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情勢

日本防相岸信夫出席「日本東協防長會議」之觀察
瀏覽數
304
2022.07.01
作者
王尊彥
國家安全研究所 王尊彥 副研究員
日本防相岸信夫出席「日本東協防長會議」之觀察
國家安全研究所 王尊彥副研究員
關鍵字: 東協、日本、岸信夫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2年6月21日,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出席在柬埔寨舉行的「第七屆日本東協防長會議」,期間發表題為「針對後疫情時代的日本東協合作」之演講,並與柬埔寨、越南、印尼、汶萊等四國國防部長舉行雙邊會晤。

岸信夫的演講內容包含以下主題:

一、俄國侵略烏克蘭,違反對於主權與領土的尊重,是歐洲也是印太地區的問題;

二、日本將依據與東協之間的「永珍願景2.0」倡議強化關係;

三、日本將在雙邊安保合作中,新增環境與氣候變遷、以及網路安全等兩個新領域議題;

四、強調確保印太地區的國際治癒與海洋秩序,不許侵害利害關係方的正當權利與利益;防衛省將依各國需求提供合作與裝備。

五、關注緬甸國內情勢。

日本藉多邊場合推動與東南亞雙邊防衛交流


由於岸信夫此前甫赴新加坡,出席第19屆「香格里拉對話」,且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也同樣出席了「香格里拉對話」,以及發表專題演說,近期日本政府領導人與東南亞國家的防衛交流與互動,可謂十分頻繁。

值得關注的是,除防長會議之外,岸信夫此次也與前述四國防長舉行雙邊會談。四場會談內容雖因國家不同而有差異,但大致都批判俄國侵烏動搖國際秩序,強調雙方推動防衛合作之共識,以及日方表達願意提供相關支援。日本顯然是積極運用多邊會談的機會,也和相關國家舉行雙邊會談,此種作法實質上是把雙邊會談當作二度表達日方立場的機會,以凸顯日本政府對特定議題的重視。

另外,從會談內容的資料中也可觀察到,對於相同議題,個別國家可能有不同的表態。根據日本防衛省公布的會談內容,在與前述四國的雙邊會談當中,均提到「反對在『東南亞』地區單方面憑藉武力變更或嘗試變更現狀」,顯然是在暗示中國。然若進一步分析其寫法,日本與柬埔寨、印尼和汶萊的防長會談內容資料,係採取「岸大臣表示反對……」之寫法,但在日越防長會談時,表述方式卻變成「兩位大臣表示反對……」。據此研判,在針對中國在南海的擴張,越南防長採取與日方相同之批判立場,其他三國防長則可能未在會談中明確表態附和日方。

這種在有關中國議題上的不同反應,反映這些國家對中國採取不同態度,其中除顧忌中國反彈之外,可能也在對中經貿的機會上抱持期待,相關立場及其政策值得進一步觀察蒐研。

日本加速在東南亞地區與中國的競爭


日本近期積極與東南亞國家互動,其欲與中國在東南亞地區競爭影響力,應是重要動機。二戰結束後至今,日本戮力經營對東南亞關係,已拂拭發動戰爭侵略的歷史,乃至扮演起協助區域成長與國家發展的國際貢獻者角色。長期以來諸多民調也都持續顯示,東南亞國家對日本之觀感頗為正面。以東南亞頗具權威的新加坡「尤索夫伊薩東南亞研究院」(ISEAS)的民調為例,今(2022)年度調查結果指出,認為是「為世界和平、安全與繁榮而做對的事情」的國家,約54%選擇「日本」,約27%選擇「中國」, [1] 顯示日本在東南亞民眾心中的好印象。

只不過,日本外務省今(2022)年5月下旬公布之「2021年度海外對日輿論調查」最新結果卻發現,東南亞國家認為20國集團(G 20)成員國當中「現在是重要夥伴」的國家,選擇中國者佔56%,超越日本(50%);認為「未來是重要夥伴」,選擇中國者48%,首度超越日本(43%)(參閱下表)。 [2]
表、東南亞國家對日中兩國的認知

 

日本

中國

令和元年度調查

認為「現在是重要夥伴」

57%

59%

認為「未來是重要夥伴」

51%

48%

令和三年度調查

認為「現在是重要夥伴」

50%

56%

認為「未來是重要夥伴」

43%

48%

資料出處:王尊彥摘整自日本外務省〈令和元年度海外対日世論調査〉和〈令和3年度海外対日世論調査〉資料。另,因受訪者可選擇一個以上的國家為重要夥伴,故表中各題(橫列)百分比加總可能會超過100%


在中國霸權形象日顯巨大的東南亞地區,區域內國家理應對中國保持高度疑懼甚至摒棄,但外務省的民調卻對日本政府敲了一記警鐘。日本強化和東南亞之間包含防衛等領域的各種交流合作,其背後或許存有在東南亞面對中國競爭時的危機感。可以預期的是,日本在此種競爭感與危機感的雙重意識驅動之下,未來日本應會採取較目前更積極的對東南亞政策。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