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軍在南海的戰場經營


  • 發布日期:2021/08/27

美軍在南海的戰場經營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所 黃宗鼎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南海、戰場經營、美軍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817日,解放軍東部戰區發言人宣布已在台灣西南、東南等周邊海空域組織聯合火力突擊等實兵演練。惟按我國防部公布圖資來看,解放軍並未在台灣東南空域防空識別區活動,[1]而仍是以西南空域防空識別區為騷擾範圍。事實上,這塊介於汕頭、東沙及巴士海峽航道之間,包含台灣灘與台西南盆地的海空地域,不只是南海一隅,不只是南海四個主要進出孔道之最北者,也是美軍南海戰場經營重鎮之一。
美軍透過下揭南海「兩線一帶」之活動,包括不定期巡航、常態性演習和監測等方式,藉以營造其南海軍力之存在感。

台西南、珠江口、西沙海槽及瓊東南等盆地所連一線

南海北端開口乃巴士海峽,該海峽向西依次連結台西南、珠江口、西沙海槽及瓊東南等海底盆地(圖一)。按相關機艦所發訊號或公開之衛星照片來看,美軍在前揭海底盆地的活動範圍,大抵可歸納為四:一為巴士海峽至東沙之間的台西南盆地。美軍從20206月美中關係緊繃以來,派遣包括反潛機P-3C-BUMPE-3哨兵式預警機、E-8C 「聯合星」偵察機、EP-3E電偵機、P-8A反潛機,以及航艦所載之E-2AE-2C預警機等機種,於南海北端開口探查解放軍潛艦、為美軍航艦探路,或對進入台灣西南空域之解放軍兵力予以偵察。
                                                       

圖一、台西南、珠江口、西沙海槽及瓊東南等盆地所連一線
資料來源:〈南海北部陸坡深水盆地特徵及其油氣勘探潛力〉,漢斯出版社,https://reurl.cc/R05pp6
二為台灣灘周邊進逼汕頭區域暨珠江口盆地沿岸一線。2020712月中,美方派出P-8AEP-3ERC-135WCL-650偵察機,乃至於MQ-4C無人偵察機在此區活動。值得注意的是,該等飛機或抵近汕頭距4759海里處監測,包括廣東汕頭解放軍東部戰區水警區暨022飛彈快艇營區、汕頭市空25旅、解放軍香港昂船洲海陸基地、駐澳門部隊總部,以及駐有潛艦第52支隊之台山下川島基地,皆在美方飛行路徑範圍。三為東沙周邊海域。赴此區活動之機型,概為P-8AEP-3EE-8CP-3CCL-650,又P-8A多活動於解放軍潛艦出入巴士海峽前後,可能行經的東沙南方筆架盆地。四為海南島南側之瓊東南及西沙海槽盆地。包括該等盆地、海南島、雷州半島及西沙群島周邊海域,乃解放軍南部戰區重要海軍基地及南海艦隊近海演訓之區域。美國除派遣上揭機種對此區軍事活動進行監偵,亦透過飛彈驅逐艦或海洋測量船在西沙海域從事自由航行或水下監聽工作。

佛得島水道口、民主礁(黃岩島)周邊、南沙北部所圍海域一帶

佛得島水道(Verde Island Passage)西迎南海,位處馬尼拉灣口及民都洛島之間,是船艦取道菲國呂宋及民答那峨南北兩大島所夾水域,進出南海要衝之一。至於菲律賓海一側的要衝,乃二戰後期著名戰役雷伊泰灣(Leyte Gulf)海戰中早為美日戰艦所使用的聖伯納迪諾海峽(San Bernardino Strait)。藉由二戰以來的實踐與經營,南海與菲律賓海實已環扣為一個潛在戰場。自實施自由航行任務以來,美軍動輒由聖伯納迪諾海峽——佛得島水道一線(圖二)側面突穿南海九段線,如此既可施壓於西北航向之民主礁,阻止中國對其進一步之軍事化,亦可制約在西南航向上為中國占領之南沙北部礁群,削弱解放軍對菲國公務機艦之威脅。
                                                       

圖二、聖伯納迪諾海峽-佛得島水道航路
資料來源:”Passage from Guam to Subic Bay,” Striking Eight Bells: A Vietnam Memoir, https://reurl.cc/ogknkM.
由於佛得島水道至民主礁周邊航道暢通與否,事涉維持西菲律賓海域安全及牽制南沙解放軍之成敗,對於美軍南海布局而言,殊堪重要。包含2020年美軍航艦「雷根號」(USS Ronald Reagan CVN-76)、2021年初的「羅斯福號」(USS Theodore Roosevelt CVN-71)、核子潛艇俄亥俄號(USS Ohio),乃至於7月底為美軍所參贊的英國「伊莉莎白女王號」(HMS Queen Elizabeth R08)航艦打擊群所屬船艦,皆兵臨其間。故解放軍潛艦勢經常潛伏於一旁逾4千公尺水深的馬尼拉海溝。對此,美軍或委CL-604偵查機、RC-135W對本區深水區塊予以偵察,進行反潛工作。

北康盆地、巴拉巴克海峽至雷伊泰灣一線

從這兩年「雷根號」及「羅斯福號」航艦之路徑來看,確保南海南緣兩大孔道,即西南孔道(得往馬六甲海峽)及東南孔道——巴拉巴克海峽(Balabac Strait,接菲南蘇祿海)之暢通,至關重要。特別是走東南孔道,不僅能給美濟礁方面之解放軍帶來壓力,美國航艦出巴拉巴克海峽後,猶可往東北方經雷伊泰灣出菲律賓海,或向南經望加錫海峽入爪哇海,而該等海域皆解放軍南海艦隊遠訓或潛航器遊走熱區。此外,或鑒於2019年來中國與越、馬兩國於南海西南緣衝突風險日增之態勢,美軍不僅曾派遣RC-135W/S赴沙巴沿海及萬安灘海域監測,更安排「雷根號」於北康盆地海域活動。近日英美聯合之「伊莉莎白女王號」航艦打擊群在北康盆地海域停留,亦非偶然。
為了有效抑制解放軍在南海及其周邊海域之擴展與威脅,美軍除持續推進在南海「兩線一帶」之活動,也將進一步強化威懾力,包括更加頻繁地派遣B-1B轟炸機、C-5M S「超級銀河」運輸機穿越南海,或建構其他陸基攻擊性武器、向南海方面部署遠征移動基地艦「米格爾基斯號」(USNS Miguel Keith)及更多瀕海戰鬥艦,甚至會在前揭南海對外孔道海床處設置新型的「錘頭鯊」(Hammerhead)水雷。


[1]〈中共嗆今實兵演練 國防部:11架次共機都在西南空域〉,《自由時報》,2021817日,https://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3641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