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情勢

日本與菲律賓舉行首次「二加二」會談之觀察
瀏覽數
1110
2022.04.12
作者
王尊彥
國家安全研究所 王尊彥 副研究員

日本與菲律賓舉行首次「二加二」會談之觀察
國家安全研究所 王尊彥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 日本、菲律賓、二加二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2年4月9日,日本與菲律賓政府在東京舉行外交與國防部長級(俗稱「二加二」)會談。日方由外務大臣林芳正和防衛大臣岸信夫出席;[1] 菲國由外交部長陸辛(Teodoro Locsin Jr.)與國防部長羅倫沙納(Delfin. N. Lorenzana)參加,會後雙方發表「聯合聲明」。[2] 這是日、菲兩國首次舉行「二加二」會談,菲國也成為繼印尼之後,日本與東協的第二個「二加二」對象國,因此備受各界關注。

日菲「二加二」會談內容重點


根據前述「聯合聲明」,會談主要內容如下:
1. 重申基於利益共享以及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等普世價值之「戰略夥伴關係」(Strategic Partnership)。
2. 強化軍力建構、艦艇相互泊港、武器與相關技術移轉,以及後勤補給等促進兩軍聯訓之合作。
3. 重申日本的「自由與開放印太構想」(FOIP)以及東協的「東協印太展望」(AOIP)之原則。
4. 強調基於「海洋領域覺知」(maritime domain awareness)與《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海上執法;菲國歡迎日本提供大型海巡艦艇。
5. 關切緬甸人權問題,以及北韓綁架日本人質和擁核自重作為。
6. 關切俄烏衝突,尤其烏國布查屠殺慘案。
7. 推動經濟安全合作,並反對以經濟脅迫達到政治目的。
8. 網路安全與數位情報,並強化供應鏈的韌性。
9. 推動《核裁軍和核不擴散倡議》等防止核武器擴散之國際體制。
聲明內容雖未點名中國,但提及東海與南海局勢,以及強調國際法和國際秩序,針對中國的意涵不言自明。

會談標誌日菲防衛關係進一步提升


南海對於日本海上交通與經貿運輸,具有難以取代的重要性,因此戰後日本政府戮力改善對東南亞國家的關係。而當中國在南海填海造島並將島礁軍事化,導致與南海有關國家屢爆對立,甚至有妨礙日本在南海的航行自由之虞,日本自然亟欲建構與東南亞的合作關係,期共同維持該地區的自由與開放。

在這方面,菲律賓向為日本的重點合作對象。2018年,日本政府調整駐外武官人數,其中即把駐菲武官從1人增加至2人,強化對南海情蒐與防衛合作體制。此外,日本航空自衛隊於去(2021)年7月,在馬尼拉近郊與菲國空軍舉行兩軍間的首次聯演;[3] 8月,兩國政府簽訂日本提供菲國防空雷達之契約,成為日本2014年通過〈防衛裝備移轉三原則〉後,日本對外輸出國產武器的首例。 [4]

而此次日菲「二加二」聯合聲明內容雖未寫明「互惠准入協定」(Reciprocal Access Agreement, RAA)之字眼,但已觸及關於聯演之後勤補給等事項,推判日菲兩國接下來可能展開准入協定的相關磋商。該等協定一旦簽署,將有利於順暢推動兩國軍隊互訪,尤其是在彼此境內舉行之軍事聯演。

杜特蒂政府或有內外政策連動考量


菲律賓雖然和中國有南海島礁主權爭端,但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政府迄今對中國的外交姿態,大抵維持高度謹慎自制,有時甚至流露無奈之感。因此,此次「二加二」談及東海與南海,而且還表明欲與中國也有領土爭議的日本強化防衛合作,可說是比過去更明確地展現對中國的不滿,而這背後或有菲國國內政治競爭的思考。

菲律賓預定今(2022)年在5月9日舉行總統大選,杜特蒂總統本人雖然宣布不參選,但其女兒莎拉(Sara Duterte-Carpio)已是副總統候選人。事實上,國際社會均觀察到,俄烏戰爭爆發以來,對俄國採取強硬立場的英、法等國領導人,其國內支持度均出現上升趨勢。因此,此次日菲「二加二」涉及中、俄議題,並展現菲國不贊成之立場,不排除杜特蒂政府也抱持著提升選戰支持率的期待。

惟在此同時,會談的「聯合聲明」未點名「中國」,甚至提及俄烏戰爭時也未提「俄國」,則顯示菲律賓在重視相關事態之餘,也仍顧忌其傳統上與中、俄等國之關係。

日台菲三國安全關係密切


儘管如此,菲律賓是日本在南海周邊國家當中的重要合作夥伴,已是不爭的事實。雖然此次日菲會談議程未觸及台灣情勢,但台灣在地理位置上位處日本與菲律賓之間,在第一島鏈的地緣戰略重要性早已獲得重視。

日本政界人士曾表達對台灣掌握巴士海峽動態的重視,[5] 惟在我國與日本之間尚無軍事合作機制的情況下,日本提升與菲律賓的安全關係,或也同樣可從菲國獲取有關資訊。日菲安全合作的戰略意涵,吾人應該進一步分析並掌握其動態,同時思考台灣在其間能扮演的安全角色。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