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情勢

烏克蘭戰爭的女性軍人議題
瀏覽數
3377

關鍵字:俄烏戰爭、女性軍人、女性與軍隊、戰爭與女性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前言


從2022年2月24日俄烏戰爭爆發後,由於戰爭的猝然性,以及戰爭對於全球及歐洲地緣戰略格局的衝擊,使得這場戰爭格外受到注目。尤其戰爭過程中,既有高科技武器的試驗性投入,改變以往的作戰形態;如無人機及低軌衛星的運用。也可見依循二次世界大戰作戰傳統的坦克大決戰及城市作戰,將最新軍事科技發展與陸戰理論融合在烏克蘭戰場上。除了國際情勢、軍事戰略、作戰戰術、軍事科技運用等熱門議題外,屬於軍事社會學的女性軍人議題,在國外媒體及學術圈也多有討論。但可惜在台灣這方面的討論較少。

在台灣軍事社會學的研究中,以性別與軍隊、戰爭與女性的研究本來就不多,而且侷限在少數院校及學者上。而在戰爭與女性軍人議題上,因為研究者背景的不同,發展出的研究取向,自然有所差異。在台灣較少的研究成果中,本文希望進行先驅性研究,歸納有關烏克蘭戰爭女性軍人議題的方向,現有提供有志於相關議題研究者參考。

烏克蘭女性軍人參與戰爭概況


共產國家基於女性撐起半邊天的傳統,本來就有很高比例的女性軍人,如蘇聯及中共等,平均而言都有超過百分之十的女性軍人。烏克蘭從前蘇聯獨立,歷經內部動亂,也在2014年後與俄羅斯爆發多次衝突,女性軍人持續參與軍隊任務與行動。但是在2022年俄羅斯入侵後,烏克蘭採取總體戰的方式,抵禦俄羅斯的入侵行動。不論是正規軍中的女性軍人、國土防衛軍的後備軍人、投入保衛家園的民防隊員、支援各種後勤支援的女性等,從公開資料來檢視,基本上與歷史上女性參與戰爭的角色與任務差別不大。

2014年間,烏克蘭武裝部隊共有 49,926 名婦女受雇,其中 16,557 名是軍事人員,33,369 名是文職人員。一直到2023年8月為止,自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以來,已有超過 11,000 名婦女自願加入烏克蘭武裝部隊。目前烏克軍隊中婦女人數超過6萬人,有24,797名女軍人在軍隊中執行不同的任務,從戰鬥交戰和特種作戰到行政和後勤支援。超過16,000人在地面部隊服役,至少7,000人在空軍服役,3,000多人在領土防衛部隊服役,約2,000人在海軍服役,約1,000人在空降突擊部隊服役。其餘的則在武裝部隊的其他部門服役。 [1]

烏克蘭戰爭中女性軍人的議題


一、職務平等


2016年以前,烏克蘭女性軍人多數從事比較傳統的職務,如醫務人員、行政或後勤支援的職務,這也意味著女性升遷機會較少,而且薪資水準遠低於男性。在2016 年 6 月,有62種戰鬥職務對女性開放,另於 2018 年 9 月 6 日修訂軍法,為服兵役的女性權利帶來根本性的變化。烏克蘭也通過第2523號法律對《烏克蘭武裝部隊內部服務法》和關於烏克蘭《軍事職責和兵役法》提出六項修正案。讓婦女有資格擔任所有軍事職務和軍銜,享有與男性同事相同的職責和機會:婦女在軍隊服役的年齡限制從40歲提高到60歲,達到年齡限制的女性軍人已經納編第一類預備役,而不是第二類預備役,讓她們的養老金將增加,並在戰爭爆發時,可以優先動員。

這樣的性別平等工作推動,使烏克蘭社會更為接納女性軍人,2018年,有53%的烏克蘭人支持軍隊性別平等,到2023年,則提高到80%。烏克蘭女性在戰爭過程中,可以擔任機槍射手、狙擊手和坦克射手,發射榴彈發射器和迫擊砲等。2023 年初,有 600 名女性希望加入新編的8個突擊旅,參與反攻俄羅斯的軍事行動。烏克蘭女性加入軍隊參與戰爭不是為了性別平等而已,更是為了保衛家人與領土,因為他們感覺到需要對戰爭做出貢獻。到 2022 年底,已有 350 名女軍人因勇敢而獲獎,將最高榮譽「烏克蘭英雄」追授給兩名戰死的女性。[2]

二、女性戰俘問題


參與作戰行動難免會有負傷或死亡的風險,甚至被敵人俘虜。在2003年美國進攻伊拉克期間,美國女兵潔西卡.林奇(Jessica Lynch)被俘事件,造成國際的關注。[3] 雖然伊拉克如何對她的說法不同,但是女性軍人成為俘虜,可能受到何種迫害,是否危及軍隊士氣,也是當時主要的女性軍人議題。[4] 雖然沒有公開的數字,但預估烏克蘭已有數百名女性成為戰俘,戰俘在俄羅斯所受待遇也是研究焦點。有些烏克蘭女戰俘被釋放以後的報告顯示,俄羅斯違反《日內瓦戰俘待遇公約》,包括酷刑、心理虐待、拒絕提供醫療服務以及缺乏食物和水,甚至有些人遭到俄羅斯士兵的性虐待。

三、性騷擾問題


女性軍人議題中,有關性騷擾議題幾乎是難以迴避的。烏克蘭武裝部隊人道主義問題研究中心 2011 年的一項研究結果顯示,每十名女性中就有一名在軍隊中面臨性騷擾。2021年,奧爾加.德卡赫 (Olga Derkach) 最早公開談論軍隊性騷擾,當時她指控長官從2016年以來的騷擾。但是與在戰場之外工作的行政人員相比,女性戰鬥人員受到性騷擾的可能性更小。[5]

四、對女性的擴大動員


由於戰爭的曠日廢時,不論俄羅斯或是烏克蘭對於戰爭動員的需求增加,尤其是對投入總體戰的烏克蘭軍隊,隨著人力損耗增加,對兵源的需求日益迫切。對婦女而言,許多女性自願參與軍隊,追隨自己的父兄或丈夫,保衛自己的家園,傳為佳話。但是對於一些具有其他專業或是無心上戰場的人而言,強制性動員投入戰場反而是負擔。某些職業的婦女在法律上有義務登記參軍。雖然預計在2026年之前不會進行全面動員,但女性可以根據合同服役。婦女可以被徵召服兵役的職業清單也有所擴大。[6] 根據新法律,具有任何類型的科學或醫學背景的女性都必須登記,意味著當軍隊有需求時,他們必須接受動員參與戰爭。

結語


戰爭的影響是全面的,尤其戰爭的損害與災難對婦女及小孩更為嚴重。戰爭並非專屬男性的事務,尤其在總體戰的形態中,必須透過全民動員的方式,投入戰爭行動,保衛自己的家園。女性軍人在戰爭中扮演一定的角色,能力與作戰表現未必遜於男性軍人,但是基於軍隊組織文化與作戰型態的影響,女性軍人都會面臨職務平等、戰俘、性騷擾、擴大動員等議題,因為戰爭期間,隨時都有犧牲風險,也讓一些承平時期女性軍人的議題難以凸顯,如混合訓練或單一性別環境訓練、性別競爭、晉升歧視、男女互動規範等。未來在戰爭結束之後,可能會有更多的文獻及研究成果出現,也期盼更多研究者投入此領域的研究。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