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情勢

評析日美視訊峰會及其對中關注
瀏覽數
890
2022.01.25
作者
王尊彥
國家安全研究所 王尊彥 副研究員

評析日美視訊峰會及其對中關注
國家安全研究所 王尊彥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 峰會、台海、釣魚台、岸田文雄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2年1月21日,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與日本總理岸田文雄以視訊形式舉行峰會,會議時間約80分鐘。雖然距離上次日美峰會(菅義偉執政時期,2021年4月16日)尚不滿一年,但由於是岸田執政後首次與美國元首會談,因此對岸田政府意義重大。惟此次迥異於去年峰會,會後雙方並未發布共同聲明,而僅由日本首相官邸、外務省以及美國白宮,各自說明會談內容。[1]

日美峰會主要議題


根據日美雙方資料,峰會大致涵蓋下列議題:

1. 反對東海與南海出現單方面改變現狀或經濟脅迫,日美將聯合因應中國相關問題;釣魚台事態適用《日美安保條約》第五條;

2. 強調台海和平穩定之重要,以及和平解決兩岸問題;日美雙方深切憂慮香港與新疆的人權狀況;

3. 在潛在衝突熱點方面,峰會強調美、日、韓三國應密切合作因應北韓核武、飛彈試射,以及綁架日本人等問題,也同時關注烏克蘭緊張情勢;

4. 在太空、網路等先進技術領域,以及肺炎疫情防治上合作;

5. 調整駐日美軍設施與所用區域;

6. 針對經濟安保,未來兩國將建置或可稱為「經濟版2加2」的部長級高層對談機制。[2]

日美重申維護台海和平立場展現決心


對台灣而言,日美兩國元首再度表達關切台海議題尤為重要,相關文字如下:「強調台灣海峽和平與穩定之重要性,以及和平解決海峽兩岸議題」(英文為“underscored the importance of peace and stability across the Taiwan Strait and the peaceful resolution of cross-Strait issues”; 日文為「台湾海峡の平和と安定の重要性を強調するとともに、両岸問題の平和的解決を促しました」)。[3]

去年日美峰會之共同聲明,乃時隔52年再度將台灣議題納入聲明內容,[4] 此次又幾乎一字未改地再度提及台海,表達對台海情勢的持續關切。事實上,今年1月7日美日外交與國防部長「2加2」的「共同聲明」已有相同表述,[5] 兩週後的峰會又再度重申。從日美領導人幾乎是不厭其煩地對台海表示關切來看,其意涵應已超越「重申」立場的程度,而提升到展現堅持挺台的「決心」,警示北京當局不可錯估情勢。

中國是此次峰會重點內容


無庸贅言,峰會所觸及的東海、南海、台海、新疆、香港,均與中國的內外威權與擴張行徑有關。而《美日安保條約》適用於日本宣稱擁有主權的釣魚台事態,更直指中國不斷派海警船進入釣島周邊海域之情事。根據日本政府統計,前(2020)年中國海警船滯留前述海域長達333天,去(2021)年為332天。另舉最近期者為例,本(1)月15日,中國進入釣島鄰接水域甚至突增為7艘,幾為平常3至4艘之兩倍,其中4艘更進入日方宣稱的領海。[6] 再加上近期中國不時與俄國聯手,在日本周邊海空域有所動作,這些都挑動東京當局的敏感神經。

從以上事態發展便可理解,即便近來北韓頻繁試射新式飛彈,引發日本政府緊張與不滿,但此次峰會日本外務省所公布的資料,有關〈區域局勢〉的三項當中,第一項卻是中國,其次才是北韓,最後才談俄國。「中國-北韓-俄國」之順序,顯然呼應日本最近三年度(2019至2021年度)《防衛白皮書》對外部威脅的排序,也意指著「對日本而言,中國持續是首要威脅」。由此看來,岸田首相在峰會強調「日本要修訂《國家安全保障戰略》、《防衛計畫大綱》和《中期防衛力整備計畫》,徹底強化日本的防衛力」,並非無的放矢。

峰會對岸田政府有外交效果


岸田文雄執政之初,其外相人事屢遭非議,雖然美國並未置喙岸田政府人事,但若從去年11月10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稱「若中國動武改變台灣現狀,美國及其盟國將準備採取行動」、[7] 而「盟國」又明顯包含日本一事看來,岸田政府無論如何得讓拜登政府放心:縱使今年是日中建交50週年,但日本也無意因此漠視中國行徑,或轉向「友中」來加以紀念。此次峰會,正是對美方傳達此等訊息的機會。

此外,峰會內容指出,日本政府考慮在今年上半年主辦美日印澳(QUAD)元首峰會,以實體方式進行。屆時日美兩國領導人或可採用「2021日法峰會」模式,再度會談並「補發」共同聲明(按:法國總統馬克宏去年出席東京奧運,與菅義偉首相會談,並發表共同聲明)。[8]

峰會對「岸田派」有內政效果


若把視角轉向日本國內,「日本放送協會」(NHK)最新(2022年1月11日)民調顯示,岸田政府支持度為57%,遠高於「不支持」之20%,故岸田本人或許不急於進一步提升其支持率。[9]

然若從今年7月日本預定舉行參議院改選,以及自民黨內部派系競爭來看,作為派系領袖的岸田文雄,在「岸田派」勢力目前落後於「安倍派」、「麻生派」與「茂木派」的情況下,就算他自身訪美難以成行,但在朝野攻防與黨內競爭的氛圍下,「對著螢幕拚外交」以彰顯執政成果,也就不無意義了。

峰會重點契合日本民意指向


日本內閣府在今年1月21日所公布之「關於外交之民意調查」的結果其實已經顯示,岸田「強化對美、不忘防中」的執政方向,實乃契合日本國民之所思。在對美關係方面,受訪的日本民眾有高達88.5%對美國「感到親近」(前一年度為84%),遠高於「不感親近」的11.1%(前一年度為15.3%)。91.3%認為現階段日美關係「良好」(前一年度為86.3%),遠高於「不認為良好」者的8.5%(前一年度為12.7%)。至於對中關係,僅20.6%對中國「感到親近」,「不感親近」者高達79%。認為目前日中關係「良好」者僅14.5%,遠低於「不認為良好」的85.2%。[10]

若再將此外交民調與同樣由內閣府於1月7日公布的另一項民調「關於國民生活之民意調查」結合分析,就更能理解此次峰會對於中國的關注。該國民生活民調顯示,面對「你認為今後〔日本〕政府應該著力於甚麼〔政策〕?」的提問,在33個選項當中,選擇「防衛與安全保障」者達39.4%,僅少於「醫療與年金等社會保障」(67.4%)、「新冠肺炎疫情防治」(65.8%)、「提升景氣」(55.5%)、「因應高齡化社會」(51.2%)等四項。[11] 既然民調顯示日本國民相當關切防衛與安保問題,也多對中國抱持著負面觀感,那麼此次峰會所討論的安保與對中關注,就不僅有對外戰略的意涵,也具有回應日本社會關切的正當性。

中國「與惡(俄)的距離」


另一值得深思之事,是日本民眾對俄國的看法。前述日本內閣府外交民調顯示,日本民眾對俄國「感到親近」者僅13.1%,竟然比對中國感親近者更少;有86.4%「不感親近」,比對中不感親近者更高!

日本與俄國之間長年存在「北方四島」領土爭議,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迄今未簽和平條約,兩國關係原本即難稱友睦。不論是對於俄國兼併克里米亞,亦或近來俄軍部署威脅烏克蘭,日本政府均堅持反對立場。對於此等日本「冷戰時期的宿敵」、東京當局眼中「霸佔北方領土的惡霸」、國際社會批稱「克里米亞的侵略者」──俄國,北京當局卻毫不忌諱地與其攜手合作,讓解放軍與俄軍在日本周邊海空域「示威」(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語)。[12] 無怪乎日本對中國難有戰略信任,而決意加強對美軍事同盟。

此次日美峰會結束後,中國駐日大使館批判日本「對中國內政說三道四」,「損害政治互信」。中方的反應在意料之內,也還算克制。[13] 只不過,時值日中建交(亦即日台斷交)50週年,「一衣帶水」的日中兩國,此刻理應大肆慶祝並宣揚雙邊友好,但事實上卻是從台海的此岸與東京之間,不時傳出台日友好、共商合作的熱情討論。北京當局或有不勝唏噓之感,但實應認真反思何以致此,方能展望未來,建構穩定的日中台三角安全關係,以利印太區域的永續和平。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