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政

中國的煙花運動:社會開始挑戰中共底線
瀏覽數
1569
2023.01.06
作者
432548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 方琮嬿 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 煙花運動、白紙運動、社會抗爭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當全世界迎接2023新年之際,中國各地發生民眾於跨年及元旦期間違反政府燃放煙花(火)禁令的抗爭事件,而在這些個別的抗議行動中有兩則衍生成大規模抗爭事件:一是河南周口的年輕人違反煙花禁令而引發了警民衝突,民眾開始包圍甚至拍打警車,導致警車被掀翻。而在南京的跨年夜,大批群眾衝破警戒線湧向市中心的孫中山像,在銅像前獻花並放飛氣球,透過致敬中國人稱「革命先行者」的孫中山來批評當今執政者的方式,令人聯想起不久前的白紙運動。[1]這些抗爭事件的規模雖不及白紙運動,但仍顯示出當今已激化的中國國家與社會關係下,人民眼中的中共政權威信削弱。民眾開始透過不同機會挑戰中共權威。

中共開始失去維持國家穩定的能力


國家安全是中共在20大報告中的重要政策主題,而社會治理則被放在國家安全的框架下,代表中共黨國欲採用更為細緻與及早化解人民矛盾的基層治理機制,並透過形塑人民亦須盡職盡責的「社會治理共同體」,主導人民的社會參與,凝聚社會共同意識。[2]但自從中共去(2022)年12月公布了「新十條」新冠防疫措施後,地方朝向放寬管控,但中共當局並未說明是否放棄「動態清零」,因而引起混淆。更重要的是,中國人民普遍未接種mRNA疫苗,導致疫情於中國各地爆發,而中共在沒有詳實配套措施的情況下執行「新十條」,引發了醫療量能、防疫藥物、血氧機等抗疫用品不足,醫療體系瀕臨崩潰,火葬場大排長龍。面對中國黨國體制的「躺平」,人民被迫自救,主動搶藥或請國外的親友寄退燒藥,經濟狀況較寬裕的則飛往國外注射mRNA疫苗。[3]

中共的疫情政策——從2022年清零到現在鬆綁——造成諸多亂象,而身處其中的中國民眾也發現中共對社會有高度的控制但治理效能堪憂,中共似乎失去了維持「社會穩定」「國家穩定」的能力。英國政治哲學家霍布斯(Thomas Hobbes)認為,一個擁有強大權力的國家,才能保障其人民的和平與安全。只要這個國家能夠保障其人民的和平與安全,人民就必須對國家完全順服。[4]現今的中共享有幾近絕對的權力,卻沒有給予中國人民其承諾的安全——那人民為何還要信服於它?

中共對白紙運動的回應引發後續社會挑戰


雖然中共在去年11月時就推出了「二十條」,但「新十條」推出的時機發生在白紙運動之後,表示中共疫情政策的改變有一部分源自於中國各地對於清零的抗議示威。這樣大幅度的改變很可能被外界視為中共讓步、示弱的表現,鼓勵遭受疫情之苦的民眾做出更多抗議政府的示威及相關行動。值得一提的是,以往中國民眾的抗議大多發生在互聯網上,網民發揮創意用各種方式串聯並規避審查,但白紙運動則是不同地區的民眾自發性到街上示威。中共對於參加白紙運動的示威者進行秋後算帳,調查並且打壓他們,但這樣的因應卻可能提高民眾的反彈,鼓勵民眾藉由不同理由,以間接隱晦的方式在網路及街頭表達對中共當局的不滿。以往中共對於社會實行的兩手策略——有限度的回應抗議民眾需求但打壓示威活動——通常可壓制社會抗爭,但從近期的煙花運動看來,這樣的兩手策略在中共威信削弱後可能慢慢失效。

中共恐面臨更多來自於社會的挑戰


如前所述,現今的中共高壓控制社會,但白紙運動的出現代表中國民眾產生對國家治理能力的信任危機。而中共長年仰賴的兩手策略效果有限。因為中共面臨諸多挑戰——對內有整體經濟停滯、青年高失業率、地方財政壓力,對外則有美中的競爭、科技發展被圍堵、產業鏈重組——這些挑戰又環環相扣並且與中國的疫情趨勢相互影響,筆者認為這些挑戰很可能嚴重影響中共的對內治理,進而更弱化了民眾對中共的威信。即便中國人民尚未有足夠的動機與能力串聯起來形成更廣大、更政治化的「革命」,但短期內可預見的是人民的生活被影響而產生更多自發性的示威串聯行動,繼續挑戰中共的底線。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