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知戰

承認但不吞併:俄羅斯正當化出兵烏克蘭的論述
瀏覽數
1051
2022.02.25
作者
網路安全與決策推演研究所 汪哲仁 助理研究員
網路安全與決策推演研究所 吳宗翰 助理研究員

承認但不吞併:俄羅斯正當化出兵烏克蘭的論述
網路安全與決策推演研究所 吳宗翰、汪哲仁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 烏俄衝突、烏東、安全困境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月21日,俄羅斯總統普欽(Vladimir Putin)在克里姆林宮發表演說,宣布承認自2014年以來不斷尋求從烏克蘭國家獨立的頓內茨克人民共和國(Donetsk People’s Republic)與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Lugansk People’s Republic),隨後與兩國建立外交關係與簽署軍事合作條約,並立刻派遣部隊進駐協助「維和」兩國安全。在俄羅斯聯邦上議院同意對外用兵後,24日,普欽正式宣布對烏展開特種軍事作戰;烏克蘭也立即宣布戒嚴。[1]

莫斯科此番舉動,不僅戲劇性地推翻數月來歐洲各國領導人頻繁斡旋,希冀降低衝突的努力,更瞬間推升北約組織與俄國之間的對立達冷戰後的新高點;美歐指責俄國對烏克蘭的入侵,頻頻祭出一波又一波經濟制裁措施,俄國則不斷重申要求烏克蘭放棄加入北約的主張。

召喚大俄羅斯民族榮光的感性演說


在21日的一小時演說中,普欽否定了現代烏克蘭的主權與國家地位。他透過選擇性地闡述自蘇維埃時期以來的歷史,指出現代烏克蘭的誕生完全是列寧、史達林、赫魯雪夫等國家主政者向民族主義者讓步所致,頓巴斯地區也是在此間過程併入烏國;而這種讓步不僅最終導致了蘇聯的解體,更在冷戰後引發新的國內族群問題與烏、俄之間的國家對抗。普欽認為,烏克蘭的民族主義者把持國家、治理敗壞,不僅無視烏、俄在文化與歷史上不可分割的事實,藉由「去共產化」名義打壓俄語裔族群,更刻意忽視俄羅斯在冷戰後對烏克蘭的諸多善意,反而配合對俄羅斯具有敵意的北約勢力。普欽的論調是,俄國已經仁至義盡,如今,無論出於責任與義務,俄國有必要協助頓內茨克與盧甘斯克人民解決困境。

充滿政治算計的理性行動


儘管普欽在演說中百般貶低民族主義,莫斯科在行動上卻充分展現出其尊重「民族自決」與「國際法」。一方面,莫斯科是基於意識到頓內茨克與盧甘斯克當地人民的意願與需求因而給予承認,另一方面,莫斯科也是在後二者的「請求」下才出兵協防。莫斯科想營造的,正是「師出有名」的正面國際形象。

俄羅斯對頓、盧這種「承認、建交、簽訂友好條約、軍隊進駐」行動模式並非首次。在過去對喬治亞的阿布哈茲(Abkhazia)與南奧塞提亞(South Ossetia)的案例上,事實上幾乎如出一轍。在摩爾多瓦的聶斯特河沿岸(Transnistria)的案例上,雖然莫斯科並未予以承認,但從其獲得阿布哈茲、南奧塞提亞承認、建交以及俄國在當地同樣有駐軍來看,情況相差無幾。

俄羅斯刻意彰顯自身遵守國際法的諸多原則,目的正是企圖從道德高點上塑造對手國家北約組織「說一套、做一套」的雙標行為。在2020年的第12屆金磚國家論壇(BRICS Forum)上,俄國外交部長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暗指美國等部分西方國家近年來只談「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是因為他們時常只選擇性的遵守國際法。北約轟炸南斯拉夫、2003年揮軍伊拉克以及2019年在敘利亞東部駐軍等事件更是常被提及的事例。

在2月初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的對談中,俄國外交部長拉夫羅夫引述1999年《伊斯坦堡宣言》中的「安全不可分割原則」(indivisible security),它指的是「一國的安全強化不應以他國的安全為代價」。拉夫羅夫指出,俄國的立場十分一貫:北約東擴已經威脅到俄國的安全,而俄國將不惜一切捍衛自身利益,阻止烏克蘭加入北約。

國際關係理論當中的「安全困境」(security dilemma)概念指涉到,一國強化自身安全的作為可能引發對手國的擔憂,從而引發軍備競賽,甚至戰爭爆發。「安全不可分割原則」顯然在概念上試圖抑制該情節的發生。然而,在俄羅斯已然認定北約違反該原則並率先出手下,雙方未來互動走向恐難以樂觀。

烏克蘭危機模式不致重現在台海但應高度關注


眼下國人以及諸多觀察者最為關切者,莫過於烏克蘭危機會否重現眼下國人以及諸多觀察者最關切者,莫過於烏克蘭危機會否重現在台海?烏俄戰事開打後對台海的影響為何?就第一個問題,事實上,普欽此次出兵的關鍵,在其精確巧妙地操作民族自決原則。從中共長期避談該原則與不斷強調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主張而言,幾無可能在台海複製俄國論述。

至於問題二,由於北約回應尚未明朗,戰事影響還待觀察。目前,部署於台海周遭的美軍尚無明顯調動,加之中共各省將陸續召開黨代表大會以支持下半年20大習近平的連任議題,中共內部亦有各項亟需處理的社經改革,如藉此時機對台動作,似為不智。不過,已可預見,烏俄戰事爆發將深刻地牽動世界格局變化,對未來中共在居中扮演的角色與動態,不可不慎。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