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政

中國再次啟動「人武部」、推行「楓橋經驗」,透露社會動盪訊息
瀏覽數
1430

中國再次啟動「人武部」、推行「楓橋經驗」,透露社會動盪訊息

關鍵字: 人武部、楓橋經驗、持久戰、消耗戰、動員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CNN》近日報導,2023年上海城投集團、蒙牛乳業與內蒙伊利集團(全球第五大乳製品,私人企業)等至少16家大型企業,紛紛組織「人民武裝部隊」,廣受外界猜測;[1]去(2023) 年10月26日,解放軍發言人吳謙在國有企業中建立「人民武裝部」[2](簡稱人武部)記者會表示,是「依法落實民兵制度,履行國防義務,加強國防建設的客觀要求」。[3]亞洲協會(Asia Society)研究員牛犇(Neil Thomas)認為,這些企業民兵接受中共調度,可以幫助共產黨更有效地平息消費糾紛或員工罷工等社會動盪事件。[4]另美國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研究員何天睦(Timothy Heath)指出,企業民兵回歸可能與新冠疫情和房市危機有關。由於「動態清零」與「房市危機」造成中國經濟衰退引發的罷工或抗議,需要在社會中建立一股力量來加強對社會的控制,應對緊急狀況。[5]然從中共面臨內部挑戰與外部威脅觀察,「人武部」與「楓橋經驗」重新啟動呈現不尋常訊息。本文從二者脈絡,討論被重新啟動的目的。

多管齊下,擴大並緊收社會全面監控


據知情人士表示,中國至2023年10月已有23間國企成立「人武部」,[6]這一波成立風潮不只是城投公司,還包括不同形態國有企業(如廣東惠州市水務集團、交通投資集團),甚至蒙牛集團等民間企業也在名單之列。人武部是縣、鄉、大型企業(組織)與學校的軍事部門,由於民兵分布廣、接近基層群眾,並接受解放軍調度,可立即、有效協處地方大型群眾糾紛或罷工等社會動蕩事件,因此紛紛成立「人武部」預防城投債危機帶來的社會動亂。中國在短時間內大量成立「人武部」,美國智庫「蘭德公司」研究員何天睦表示,同時在許多地方啟動「人武部」,肯定是由上而下的指示。[7]另民兵可配槍執勤,顯示中國內部已出現不穩現象,必須加速成立「人武部」協助穩定局勢。

值得一提的是,中共在2023年10月15日印發以「習近平文化思想」為核心的「幹部培訓條例」,對黨職、公職、國營企業與事業單位人員普訓,並於10月24日頒布《愛國主義教育法》,對重點學校、家庭、青少年、兒童、公職人員、企業職工、村居民、港澳台、僑胞等不同群體的愛國教育作出規範,對全民展開愛國教育,對全國展開「表面柔、裡子硬」的全面高壓控管;另在12月23日頒布修訂《黨處分條例》,增加處分項目、擴大處分對象、從嚴處分力度,用以規正組織及黨員行為,並擴及人民及社會各層面,落實對全民的控制。

另習近平於11月6日接見104位「楓橋式工作法」入選單位代表,勉勵他們堅持和發展好新時代「楓橋經驗」,[8]強調「四防並舉」(人防、物防、技防、心防),利用科技、網路進行社會治理,在基層即把矛盾化解於初萌期,此舉措暗示「文革時期」「百姓互相監視」、「人民相互舉發、鬥爭」的全民監控機制或將再啟。

筆者以為,中國受新冠疫情清零、中美貿易戰、房地產泡沫債務失靈、外資大量出走、青年失業嚴重等因素交互作用下,面臨經濟成長緩慢、下滑,可能引發更廣泛的金融崩潰危機與社會動亂,甚至是政治危機的「內部壓力」,亟需在社會中建立一股力量來因應緊急狀況,因此從修訂法規,控制思想、行為;再推行「楓橋經驗」,做好全面監控;重新啟動「人武部」預防動亂等方式,多管齊下落實社會監控、擴大黨國維穩力道,全力防範動亂發生。

借鏡俄烏「持久戰」、「消耗戰」,預為「動員準備」因應周邊有事


隨著中美關係日趨緊張、中印邊界衝突未解、中日釣魚台列島保衛、台海爭端、與南海主權爭議等問題,促使中國面臨艱困地緣政治挑戰而日益強硬軍事姿態。另備受關注的俄烏戰爭仍持續中(剛屆滿2年),雙方戰損慘重(據美國官員透露:烏軍7萬死、10到12萬受傷,損失軍機800多架、坦克和裝甲車1.4萬輛;俄軍10萬死、受傷20萬,軍機600多架、坦克6000多輛,軍艦 23艘,潛艦1艘)[9],面臨「作戰兵力」及「武器、裝備、彈藥」不足,陷入「持久戰」與「消耗戰」窘境;俄烏均極力動員人員,加速裝備、彈藥採購與生產,支援第一線作戰。此際,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於2024年2月23日宣布新一輪對俄羅斯金融部門、國防工業基地、採購網絡等500多個制裁目標;[10另歐盟也祭出對近200個被控協助俄羅斯採購武器與綁架烏克蘭兒童的個人與實體制裁,[11]以加強對莫斯科當局的壓力。此「人力」不足、「武器、裝備、彈藥」缺乏、面臨西方國家「封鎖」、「制裁」景況,或可提供未來中國在台海、南海爭端,與周邊嚴重事態陷入膠著時之因應對策借鏡。

「人武部」係中共地方軍事部門,屬軍委國防動員部,受解放軍管制與運用,負責徵兵、民兵領導及各地輕武器倉庫管理,[12]戰時,領導和組織群眾參加游擊戰、恊助主力部隊作戰;平時則推動民兵、預備役建設等兵役工作,密切軍隊與地方關係,完成戰備和治安任務,[13]具有實質的動員性質。本文認為,「人武部」乃地方與學校軍事組織,此次在各大型國企廣建民兵,將「人武部」由地方、學校延伸到重點國企,違反慣常設立模式,此不尋常跡象透露可能有政經巨變或戰爭衝突將發生。另中共在國企廣建民兵,另一原因是借鏡俄烏戰爭中俄羅斯所面臨的困境,因此啟動民兵在「人力動員」、「物力支援」與「軍需裝備生產」厚植動員能量,將民兵建立成一支「平時服役、緊急應變、戰時作戰」的可恃國防後備力量,[14]為未來可能面臨的「持久戰」與「消耗戰」需求,預作動員準備。
[1] 〈CNN:中國大企業紛紛成立人民武裝部隊〉,《NOW News(Taiwan)今日新聞網》,2024年2月21日,https://www.nownews.com/news/6368014。
[2] 〈人民武裝部〉,《維基百科》,https://zh.wikipedia.org/zh-tw/%E4%BA%BA%E6%B0%91%E6%AD%A6%E8%A3%85%E9%83%A8#%E7%94%9F%E4%BA%A7%E8%BF%9E ,檢索日期:2024年2月23日。
[8] 「楓橋經驗」為1963年毛澤東主政時期浙江省諸暨縣之社會主義教育運動試點經驗,後成為中國政法工作與基層治理的樣板,主要是指透過發動群眾與依靠群眾的方式將矛盾就地解決;習近平曾多次強調並推廣,參見〈習近平強調楓橋經驗 分析:核心為群眾鬥群眾〉,《中央社》,2023年11月14日,https://www.cna.com.tw/news/acn/202311140093.aspx。[9] 〈烏克蘭彈盡源絕、俄羅斯短兵缺將,俄烏戰況為何陷膠著?〉,《TVBS新聞網》,2024年2月5日,https://news.tvbs.com.tw/exhibition/ukraine-war-2nd/index.html?from=button_back_to_index。[10] 〈俄烏戰爭將屆兩年!拜登宣布最新一輪對俄制裁包括500多個目標〉,《NOWnews(Taiwan)》,2024年2月23日,https://www.nownews.com/news/6369937。[11]同註9。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