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控武器站整合反無人機能力之發展值得台灣注意


  • 發布日期:2021/07/16

遙控武器站整合反無人機能力之發展值得台灣注意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 許智翔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小型無人機、反無人機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167日,法國陸軍於推特表示,已經完成將德國Heckler&Koch 40mm榴彈機槍搭配挪威康斯堡(Kongsberg)的M151遙控武器站(Remote Weapon Station, RWS)、整合感測系統,以空爆(airburst)彈藥對抗微型(micro)與小型(mini)無人機的測試;這項系統預計最早在2021年秋季開始部署。[1]近年前線部隊對抗小型無人機的需求,成為急需面對的迫切問題,目前已有數國嘗試採取前述方式、整合遙控武器站成為反無人機能力之一環,或可為台灣參考。

當前野戰環境面臨小型無人機威脅日增

無人機擴散之迅速,使其威脅成為未來戰場上必須面對之關鍵問題。近年在戰場上,除大型武裝無人機在外高加索及利比亞戰事的活躍外,小型無人機乃至於自殺無人機所造成之威脅同樣大幅增加。
前述系統所針對的小型與微型無人機系統,根據美國陸軍在「慢速、小型戰術無人機」(LSS UASs)的定義來看,屬「第一類」:重量小於20磅(約9公斤)、操作高度低於1200呎(約366公尺)同時速度小於100節(約每小時185公里)者,為定義中最小級別,商用無人機改裝者也包含在內。LSS UAVs儘管操作高度相對較低、速度較慢,然其特性也意味較不容易及時發現、並難以用現行高性能整合防空反飛彈(Integrated Air and Missile Defense, IAMD)系統加以對抗,同時能以低廉成本提供高效監偵能力,除可能運用感測裝備協助精準導引武器外、也可能用以遂行電子戰,甚至自殺攻擊,[2]如以色列「Harop」自殺無人機,或以商用無人機改裝者。
然從長遠角度來看,小型無人機的戰場威脅,及其對雙方戰力差距造成影響,將隨技術進步與大量配備進一步增加。商用小型無人機的大量擴散,已在中東武裝衝突中顯示類似產品的作戰潛力,且也顯示威脅將不僅來自國家級對手。因此,無人飛行載具成為西方地面部隊在重建其野戰防空能力時的重點,而對抗較難偵測與即時發現的小型無人機,正是其重要部分。
對台灣而言,由於中國廠商在小型無人機方面仍稱霸全球商業市場,可以預期一旦遭遇地面武裝衝突時,將不可避免需面對此種威脅。這種情況下,近期西方國家的相關能力建構發展值得注意。

整合成熟系統成為反制小型無人機威脅利器

就法國陸軍的測試中?來看,運用的裝備不論是M151遙控武器站、HK公司的榴彈機槍等,用於Milad反無人機系統的伸縮桅杆式雷達等裝備,均是早已廣泛運用之成熟裝備。Milad反無人機系統由法國Communications & Systèmes公司研發,專用於偵測與對抗小型無人機系統,為其民用Boreades系統的軍用形式,整合加拿大Flir3D雷達與反無人機干擾槍等裝備。而所使用的載具,也是法軍前線基層單位大量運用的VAB輪型甲車。
此概念並非法國獨創。2019年底時,德國聯邦國防軍(Bundeswehr)針對小型無人機威脅,同樣委託Kongsberg,為「拳師犬」(GTK Boxer)八輪甲車提供遙控武器站整合40mm榴彈機槍與空爆彈藥,搭配德國Hensoldt的第三代「SPEXER」雷達(Spexer 2000 3D)。[3]德國首先為其在北約快反部隊「高度戰備特遣部隊」(Very High Readiness Joint Task Force, VJTF)於2023年的需求初期訂購10套,如其運用效益良好,可預期將進一步增購供給前線機械化部隊運用。
此外,俄軍特戰部隊在2020年時也曾測試搭配「虎式」輕裝甲戰術輪車(GAZ-2330 Tigr)及Arbalet-DM遙控武器站對抗小型UAV,並對外表示測試成功,[4]顯見類似的概念在近年逐漸得到各國注意,並可能在未來整合且多層次野戰防空體系中,作為基層單位在前線面對類似威脅時的應對方式。
前述反小型UAV系統,均整合了設計成熟的遙控武器站,並配備於廣泛採用的載具進行運用,如此作法具備幾個重要優勢:1.較研發具備反小型UAV能力的高性能野戰防空系統便宜、且研發速度較快,在現今重新強調野戰防空的方向下,能使部隊快速取得對抗小型UAV的能力;2.為載具主要武器系統的遙控武器站整合此種能力,在運用上比起另外配備專門反小型UAV用的武器來說,不僅較具彈性,也可以避免同時配備太多不同裝備時,基層單位面臨的困難;3.前述德法採用的平台採用之武器均為德國H&K 40mm榴彈機槍,而俄羅斯的Arbalet-DM則可能運用Kord 12.7mm機槍,兩者在彈藥上均不會造成過大成本負擔,相對於高價先進防空武器而言,在面對同樣可能成本不高的小型無人機時為重要優勢。
綜上所述,儘管包含無人機干擾槍在內的多種軟殺系統,在承平時期、尤其是在都會等人口稠密的地區有其必要性,在戰時也有其運用價值,然而前述整合RWS,使其具備反小型UAV能力的作法,仍是台灣在進一步考量部隊整體反UAV需求時、相當值得考量的發展方向。

 


圖、德國GTK Boxer八輪甲車搭配RWS與反無人機雷達概念圖,擷取自Hensoldt網站

[1] Jean-Marc Tanguy, “French Army tests VAB armed with 40 mm AGL against UAVs,” Jane’s Defence Weekly, June 10, 2021.
[2] “ATP 3-01.81 Counter-Unmanned Aircraft System Techniques,” Department of the Army, April 13, 2017, https://bit.ly/3ARDlfP.
[3] Thomas Wiegold, “Bundeswehr beschafft Drohnenabwehrsystem von Kongsberg,” Augen geradeaus!, December 4, 2019, https://bit.ly/36s3J1Y.
[4]“RUSSIAN TIGR-M WITH ARBALET-DM DRONE KILLER RWS,” Joint Forces, May 3, 2020, https://bit.ly/36soyd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