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稱作戰

六月的西太海域暗潮洶湧
瀏覽數
453
2022.06.24
作者
江炘杓
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 江炘杓 助理研究員

六月的西太海域暗潮洶湧
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 江炘杓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軍事存在、非戰爭軍事行動、常態化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2年6月,西太平洋相關國家海軍機艦巡航演訓活動頻繁,使得盛夏六月原本風平浪靜的西太海域有如大雨欲來之勢。從6月1日起,韓國海軍馬羅島艦編隊與美國雷根號航母打擊支隊實施海上操演,隨後航駛夏威夷;6日,美軍在馬里安納海域進行「2022勇敢之盾」(Valiant Shield 22)聯合軍事演習;10日,俄羅斯薩波什尼科夫元帥艦(Marshal Shaposhnikov, BPK 543)編隊沿日本北海道東部海域向南航行,經宮古海峽進入東海後北駛海參崴;12日,解放軍海軍拉薩艦(102)編隊航經對馬海峽北駛,通過宗谷海峽南下,從大隅海峽進入東海,駛返青島;13日,日本海上自衛隊(簡稱「海自」)出雲艦(DDH/LHA 183)編隊於橫須賀啟航,前往印太海域執行「2022印太部署」(Indo Pacific Deployment, IPD 22),與美艦操演後駛珍珠港;15日,印度、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和新加坡海軍護衛艦齊聚關島航駛歐胡島,一路進行聯合編隊操演;17日,俄太平洋艦隊寇里耶茨艦(Koryeyets, 390)編隊以逆時鐘方向循日本東部海域北上,東進宗谷海峽後南下日本海;29日,美國海軍第三艦隊主辦第28屆「2022環太軍演」(RIMPAC 22)啟動。六月看似水波不興的西太平洋海域,實則暗潮洶湧。各國在西太海域展開的軍事行動,依事件發生先後分析如下:

韓國透過軍事存在參與印太事務


韓國海軍馬羅島艦(LPH 6112)、世宗大王艦(DDG 991)、文武大王艦(DDH 976)和申乭石艦(SS 82)組成的編隊於5月31日啟航駛向西太平洋,除與美艦進行雙邊聯合操演之外,亦於西太海域戰鬥巡弋,於6月下旬駛抵夏威夷,參與「2022環太軍演」,[1] 並將於2022年10月首次參與菲律賓主導的日、美、菲海軍陸戰隊「卡門達格演習」(exercise KAMANDAG);再從韓國海軍持續建造獨島級兩棲攻擊艦以及發展未來的航空母艦計畫觀察,韓國有意透過「軍事存在」(military presence)的展現,積極參與印太事務。

美國擴大聯合軍演展現嚇阻力量


「勇敢之盾」系列是完全由美軍參與的聯合演習,兵力包括兩個航艦打擊支隊、一艘兩棲突擊艦及其護航艦組成的兩棲戰備支隊等15艘水面艦艇,以及陸軍、陸戰隊、空軍200多架各型戰機和13,000多名官兵;演習目的是試驗武器裝備、檢視準則編裝以及驗證作戰構想。[2] 「環太軍演」系列則是美軍主導的大規模多國聯合演習,參與國家往往多達二、三十個,參演兵力龐大,操演課目多元;演習目的是根據聯合準則進行實兵演練,在共同準則與統一指揮下,強化多國軍隊的互操性(interoperability),提升多國聯合作戰能力。

俄羅斯以繞島行動突出對日不滿


俄烏戰爭伊始,日本參與制裁行動,俄羅斯為此大表不滿;除在爭議島嶼進行軍演,太平洋艦隊還派出兩支編隊進入西太,其中一支編隊與其轟炸機於菲律賓海進行聯合操演,隨後兩支編隊分別以順時鐘和逆時鐘方向繞航日本列島,然後駛返海參崴。薩波什尼科夫元帥艦編隊由兩艘驅逐艦及巡防艦、飛彈觀測艦和補給艦各一艘組成,較具威懾力;而寇里耶茨艦編隊雖由九艘軍艦組成,其中七艘是500至1,000噸級的老舊巡邏艦,另二艘為補給艦和醫院船,基本不具威懾效果。然而,俄太平洋艦隊這兩支編隊執行針對性的非戰爭軍事行動(military operations other than war, MOOTW)難免引起日本高度警戒,並派出飛機和艦艇對俄艦編隊進行密切監控。

解放軍海軍編隊繞日可能常態化


拉薩艦、成都艦(120)和東平湖艦(902)於6月9日自青島啟航;11日,天狼星艦(794)自日本西南諸島海域北上加入編隊;12日經對馬海峽北駛;15日,於津輕海峽西南部兵分兩路,拉薩艦和成都艦繼續北上;16日,東平湖艦和天狼星艦西進津輕海峽;17日,拉薩艦編隊穿越宗谷海峽進入西太,沿日本列島南下;19日,東平湖艦與拉薩艦編隊會合南駛,天狼星艦脫離執行既定任務;21日,拉薩艦編隊航向西南,通過須美壽島與鳥島間水道;23日,編隊西出大隅海峽進入東海,航向西北;26日,返抵青島。拉薩艦與2021年南昌艦偕俄艦環繞日本的航線相同,似有常態化繞日航行趨勢;據此研判北部戰區055型驅逐艦鞍山艦(103)於2023年繞航日本的可能性很高。

日本海自印太海域巡航擴大交流


6月13日,日本海自出雲艦、高波艦(DD 110)、霧雨艦(DD 104)及一艘潛艦駛印太海域執行為期四個月的「2022印太部署」任務(10月28日駛返橫須賀),另有P-1反潛巡邏機、UP-3D獵戶座(Orion)電子偵察機和US-2水上救援機配合編隊實施包括防空、反潛和反飛彈作戰在內的海空綜合操演;17日,於菲律賓海與美拉帕漢諾克艦(USNS Rappahannock, T-AO 204)和桑普森艦(USS Sampson, DDG 102)實施操演後續駛檀香山。出雲艦於印太海域活動期間將靠泊斐濟等12個國家港口,並參與2022年「環太軍演」等七項多邊聯合軍事演習。[3] 出雲艦訪問的國家包括許多南太島國,顯示中國加強與該地區接觸後,日本亦積極強化與南太地區的交往與聯繫。

印度等五國軍事聯繫關係很密切


參與「2022環太軍演」的各國海軍艦艇通常逕行航駛夏威夷會合,惟印度、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和新加坡五國巡防艦齊集關島,並於6月15日聯合編隊駛向歐胡島。這是一次罕見的五國聯合航行操演,凸顯了三個深刻涵義:第一,印度等五國軍艦齊聚於一處,再一起駛往目的地,顯示五國軍事聯繫關係非常密切;第二、印度非屬東協成員,能與其餘四個東協成員國艦艇邊航行邊操演,一同航向珍珠港,顯示印度「東進政策」(Act East Policy)的軍事層面取得不錯成效;第三,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和菲律賓個別之間都存在海域爭端的矛盾,四國軍艦能夠共同編隊聯合操演,顯示這四個國家彼此之間都能理性面對爭端,擱置爭議,並在軍事領域加強合作。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