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太空能力在烏俄戰爭的戰場應用


  • 發布日期:2022/05/11

商業太空能力在烏俄戰爭的戰場應用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 許智翔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太空戰、烏俄戰爭、衛星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   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2226日,在俄羅斯發動全面入侵的2天後,烏國副總理兼數位化轉型部長費德羅夫(Mykhailo Albertovych Fedorov)在推特上向Space-X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求援,並得到積極回應。馬斯克表示「星鏈」(Starlink)將開始在烏國提供服務,自此揭開商業太空公司在烏俄戰爭中的投入。以「星鏈」為首,商業太空系統在這場戰爭中,扮演多重關鍵角色,不僅協助烏國能持續維持通訊,通訊能力與空中拍攝到的監視畫面,更成為作戰中關鍵利器,能對外持續發布資訊,強化宣傳戰作為,用來追蹤各種戰爭罪行的究責證據;對台灣而言,可預期商業太空資產在未來戰場將扮演重要角色,而近年商業太空產業的活躍,更是台灣應及早投入準備、全力發展的重要關鍵領域。

商業衛星系統成為資訊戰與協助公開情資分析的重要工具

在宣布援烏後,「星鏈」很快部署了超過5,000個網路終端機到烏克蘭,為該國提供「無限亦不受傳輸速度調節的網路連接服務」(unlimited, unthrottled data connectivity)。[1]在烏克蘭擁有難以被俄軍龐大火力輕易摧毀的網路與通訊系統後,首先大幅受益的正是烏克蘭政府遂行資訊戰的能力。在這種情況下,不論是烏國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Oleksandrovych Zelenskyy)不定期錄製或網路直播的對外談話與會議,還是費德羅夫副總理所組織的網路部隊所發動的資訊戰,皆因此佔了極大優勢。[2]這樣的優勢能力搭配烏克蘭部隊在戰事中的頑強抵抗,實際上為烏國進一步爭取了國際關注、同情,以及進一步的各種政治、經濟與軍事支援,可說是戰事中的重要關鍵力量。
此外,如同近年全球各地的武裝衝突,網路公開情資(Open-source intelligence, OSINT)在烏俄戰爭的分析與情報收集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事實上,就烏俄戰爭而言,俄軍火箭砲兵在戰前的部署動態,甚至早在官方公布證實的超過一週前,就已社群網站上的OSINT揭露。[3]
而不論戰前或戰時,透過現今在網路上所能取得的OSINT,不論是各種相關衛星照片,或是戰場、現地拍攝的影像,都使現代的情研人員能夠更好的拼湊戰場資訊,減少「戰爭迷霧」(fog of war)對分析判斷造成的干擾。在這種情況下,甚至民間分析人士也能因OSINT的分析而給予情報單位有效協助,甚至受到情報機構雇用。[4]而在戰爭爆發後,「星鏈」這類的商業衛星系統為戰區提供的快速通訊傳輸能力,正是持續提供相關現地情資的重要媒介與管道,也對烏軍能持續且有效地組織對俄軍有力反擊,提供指揮及通訊上的支援。

「星鏈」系統成為作戰關鍵節點

「星鏈」這樣的系統在戰爭中,不僅取代了遭俄軍砲火重創的烏國通訊與網路能力,事實上成為烏克蘭作戰部隊「指管通資情監偵」(C4ISR)的關鍵節點,而通暢高速的傳輸能力,實際上對烏軍的作戰能力產生進一步的提升效果。如由民間無人機操作者組成,直屬於烏克蘭參謀本部的無人機部隊「空中偵查」(Aerorozvidka)就得利於「星鏈」的高速傳輸能力,讓無人機能在夜間用熱影像捕捉俄軍部隊的同時,將資訊透過「星鏈」傳輸給砲兵單位,進行高效的「目標獲得」(target acquisition)。[5]
在砲兵火力之外,「空中偵查」部隊同樣可運用「星鏈」協調,以進行無人機打擊(如使用偵打一體之土耳其製Baykar ‘Bayraktar’ TB2無人機),或是讓配備反戰車武器的士兵前往接戰,而這樣的能力不僅在網路及通聯系統遭破壞的地方有效,更在廣大的烏克蘭土地以及缺乏基礎設施的地區能發揮很大效果。[6]因此,可以說「星鏈」的低軌衛星系統正是烏克蘭部隊游擊戰的致勝關鍵之一。

商業衛星系統進一步用於追蹤戰爭罪行

此外,烏國首都基輔(Kyiv)近郊的布查(Bucha)等地在俄軍撤離後,被發現有大量居民遭到屠殺,引起烏俄雙方的互相指控。因此,能提供大量OSINT分析的衛星系統,自然可以用於追蹤並分析烏國各地在俄軍撤離後發現的戰爭罪行。
在這種情況下,多個公司的大量商業衛星系統加入了追蹤並確認戰爭罪行的行列當中,運用其衛星協助定位萬人塚,以及被炸毀的醫院及學校等設施。讓國際社會可以更清楚的追蹤事件的前因後果與整體面貌,成為國際當局與人權組織追蹤戰爭犯罪的最新工具。[7]
小結
前述案例可見烏俄戰場上商業太空各層面的活躍,而其能扮演如此重要角色的關鍵,可能正來自於太空科技的高度軍民兩用特性。這種軍民兩用科技,在國際市場的龐大需求,帶動私部門太空產業的蓬勃發展之下,能以傳統以政府為核心、國家發展的模式所難以企及的高效率,發展其技術與應用。美國太空總署(NASA)與Space-X等商業公司的相互合作正是一個良好的典範。
面對全球太空產業的蓬勃發展趨勢,台灣也從善如流,在20215月底三讀通過《太空發展法》,更在2022120日將《太空發展法》與4項子法一併發布實行,近年更是推行了充滿雄心的「第三期太空科技長程發展計畫」。高度軍民兩用的太空科技,在未來國防上勢必扮演關鍵角色,由於台灣國際地位特殊,因此必須要具備一定程度的自主太空能量,然在政府領頭發展,嘗試整合科研等民用需求,甚或進一步考量軍事運用以強化國家安全的同時,更重要的仍是產官學的有效統合。在激烈競爭的國際環境下,政府應在人才培育、技術研發加強投資,協助國內太空產業提升競爭力,以加入國際產業供應鏈。一旦能取得得以讓太空產業生存、甚至進一步有足夠利潤支持發展的市場,才可能真正讓太空發展的雄心得以實現。

[1] Stefanie Waldek, “SpaceX and USAID Deliver 5,000 Starlink Internet Terminals to Ukraine,” Space.com, April 7, 2022, https://www.space.com/spacex-usaid-starlink-terminals-ukraine.
[2] Thomas Brewster, “Ukraine’s Propaganda Offensive, Led By Ad-Tech Entrepreneurs, Appears To Be Winning,” Forbes, March 1, 2022, https://www.forbes.com/sites/thomasbrewster/2022/03/01/ukraine-propaganda-machine-might-be-winning-against-russia/?sh=79a7eb54536d.
[3] Major Pul Strobel, “Die militärische Nutzung sozialer Medien im Ukrainekrieg,” Freundeskreis Heeresaufklärer, March 16, 2022, https://www.heeresaufklaerungstruppe.de/index/die-militarische-nutzung-sozialer-medien-im-ukrainekrieg/.
[4] Leo Schwartz, “Amateur Open-source Researchers Went Viral Unpacking the War in Ukraine,” Rest of World, March 7, 2022, https://restofworld.org/2022/osint-viral-ukraine/.
[5] Haye Kesteloo, “UKRAINIAN DRONE UNIT AEROROZVIDKA EAGER TO STRIKE AT NIGHT “WHEN RUSSIANS SLEEP”,” DroneXL, March 21, 2022, https://dronexl.co/2022/03/21/ukrainian-drone-unit-aerorozvidka/.
[6] Alexander Freund, “Ukraine is Using Elon Musk's Starlink for Drone Strikes,” Deutsche Welle, March 27, 2022, https://www.dw.com/en/ukraine-is-using-elon-musks-starlink-for-drone-strikes/a-61270528.
[7] Bryan Bender, “Satellite Companies Join the Hunt for Russian War Crimes,” Politico, April 6, 2022, 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22/04/06/satellite-russian-war-crimes-00023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