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開發北海航線及美國設立「北極大使」之觀察
瀏覽數
485
2022.09.22
作者
周若敏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 周若敏 政策分析員

關鍵字: 北海航線、北極大使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隨著氣候變遷導致北極融冰增加,若要在北極區域進行經濟開發與軍事活動將更容易,俄羅斯宣布要投入290億美元開發北海航線(Northern Sea Route, NSR),中國也有破冰船在該區域航行,而因應俄羅斯與中國在北極活動發展,美國拜登政府於8月底宣布將任命一名「北極大使」,負責處理北極事務與政策,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巴特爾(Vedant Patel)表示北極地區的和平、穩定、繁榮及共同合作對美國有戰略重要性,北約秘書長史托騰柏格(Jens Stoltenberg)也提到北極對北約相當重要,而氣候變遷將會影響極地地區的地緣政治發展, [1]美國及北約對於俄羅斯在北極區域的活動皆顯示擔憂。

俄羅斯開發北海航線以加強對北極地區的控制


目前從東亞到歐洲的海運航線要經過麻六甲海峽與蘇伊士運河,2021年3月曾發生蘇伊士運河阻塞事件,此外在麻六甲與非洲皆有海盜出沒打劫船隻,上述原因加上疫情,導致近期全球航運成本增加,而如今北極地區的暖化程度上升融冰加劇,北海航線從過去開放三至四個月逐漸增加,讓曾經無法穿越的水道成為航行的另一個選項。

北海航線從西伯利亞的白令海峽到挪威與俄羅斯北方的巴倫支海(見圖),具有可縮短航程及免除海盜威脅等優點,雖目前仍無法完全取代蘇伊士運河,但俄羅斯政府日前已批准新的北海航線發展計劃,從現在起至2035年要撥款約290億美元,提升運輸量至2.2億噸,為俄羅斯西部和俄羅斯遠東之間最短的海上航線,主要建設液化天然氣和氣體冷凝端、輸油站、運煤站等。[2]除此之外,若有其他國家船隻要進入北海航線,俄羅斯也要求要經過其許可才能通過。除了商業等能源運輸外,在軍事方面,俄羅斯建立北極司令部,也規劃重啟蘇聯時期的北極軍事基地,並部署測試新武器,企圖透過新建及升級現有基地和機場加強其在北極的軍事存在,[3]顯示俄羅斯官方預計將北海航線打造成國內能源管道路線,並利用軍事活動強化對北極區域的控制。

資料來源: “What is the Northern Sea Route?” The Economist, https://www.economist.com/the-economist-explains/2018/09/24/what-is-the-northern-sea-route.

除了俄羅斯之外,中國曾於2018年發表《北極政策白皮書》,宣稱是「近北極國家」,並表示在「一帶一路」框架下,建立「冰上絲綢之路」,派出破冰科研船雪龍2號在北極區域活動,但中國並未獲得北歐國家的信任,除了中國距離北極有大段距離,很難稱之為近北極國家外,因目前中國在一帶一路國家投資的項目缺乏持續性、透明度,反而助長當地政府腐敗與犯罪活動,在看不到中國對一帶一路國家兌現承諾的情況下,北歐國家要與中國建立政治或軍事上合作關係的可能性低,也會試圖降低與中國的商業活動往來,並更加提防中國在北極地區的活動。

北極大使凸顯出美國及北約對俄羅斯與中國的擔憂


從地理上來看,若俄羅斯要攻擊北美與北歐地區,經過北極是最短的路徑,美國國務院在設立北極地區無任所大使的聲明中提到「作為八個北極國家之一,美國長期以來一直致力於保護在該地區的國家安全和經濟利益,應對氣候變化進行可持續發展和投資,促進與北極國家、盟國和夥伴的合作」,[4] 可推測北極議題在過往並未受到美國政府特別的重視,而成立北極大使是對該區域的政治態度轉變為認真,美國成立北極大使,是要在北極理事會上加強與北極國家的合作,以防範俄羅斯及中國在北極勢力的擴張。除了加強國際政治的關係外,美國於6月時宣布重啟阿拉斯加地區陸軍第11空降師部隊,並與芬蘭等國合作,進行極地軍事活動訓練。[5]除了美國擔憂外,北約也重視俄羅斯與中國在北極的發展,若中俄兩國在北極區域深化合作關係,對北約而言是戰略挑戰,必須要強化北側地區的安全與開發,並優先考慮其在極地地區的軍事活動。

俄羅斯的北海航線開發計畫與美國設立北極大使,將成為俄羅斯與西方民主陣營在烏俄戰爭外的新競爭,北極地區是否會成為新的衝突點,將成為國際未來關注的焦點。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