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沙乃守望西南防空識別區之重鎮


  • 發布日期:2021/10/08

東沙乃守望西南防空識別區之重鎮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所 黃宗鼎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東沙、共機、西南防空識別區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104日晚間8時空軍發布共機動態顯示,包括34架殲162架蘇302架運8反潛機、2架空警50012架轟6合計52架共機,於白天侵擾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ADIZ)。此次統計是國防部自20209月中揭露共機動態以來,數量最多的一次。值得注意的是,儘管國防部謂該等共機未侵擾台灣南方及東南方空域,[1]惟解放軍於東沙防務之挑戰,又是更進一分,特別是共機空警500距離東沙已不到40海里。
由於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原屬南海之一部分,故中美於此間較為強烈的軍事活動,既是台海問題,亦屬南海問題。而作為控扼南海北口的東沙一旦淪於解放軍之手,既能威脅南海「區域商業流動暢通無阻」(美國所訴求),亦造成台灣巨大防衛破口。故東沙防務與南海、台海問題可謂三位一體。

解放軍近期在東沙周邊的海空威脅   

解放軍對東沙的海上威脅,可分潛在和主要兩方面來看。潛在方面是在東沙西南方約2百多公里處,即珠江口盆地外緣靠近尖峰北盆地海域之活動。包括可搭載解放軍ZTZ-99主力戰車,能對多種灘頭地形實施登陸的「野馬氣墊登陸艇」,以及可打擊120公里內海上目標的054飛彈驅逐艦,皆曾演訓於該海域。主要方面是在東沙以北、以東方向,分別與我西南防空識別區左側及下側邊線交疊之海空域。此海空域既是近期共機騷擾之標的,亦是目前解放軍演習時的機艦活動區塊,一旦實施禁航或封鎖可直接威脅台灣對東沙之運補。

東沙實為守望我西南防空識別區之重鎮
觀去秋以來共機侵越我西南防空識別區之路徑,其緊依東沙周邊空域者至少有70/256次。9月迄105日達18/40次。由於次數愈見頻繁,對東沙威脅自是與日俱增。如就侵越西南防空識別區時緊依東沙周邊空域之機型而言,去歲9月中至今年3月中,其主要機型為運9通信對抗或運8電偵、反潛機型為主。今年3月底至6月中,係以空警500為主,8月係以運8多型機為主,惟自9月以來,則經常係以空警500搭配殲16、蘇30或轟6編隊飛行。作為編隊預警和指揮控制平台之空警500,通常最近東沙,表示我東沙戰力並未給予空警500帶來威脅。惟與空警500隨行的殲16、蘇30或轟6,由於攻擊力大且編隊數量不斷增加,對於東沙抑或是任何在未來對東沙逕行補給或援救的我海空軍力,反倒都是嚴重威脅。

儘管解放軍緊依東沙周邊空域之活動,並非都是針對東沙而來,但事實證明,東沙的空防隱憂,已非解放軍無人機繞島偵蒐程度,來自解放軍對東沙實施海空封鎖或聯合打擊的風險已倍之於以往。惟恰恰因為東沙是我在共機擾台路線上首當其衝之據點,東沙也可以依預警、監測邏輯,將其打造為守望台灣西南防空識別區之重鎮。

為東沙防衛尋求動態平衡

2012年夏,政府開始向東沙、太平島配置40高砲及120迫砲,其射程雖得以涵蓋太平島向外6000公尺限制水域之範圍,惟因東沙之禁止及限制水域已在2004年分別修正為領海基線向外12海里及24海里, 是以在東沙配置上揭火砲之初,其射程尚不足以拱衛整個禁制水域。而這個問題隨著解放軍威脅之擴大,乃至於相關高速戰機及飛彈載台的編成入列而愈趨凸顯。即令當前我方在東沙配置紅隼反裝甲火箭彈,或以國造CS/MPQ-90蜂眼機動點防禦相位陣列雷達搭配海陸加強連的雙聯裝刺針飛彈,足可對付解放軍的直升機與無人機侵犯,惟中共打擊東沙的想定絕非僅止於此。
另一個問題是在兩岸軍力持續擴大、東沙難守而中共擅長「圍點打援」之背景下,在戰術上標榜「離島規復作戰」的風險性。一旦馳援東沙,則行水路救援之陸戰隊,將可能受到鷹擊系列艦對艦、空對艦、潛對艦或岸對艦飛彈之攻擊,而載運空降特戰隊員行空中快速反應的C-130,則可能遭遇地對空或空對空之飛彈攻擊,即令救援部隊登陸成功,甚或規復東沙,也有可能再遭到自汕頭或其他大陸沿海陸基飛彈或轟炸機之攻擊。
東沙安全環境複雜,如何在包含「守望西南防空識別區」、「防制抽砂濫捕等經濟掠奪」及「發展科研環保」的政策槓桿上尋求動態平衡,無異是門大學問。

[1] 游凱翔,〈52架共機擾台ADIZ 國防部公布動態以來最多〉,《中央通訊社》,2021104日,https://reurl.cc/aN1M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