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情勢

氣候變遷、競爭力與韌性:美日夥伴關係之深化
瀏覽數
1192
2022.06.01
作者
劉翎端2
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 劉翎端 政策分析員

氣候變遷、競爭力與韌性:美日夥伴關係之深化
國家安全研究所 劉翎端政策分析員
關鍵字: 美國、日本、夥伴關係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美國總統拜登於2022年5月下旬展開任內首次亞洲訪問行程, 23日與日本首相岸田發表共同聲明,重申將維繫自由開放的國際秩序及印太地區,開啟「印太經濟架構」(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 IPEF)成員國的討論,著重解決氣候變遷、增進產業競爭力,提升供應鏈韌性,以達成更永續、更具包容性且強韌的經濟成長。[1]事實上,這些訴求源自2021年美日之間一系列雙邊合作計畫,包括:「美日競爭力與韌性夥伴關係」(U.S.-Japan Competitiveness and Resilience Partnership, CoRe)、「美日氣候變遷夥伴關係」(U.S.- Japan Climate Partnership),以及輔助前述兩項而成立之「美日乾淨能源夥伴關係」(Japan-U.S. Clean Energy Partnership)。[2]

究其背後主要目的,美日兩國希望深化雙邊關係,帶動印太多邊合作,從而牽制中國對該區域乃至全球的政經威脅。基於拜登政府對減碳及綠能產業的重視,以及「重建美好未來」(Build Back Better Framework)之政策架構,日本政府在等待多年後,終於在氣候變遷與韌性議題覓得與美方相互協作的機會,並積極參與美方提出之相關倡議。以下檢視近期美日夥伴關係重點:

攜手減碳及強化供應鏈韌性外仍待落實海外燃煤撤資


在「美日氣候變遷夥伴關係」中,雙方皆強調將實踐各自於巴黎協定中所承諾,2030年以前欲達成的國家自定貢獻(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 NDCs)減碳目標,以及2050年以前達到淨零排放。[3] 由於稀土、鋰、鈷等關鍵礦物(critical minerals)為乾淨能源轉型不可或缺的一環,但關鍵礦物之加工精煉卻為中國所主導,因此在「美日競爭力與韌性夥伴關係」中,美日將針對稀土中游材料加工、先進電池產業鏈,設置新創園區等合作,並與印太地區盟國進行研發計畫,以貿易便捷化、簡化海關程序等措施,提升供應鏈之多樣化與韌性。[4]

從今(2022)年5月23日所發布之「印太經濟架構」成立宣言,亦可看到減碳、乾淨能源和關鍵礦物供應鏈,均同被視為增強印太地區經濟競爭力的發展元素。[5] 然而回首減碳議題,2021年6月,日本已連同其他G7國家承諾,2030年代之間在確保穩定能源供給的情況下,須加速轉型至低碳電力系統,並不得再資助未進行減碳的海外燃煤電廠,近期「美日氣候變遷夥伴關係」亦重申上述承諾。[6] 即使如此,至今日本在印尼與孟加拉仍有兩座燃煤電廠興建計畫,而在孟加拉第二大城市吉大港(Chattogram)的燃煤電廠,甚至有日商與美商公司參與投資興建,引發當地輿論批評,雖有日商因輿論壓力而宣布撤出,目前卻未見美日企業全面撤資。[7]

以優質基建與能轉計畫鞏固新興市場影響力


中國近年在許多發展中國家推廣「一帶一路」,不僅環安衛事故頻傳,後續亦衍生設施品質不佳、債務陷阱等問題。[8] 因此,日本和美國則聯合其他盟國,希望在發展中國家推行「優質基礎建設」(Quality Infrastructure),特點包括:提供健全且透明的融資環境,打造穩固耐災、兼顧社會及環境永續的設施,增加地方就業機會、技術轉移與能力建構等。[9] 「美日競爭力與韌性夥伴關係」即提及,美、日政府鼓勵企業投入氣候變遷、數位經濟和永續發展等關鍵基礎設施,相關計畫包括:美、日、澳三國將於吉里巴斯、諾魯、密克羅尼西亞聯邦設置新海底電纜;美、日、紐、澳四國將協助巴布亞紐幾內亞在2030年以前將電力普及率自13%提升至70%。而除了太平洋島國以外,也將延續2019年起成立之「日本—美國—湄公河夥伴關係」(Japan- U.S-Mekong Power Partnership, JUMPP),聯合柬埔寨、寮國、緬甸、泰國與越南等國,來穩定跨國電力市場的調度運作。[10]

另一方面,「美日乾淨能源夥伴關係」(Japan-U.S. Clean Energy Partnership)亦旨在協助印太地區及全球其他發展中國家,進行平價、乾淨與安全的能源轉型,協助媒合企業投資開發各類型再生能源、碳捕捉與再利用設備,以及小型核能反應爐(small modular reactor)等先進核能技術。[11]

結論


在美日近期夥伴關係中,可看到其以深化氣候變遷因應及關鍵礦物供應鏈韌性之雙邊基礎,擴大推展至印太及全球多邊合作之企圖。對於印太地區發展中國家而言,與中資相比,美日等盟國提出之優質基建與能源轉型計畫,或可作為較穩健的投資與合作選項。但另一方面,若海外燃煤廠未能落實全面撤資,也可能弱化美日在印太地區推動減碳及綠能計畫的凝聚力與效度。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