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民黨總裁選舉與日本防衛政策及對中關係前景


  • 發布日期:2021/10/01

自民黨總裁選舉與日本防衛政策及對中關係前景
國家安全所 王尊彥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岸田文雄、自民黨、西南防衛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1929日,自民黨總裁選舉結果出爐,前外務大臣岸田文雄擊敗現任行政改革大臣河野太郎,以及高市早苗、野田聖子等兩位女性候選人,當選第27屆自民黨總裁。若無意外,岸田在11月眾議院大選後,將順利接替菅義偉,成為日本第100任總理大臣。外界固然對河野原被看好卻落敗一事難掩訝異,但多轉為討論岸田未來可能的施政方向。
根據日本雅虎(Yahoo)網路民調顯示,至930日為止,日本民眾對於「自民黨新總裁既已確定,未來最希望政府致力推動的政策為何?」之提問,回答「外交與防衛」政策者最多,達46.3%,遠多於第二位的「財政與稅制改革」(22.2%)和第三位的「防疫政策」(13.5%)。 據此,本文針對岸田執政後,今後日本防衛政策與對中關係的可能前景,進行簡要評析與初步研判。[1]

岸田關注人權牽動對中外交慎重

在安倍晉三執政期間(2012-2020),岸田於20122017年擔任外務大臣,其後轉任自民黨政務調查會會長,也是自民黨內派系「宏池會」的會長。岸田性格穩重溫和,常被視為鴿派人物,惟在對中國立場上,迄今少見有「對中軟弱」之批判。
日本社會近年對中國的人權侵害行徑常有批判,尤其北京鎮壓香港民主運動,引發日本朝野一致、官民一同地譴責中國。在此情況下,岸田文雄在自民黨總裁選前即主張,執政後將在首相官邸設置專責人權問題的首相輔佐官,反映渠對中國迫害人權問題的關注。[2]
儘管岸田處理對外關係穩健溫和,但渠已將人權議題設為外交上重點關注事務,未來可能常發關切之聲,由此可預見日中兩國的外交對立,將因此進一步浮現,而部分人士期待的日中建交50周年的友好氣氛,也更難形成。再加上指標性人物二階俊博離任黨幹事長一職後,自民黨內的親中派勢力可能進一步萎縮,在此情況下,順利邀請習近平明年訪日的可能性,就更微乎其微。

中國威脅下岸田持續強化防衛力

在國防領域,判斷岸田新政啟動之後,日本的防衛政策仍然會維持迄今設定之方向,也就是《防衛白皮書》中所示「中國乃日本最大安全關注」,並依此方向持續強化防衛日本西南諸島的諸項規劃。
岸田在913日選前記者會上,強調應關注日本的安全環境,他表示為維護日本的安全,擁有「對敵基地攻擊能力」係「有力的選項」。[3]在這方面,早在去年12 18日的內閣會議上,菅義偉政府已通過〈有關整備新型飛彈防禦系統以及強化防區外防衛能力〉一案,敲定發展新型「遠攻飛彈」以強化「從敵攻擊範圍外應處敵威脅」之能力,而未來應會據此落實相關建軍政策。[4]
岸田也主張增加防衛費用。對於外界熟知的「日本防衛費設有GDP 1%限制」,他表示防衛預算並非一定要在GDP百分之多少以內不可。事實上今年5月,曾任防相、現任自民黨安保調查會會長的小野寺五典即主張,應該增加防衛經費以強化對中嚇阻。[5]其後,現任防相岸信夫以及官房長官加藤勝信,也接連公開表示,防衛預算不受「GDP 1%」之限制,顯示此議題在自民黨內已有共識。[6]
除此之外,岸田在記者會上也表示,日本在島嶼防衛、飛彈防衛、太空、網路等方面的安全環境,已越來越嚴峻,故須思考日本應有的防衛態勢。日本政府在2018年《防衛計畫大綱》中,提出「多次元統合防衛力」構想,積極強化太空、網路和電戰等新作戰領域之戰力,而今年度防衛經費也顯示,日本防衛省在太空和網路等新作戰領域的預算確有增加。「多次元統合防衛力」構想之提出,其實是日本面對中、俄兩國軍力在相同領域中的快速進展,而被迫採取的因應作為。在此意義上,也可說該構想實係為針對前述兩國。換言之,只要中、俄兩國繼續強化新領域作戰能力,未來岸田政府持續在新領域的建軍整備,便具有實質意義。

日本將持續強化西南防衛相關作為

尤其中國仍居日本評估的外來威脅之首位,近年對日本宣稱擁有主權的釣魚台(日本稱尖閣諸島)之動作日益頻繁,中國海警船除進入釣島周邊海域外,近來更出現長期滯留該海域,甚至追趕作業中日本漁船的行徑。而中國今年通過《海警法》後,雙方對立局面更進一步升高。
日本為保衛其西南諸島,自2010年起著手「西南防衛」規劃,安倍晉三執政期間,積極推動等島嶼防衛用武器的研產(例如「高速滑空彈」、「12式」對艦飛彈)、攻勢武力的成立與部署(例如「水陸機動團」)、以及在奄美大島以及沖繩本島以西的宮古島、石垣島和與那國島上配置警備、飛彈和沿岸監視等部隊。在此同時,也成立離島特警部隊,因應島嶼遭到登陸等情事。
岸田執政之後,只要北京當局不修正其侵擾行徑,中國仍會是日本眼中的最大安全關注(威脅),而「西南防衛」也就會持續是日本防衛規劃的重中之重。

與其跟中國對話不如與台灣對話

自民黨總裁選舉前夕,日中兩國在防衛與外交兩方面的關係實乏善可陳,也難看出短期內會出現改善契機。儘管岸田在選前強調兩國應進行對話,但日本主流媒體的民調卻均顯示,日本民眾對中國威脅的危機意識高漲。[7]在不易取得中國讓步的情況下,與中國對話是否能夠受到國內民意的支持,不無疑問。換言之,與前述「擁有對敵基地攻擊能力」相比較,「與中國重啟對話」短期內恐非「有力的選項」。
反倒是在距離與那國島僅110公里之遙的彼岸-台灣,在疫情全球肆虐之下,台日雙方也彼此相互支援抗疫,雙邊關係快速進展,台日執政黨之間甚至舉行史無前例的國防與外交「22」對話,台灣在日本防衛政策與對外關係上的能見度正急速攀升。
日本黨政人士的公開挺台發言,以及日本國內對「台海有事就是日本有事」的相關論述,反映日本已經深刻認知到,台日在地緣上的接近及其對日本安全的影響,尤其是「台灣有事」對日本安全難以迴避的衝擊。日本防衛副大臣中山泰秀和佐藤正久參議員,在公開演講中均以地圖強調此點,即是明證。日本政府或已理解到,與民主台灣對話並推動合作,比跟缺少誠信的中國對話,將更有利於日本的國家安全,更讓印太地區志同道合的國家放心。相信強調「對話」並願致力確保日本安全的岸田文雄準首相,未來應會持續關注台灣情勢,並支持台日間的對話與互動。

[1] 〈みんなの意見〉,Yahoo! Japan2021929日,https://bit.ly/3zX4AnO
[2] 〈官邸中国人権問題担当補佐官 岸田氏、外交政策発表〉,《產經新聞》,2021913日,https://www.sankei.com/article/20210913-M7PGUDSGJRJBHHLWZEGQRPD2V4/
[3] 〈岸田文雄氏 敵基地攻撃能力「有力な選択肢だ」 中期防見直しで「防衛費増」にも意欲〉,《東京新聞》,2021913日,https://www.tokyo-np.co.jp/article/130624
[4] 議案名稱為「有關整備新型飛彈防禦系統以及強化防區外防衛能力」。〈新たなミサイル防衛 システムの整備等及びスタンド・オフ防衛能力の強化について〉,日本防衛省,2020 12 18 日,https://www.mod.go.jp/j/approach/agenda/guideline/2019/pdf/stand-off_20201218.pdf有關英文 standoff missile 之翻譯,有「遠射飛彈」、「遠攻飛彈」、「戰區外飛彈」、「防區外飛彈」等不同譯語,本文採用《美華軍語辭典》之譯語「遠攻飛彈」。
[5] 〈対中抑止へ防衛費増額を 小野寺・自民党安保調査会長〉,《日本經濟新聞》,2021516日,https://www.nikkei.com/article/DGXZQODE152Y80V10C21A5000000/
[6] 〈日本防相表示防衛費不拘泥於GDP1%〉,《日經中文網》,2021520日,https://bit.ly/3bWvMK8;〈防衛費1%枠、目安とせず 加藤官房長官〉,《時事通信》,2021520日,https://bit.ly/34lgVVl
[7] 王尊彥,〈日本近期民調反映之危機意識及對台意涵〉,《國防安全雙週報》第29期,2021528日,https://bit.ly/2YgPyw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