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政

中國2024年國防預算的名堂
瀏覽數
1110

中國2024年國防預算的名堂

關鍵字: 國防預算、解放軍、兩會、建軍百年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一、前言


每年3月中國的兩會(人大與政協會議)期間,雖然行禮如儀,但因為涉及國家預算與政府職務的合法程序,即使不會出人意料之外,仍有一些特定事件或是異常徵候,可以當作分析中共內部政治的參考。例如,人大開會前部分人大代表被罷免或是被請辭,明顯的就是出事了;另外,像國務院總理在會議結束前的記者會也被取消,使李強沒有舞台,表達自己的執政理念,失去了在媒體前讚頌習近平的機會。

在國防預算方面,外界早已經知道,中國實際國防預算都是經過調整後的數據,真要分析也只能在中共公布預算的少數文字中仔細推敲。因此,外界對於中共國防預算的分析都會保留其真實性,甚至推斷中共實際預算是公布預算的兩到三倍之多,如果將隱藏於其他部門的預算加總起來,實際數字更高。根據中共公布的數據,2024年國防預算編列共1兆6,655.4億元人民幣,7.2%增幅與去年持平。如果將之與經濟成長率比較,2023年經濟成長率5.2%,國防預算增加7.2%,2024年經濟成長率預估為5%,國防預算增加7.2%,與去年相同,看起來數字在邏輯及比例上非常漂亮,似乎沒有特別之處。

但除了數字之外,國內經濟生產毛額與經濟狀況,國防預算增加與重要軍備建設都息息相關,雖然受限資料無法確知其相關性,仍可以從推斷及相關評論,找出一些名堂。

表1、中國經濟成長率與國防預算增加比例

二、值得一提的現象


(一)可能用於國防建設的專項國債

李強在政府工作報告時表示,赤字率擬按3%安排,赤字規模4.06兆元,一般公共預算支出規模28.5兆元,擬安排地方政府專項債券3.9兆元。為了「系統解決強國建設、民族復興進程中一些重大項目建設的資金問題,從今年開始擬連續幾年發行超長期特別國債,專項用於國家重大戰略實施和重點領域安全能力建設」,今年先發行1兆元。[1]政府工作報告所提的「系統解決強國建設、民族復興進程中一些重大項目建設」、「國家重大戰略實施和重點領域安全能力建設」,非常明顯指的是國防建設與軍備發展。在中國經濟面臨中央與地方資金短缺、房市破產、產業出走、失業率大幅上升,習近平提出解決的辦法是家庭電器的更換,根本無需專項舉債。

(二)習近平達成建軍一百年的要求

習近平在各種接見解放軍的場合,都會強調達成建軍一百年的使命,主要包含四大項目,分別為「加快機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發展」、「加快軍事理論現代化、軍隊組織形態現代化、軍事人員現代化、武器裝備現代化」、「要求堅持品質第一、效益優先」以及「促進國防實力和經濟實力同步提升」等。另外,習近平在參加解放軍人大及政協代表座談時,更提到解放軍「要統籌海上軍事鬥爭準備、海洋權益維護和海洋經濟發展,提升經略海洋能力。要優化航太佈局,推進我國航太體系建設。要建構網路空間防禦體系,提高維護國家網路安全能力。要加強智慧科技重大專案統籌實施,加大先進成果應用力度」,[2]這些任務與工作都需要高額國防預算,在2027年之前,習近平需要更多資源及國務院支持,以彰顯解放軍的建軍成果。

(三)李強吹捧軍委主席負責制

今年兩會,李強在工作報告中,談到軍隊內容時,特別提及「全面深入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通常只有軍隊的場合,高階將領會提別強調軍委主席。因為國務院頂頭上司是國家主席,不在軍委指揮鏈的國務院總理,刻意強調軍委主席負責制,應該有其深思。過去朱鎔基和溫家寶任總理時期的中共政府工作報告,都沒有提及軍委主席負責制。李克強任總理期間,直到2017年才首次在政府工作報告提及全面深入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之後2018年至2021年的報告,也有類似表述,但是2022和2023年李克強就不再提。

事實上,有些單位或工作本來是國務院與中央軍委共同執行,如人民防空、國防動員、國防教育、民兵工作、武警等,國務院在這些工作上應該與中央軍委是共同負責。中國《國防動員法》第九條中,提及:

國務院、中央軍事委員會共同領導全國的國防動員工作,制定國防動員工作的方針、政策和法規,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提出實施全國總動員或者局部動員的議案,根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的決定和國家主席發佈的動員令,組織國防動員的實施。國家的主權、統一、領土完整和安全遭受直接威脅必須立即採取應對措施時,國務院、中央軍事委員會可以根據應急處置的需要,採取本法規定的必要的國防動員措施,同時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報告。

上述內容證明國務院與中央軍委是分工平行單位,李強刻意強調軍委主席負責制,未必是高級黑,但是在預算分配上聽從軍委主席指揮,應該是可以肯定的。既然李強的國務院已經成為習近平的執行單位,攸關習近平是否續任的建軍百年成果建設,當然會極力支持,服從軍委主席的領導。

(四)劉明福大校為預算的辯護

劉明福是中共國防大學大校退役的教授,過去曾寫過中國夢,吹捧習近平。當他看到日本官房長官林芳正「嚴正關切」中國國防預算,批評「在欠缺透明度的情况下,大範圍且急速讓軍事力量增強」,是日本有史以來最大的戰略挑戰。他也指出美媒認為中國軍費很多焦點「用在挑戰美國軍力」。劉明福則辯解說,在美國愈趨嚴重的威脅下,中國已成為世界上最不安全的國家,必須加強國防和軍隊建設。而中國要實現統一,最基本的前提就是美國告別霸權。美國是擴張型國防預算,中國則是防禦型國防預算,企圖藉此為習近平辯解。[3]

中共國防預算永遠是外界難以窺探的國防機密,但可以從其歷年數字變化,看出其趨勢。例如,1989年後,江澤民為了拉攏軍隊,中共國防預算兩位數字成長,直到胡錦濤時期的2007年,才降為個位數字,但隔年又恢復兩位數字成長。習近平時期的國防預算雖然都是個位數字成長,但是並未因此荒廢國防建設,反而在高科技武器研發的船艦製造上達到高峰,軍備擴張對鄰國構成軍事威脅。按理來說,習近平整肅軍隊貪腐後,應該對於大型國防建設或軍備發展採取謹慎態度,但習近平為了反制美國軍事介入,有效達成習近平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必須持續的強化國防與軍事現代化,高額國防預算,甚至舉債投入國防,當然不可或缺。

[1] 海巖,〈政府工作報告 :2024年擬發1萬億元超長期特別國債〉,《大公文匯網》,2024年3月5日,https://www.tkww.hk/a/202403/05/AP65e67a2de4b0eb64da0d957e.html。 [2] 張汨汨、梅常偉,〈習近平在出席解放軍和武警部隊代表團全體會議時強調強化使命擔當深化改革創新 全面提升新興領域戰略能力〉,《新華網》,2024年3月7日,http://lianghui.people.com.cn/2024/BIG5/n1/2024/0307/c458561-40191192.htm。 [3] 沈燕媚、王佩凡,〈學者劉明福:美威脅下華須加強國防 稱已成最不安全國 兩岸統一前提「美告別霸權」〉,《明報》,2024年3月17日,https://news.mingpao.com/pns/中國/article/20240317/s00013/1710609818143/學者劉明福-美威脅下華須加強國防-稱已成最不安全國-兩岸統一前提「美告別霸權」。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