國(2021
23)、美國(316)、印尼(330)德國(413)之後,舉行的第五次「二加二」會談。
表、日澳「二加二」會談
次序 時間 地點
第一次 2007 6 東京
第二次 2008年 12月 東京
第三次 2010 5 東京
第四次 2012 9 雪梨
第五次 2014 6 東京
第六次 2015年 11月 雪梨
第七次 2017 4 東京
第八次 2018年 10月 雪梨
第九次 2021 6 視訊
資料來源:王尊彥整理自日本外務省官網https://bit.ly/3gGjMhf

此次會談內容,在印太區域部分,強調持續推動基於法治的「自由開放印太」。在區域國家部分,除關注北韓核武與飛彈發展與緬甸情勢,以及反對中國在東海和南海單方面改變現狀之外,會談中尤其受到外界關注的是,宣布未來自衛隊也對澳軍之武器與人員,執行「武器等防護」任務,以及會談「確認台海和平與安定之重要性」。[1]本文主要聚焦最後兩項進行評析。

澳洲成為自衛隊「武器等防護」對象

澳洲軍隊是除美軍之外,自衛隊可實施「武器等防護」的第二個對象國;在此之前,該任務僅對美軍實施。日澳兩國去年起開始交涉協調,至此完成最終確認。
所謂「武器等防護」任務,規定於日本政府在20159月通過的「新安保法制」當中,亦即在《自衛隊法》第95條之下增設第2款之「為美軍等部隊武器等之防護而使用武器」;該款規定,經對方國請求、以及日本防衛大臣認可,對與自衛隊合作進行「有利防衛日本」之美軍、其他外國軍隊、或其他同類組織的部隊之活動,除非現場正爆發戰鬥,否則自衛隊可對其人員或武器進行防衛。[2]此外,除了日本防衛大臣的認可之外,原則上也需日本國家安全保障會議之審議。
此次澳軍適用該條款,象徵日澳軍事關係的深化;若加上兩國迄今已締結之《日澳物品勞務相互提供協定》(2011年)、[3]《日澳情報保護協定》(20125月)、[4]《日澳防衛裝備與技術移轉協定》(20147月)[5]等機制,其實日澳雖未締結軍事盟約,但實質同盟(或準同盟)關係已於焉形成。惟日本社會當中也有質疑此趨勢的聲音,謂此恐讓日本捲入他國戰事的風險升高。

日澳強化軍事合作的背景

長期以來,日澳兩國在外交、經貿、文化等眾多領域,持續保有密切且良好的雙邊關係。在國防領域,演訓等軍事交流頻繁且緊密,尤其共同面對來自中國的安全挑戰,更成為驅動兩國攜手的重要因素。
澳洲政府因主張調查武漢肺炎起因,以及中國藉經濟脅迫反制,近年與中國之間迭生齟齬;中國且透過「一帶一路」政經規劃,將影響力伸入澳洲視為後院的南太平洋,引起坎培拉當局不滿疑懼,憂慮其在地影響力被中國稀釋。
近期澳洲國內屢傳出「澳中開戰」可能性的言論,例如澳洲防長杜登對媒體指出中國侵台企圖,稱澳洲面對區域威脅,已與盟邦做好準備;[6]此外,澳洲內政部秘書長裴佐洛(Michael Pezzullo)更宣稱,「戰鼓」已響並且「必須再次派遣戰士出戰」。[7]在此背景下,與軍力快速發展的日本維持密切軍事聯繫,建構實質同盟關係,自然有助澳洲強化抗中。尤其日本地處北半球西太平洋,「東京-坎培拉」軸心(Tokyo-Canberra axis)恰形成從北、南兩方箝制解放軍進出太平洋的地緣戰略態勢。
在日本方面,推動與南太大國澳洲的準同盟關係,能夠獲取外交、軍事甚至防衛產業等利益。在外交上,儘管日本與14個太平洋島國均擁有正式邦交,但隨著中國在太平洋加緊擴大影響力,並與日本在該地區展開外交競爭,日本若能夠藉由與澳洲的防衛合作,提升在南太的軍事能見度,料有助鞏固太平洋島國對日本之信任。預期澳軍納入「武器等防護」對象之後,自衛隊行動範圍將因此更趨擴大且頻繁,有利日本形塑國際安全維護者的形象。爾後除美澳兩國之外,日本是否會再增加「武器等防護」對象國,頗值得觀察。
另在日本防衛產業方面,儘管日本在2016年與法國「海軍集團」競標建造澳洲潛艦中落敗,但近來傳出法方的建造進度大幅落後且造價膨脹;對此,除澳媒披露澳洲政府開始考慮德國潛艦之外,[8]日本媒體則指出,有傳言指澳洲政府曾檢討是否與法方解約。鑒於潛艦仍是澳洲武獲的重要需求,日本若能持續提升對澳軍事合作,不排除今後日本還有機會擠入澳洲潛艦市場。

日澳會談對台灣的安全意涵

此次日澳「二加二」會談的另一個亮點是,聯合聲明首度提及台灣,「強調台灣海峽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敦促和平解決兩岸問題」。對此,我國外交部表示感謝歡迎。[9]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則對此批判,指日澳「干涉中國內政」。[10]中方反應可以理解,畢竟在日澳強化軍事連結後,解放軍進出西太平洋與南太平洋、以及對台武嚇之際,將可能面對更多牽制。
對日澳兩國而言,會談反映出兩國政府已認知到台海和平攸關印太其他地區之穩定,尤其是日澳兩國自身安全。日前澳洲參議員派屈克(Rex Patrick)建議其政府升級現役「柯林斯」級潛艦的配備時,稱此係迅速回應台海緊張所反映的中國軍事威脅,其判斷應是基於這種認知。[11]而坎培拉當局在明知會惹怒北京的情況下,仍願將台海列入聲明,充分展現其對中國不妥協之姿態。
儘管台澳兩國地緣相距甚遠,但兩國民間的友善互動,可以提升澳洲政府友台政策的民意基礎與政策正當性,有利台澳維持可長可久的務實關係。去(2020)年中國制裁澳洲紅酒事件中,台灣積極購買表達聲援澳洲,相信已在澳洲民眾心中植入友善台灣的印象。隨著日澳強化軍事合作,以及日本、澳洲皆展現對台關注,台日澳三方戰略合作的基礎,正在形成與強化中,未來發展值得吾人持續觀察。

[1] 〈第9回日豪外務・防衛閣僚協議(「22」)の開催〉,日本外務省,202169https://bit.ly/2S1j1Hm。英文版請見Ninth Japan-Australia Foreign and Defence Ministerial Consultations (“2+2”),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Japan,” June 9, 2021, https://www.mofa.go.jp/press/release/press6e_000297.html.
[2] 《自衛隊法》第95條之2
[3] 2011年簽署,2013131生效。〈日・豪物品役務相互提供協定の発効〉,日本外務省,2013131https://bit.ly/3zvjdzv
[4]〈日豪情報保護協定の署名〉,日本外務省,2012517https://bit.ly/3gURTm3
[5] 〈防衛装備品及び技術の移転に関する日本国政府とオーストラリア政府との間の協定の署名〉,日本外務省,201478https://bit.ly/3wDn5N6
[6] 孫宇青,〈不應低估台海衝突可能 澳防長:澳軍做好準備〉,《自由時報》,2021426https://bit.ly/2UexGQj
[7] 丘德真,〈澳洲「戰鼓」響起 澳媒:針對中國軍事威脅〉,《中央社》,2021427https://bit.ly/3cPG3YX
[8] Andrew GreeneAustralia considers German submarine option as tensions with French company grow,” ABC, May 27, 2021, https://ab.co/3gxEkII.
[9]〈有關日、澳兩國本(9)日舉行外交暨國防部長(2+2)會談,首度在聯合聲明中強調台海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外交部回應如下〉,中華民國外交部,202169https://bit.ly/3zA0XoA
[10]202169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主持例行记者会〉,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202169https://bit.ly/3xrxprp
[11] 丘德真,〈因應中國威脅 澳洲將斥資逾2000億翻修6艘潛艇〉,《中央社》,2021611https://bit.ly/3cM9ew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