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情勢

俄烏衝突對美國國防戰略的影響
瀏覽數
1004
2022.03.18
作者
吳自立
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 吳自立 副研究員

俄烏衝突對美國國防戰略的影響
戰略與資源研究所 吳自立副研究員
關鍵字:美國國防戰略、俄烏衝突、綜合嚇阻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美國拜登政府原預計於2022年2月公布的新版《國防戰略》,因為2月24日俄羅斯對烏克蘭展開軍事入侵行動而推遲。前一版《國防戰略》是川普總統政府於2018年1月公布。按慣例,新任總統就職後一年會提出《國家安全戰略》與《國防戰略》,現任美國國防部長自拜登政府就任後,即著手準備2022《國防戰略》的規劃,到2021年底時內容已大致就緒,然而俄烏衝突情勢逐日升高進而導致戰爭爆發,使得美國國防部必須重新審視與調整原先的國防戰略規劃內容,來因應歐洲戰略安全態勢的變化。[1]

從區域恐怖威脅到大國衝突,美國國防戰略的重心移轉


隨著中東區域衝突緩和,美國2018年的國防戰略將焦點從中東區域戰場轉移到中國和俄羅斯等大國的競爭對手上,2018年美國《國防戰略》明確指出,中國是美國最大的戰略威脅。拜登政府亦確認中國將會是美國未來步步進逼的威脅,2022年美國《國防授權法》加強了對印、太地區軍事力量的資源投入,並指出必須採取行動恢復美軍在該地區的競爭優勢,以嚇阻中國且能在無法避免衝突的情況下打贏一場戰爭。

2021年以來綜合嚇阻是美國國防戰略概念的基石


美國國防部負責戰略、計劃和能力的助理國防部長瑪拉·卡林(Mara E. Karlin)表示,「新國防戰略的基石將是國防部長的綜合嚇阻概念」;「綜合嚇阻的想法意味著你正在整合你的領域」;「……不會只是如我們傳統考慮的空中、海上和地面」;「……如何跨領域整合?如何整合整個政府?」 「……實際上是外交領導,這也意味著在盟友和夥伴之間進行整合。」 [2] 2021年初以來美國國防部主要高階主管,不斷於國內外各場合推介綜合嚇阻概念,為美國2022國防戰略的內涵定下了基調。

俄烏戰爭對美國2022年國防戰略的影響


拜現代網路通訊科技與社群媒體之賜,俄烏戰爭自戰前俄羅斯調兵演習開始至今的過程,不僅僅讓全球各國經歷一場近乎切身感受的戰爭體驗,各方戰略研究專家亦對俄羅斯所採取的戰略思維行動進行檢討與辯論。其中有如前美國國防部副助理部長Elbridge A. Colby,強烈主張美國應將戰略重心優先置於印、太區域,重視與面對中國的威脅。[3] 另外如美國企業研究所(AEI)高級研究員John G. Ferrari,主張美國應放棄只應對一場衝突的戰略,重新檢討全球軍力布局,恢復美軍在區域前沿的存在佈署。[4] 大西洋安全理事會的研究報告則強調,必須應對戰略上同時來自中國和俄羅斯的挑戰。[5] 美國國防部則表示會繼續強化綜合嚇阻概念,雖然其他區域政權如俄羅斯存在明顯的威脅,印、太區域仍然是優先戰區,中國仍然是美國所面對步步進逼的挑戰。[6] 美國海軍退役的維吉尼亞州眾議員Elaine Luria在Project 2049舉辦的線上研討會中面對主持人提出美國是否能夠同時應對兩場戰爭時指出,即將推出的2022年美國《國防戰略》可能會朝向能在應對一場戰爭情況下,同時嚇阻另一場可能衝突的方向規劃。[7]

以綜合嚇阻為基石同時具備打贏一場戰爭的美國國防戰略


2022年俄烏危機和俄羅斯入侵再次表明,俄羅斯對地區和國際和平穩定的威脅並未減弱。然而在美國運用綜合嚇阻概念整合全球跨域能力應對俄羅斯的侵略行動下,俄羅斯綜合國力可能會面臨深遠的衝擊,對美國短中期的傳統威脅反而可能降低。反觀中國在此次俄烏衝突中不僅未受到明顯的衝擊,反而在政治與經濟上可能獲益,中國軍事力量在可見的未來將繼續成長,中國的競爭與威脅已然是美國國防戰略的第一優先考量。2022年美國《國防戰略》應會朝向能夠同時應對台海與其他區域如東歐、中東或東北亞等發生軍事衝突的能力。合理的推論美國將會優先集中資源面對中國步步進逼的競爭與挑戰,同時順應俄烏戰事形塑的西方團結態勢,以維持嚇阻能力來支持並積極促進歐洲各國增加國防資源投入,提升歐洲自主整體防衛力量來應對未來區域安全的挑戰。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