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情勢

評析布林肯對中政策演講的字裏行間
瀏覽數
1892
2022.06.06
作者
王尊彥
國家安全研究所 王尊彥 副研究員

評析布林肯對中政策演講的字裏行間
國家安全研究所 王尊彥副研究員
關鍵字: 布林肯、中國、台灣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2年5月26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華府的喬治華盛頓大學演講,講題為「政府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做法」(The Administration’s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1] 從演講的題目與內容看來,該演講實質上是拜登政府的對中政策宣告。

在演講中,布林肯承襲前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的觀點,將「中國人民」與「中共」區別看待,褒讚前者而批判後者。布林肯在演講中澄清美國無意尋求與中國進行「新冷戰」,也說明拜登政府對中國戰略的三大支柱——投資、結伴和競爭。布林肯數次表明,美國願意與中國競爭、合作、但不尋求衝突之立場。該演講也關注台海情勢,並且批判中國對台灣的國際孤立與各種脅迫。

針對此演講,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抨擊:「這篇演講洋洋灑灑,費盡心機,實質是散佈虛假資訊,渲染中國威脅,干涉中國內政,抹黑中國內外政策。目的是遏制打壓中國發展,維護美霸權強權。中方對此強烈不滿、堅決反對。」針對此演講,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抨擊:「這篇演講洋洋灑灑,費盡心機,實質是散佈虛假資訊,渲染中國威脅,干涉中國內政,抹黑中國內外政策。目的是遏制打壓中國發展,維護美霸權強權。中方對此強烈不滿、堅決反對。」[2]

美國肯定中國人民表現但否定中共作為


在演講中,布林肯盛讚中國人民的才智與勤奮,尤其中國留學生對美國的貢獻。在此同時,布林肯也批判中共在國內實施壓制,對外進行擴張,甚至想在印太地區劃定其「勢力範圍」。

在北京當局處理失政連連引發民怨之際,布林肯的演講劃分中國政府與人民。他透過強調對中國人民的善意,而達到「不給北京煽動民族主義對抗美國的藉口」之目的,應是其背後用意。

美國將以投資、結伴與競爭而非對抗來形塑中國戰略環境


布林肯在演講中,將中國定義為「對國際秩序最嚴重的長期挑戰」,但也表示「不指望北京修改其軌跡」,「也不尋求改變中國的政治制度」。然當面對中國的挑戰時,將採取由「投資」(invest)、「結伴」(align)與「競爭」(compete)等三大支柱所構成之戰略予以因應。換言之,拜登政府係欲藉投資美國國內基建與產業,以提升自身國力;結合盟友與夥伴以擴大團隊陣容;然後結合前述兩者之力量,與中國展開競爭。

布林肯多次強調「競爭」,並稱「競爭未必導致衝突。我們不尋求它。我們將努力避免它」,明確傳達美國亟欲避免衝突的意願。在此同時,為捍衛美國的利益,美國將會採取「整合性嚇阻」(integrated deterrence),亦即透過在傳統軍力、核武、太空和資訊等領域上,與盟友及夥伴合作,也要運用美國在經濟科技和外交的力量以嚇阻威脅。

布林肯在演講中強調預防戰爭的多元嚇阻力量,而在措辭上布林肯也傾向使用「反對」(oppose)一詞,淡化嚇阻失敗後的「軍事對抗」意涵。

演講內容對台立場表述略異於〈美台關係事實清單〉


在國務院所公布的演講文稿當中,有關台灣的部分約佔三個段落。這部分內容表明,「美國遵循由台灣關係法、三份公報和六項保證所指引的『一中』政策」,「反對任何一方單方面變更現狀;不支持台獨;期待兩岸和平解決分歧」。

布林肯演講的涉台部分,和今年2月白宮公布的新版《印太戰略報告》,以及今年5月國務院公布的新版〈美台關係事實清單〉相比較,在表述上大多一致,均有提到「一中政策」、《台灣關係法》、「三份美中公報」、「對台六項保證」等四大要素。不同的是,布林肯重拾舊版〈清單〉中移除的兩項表述中的一項:「不支持台獨」。[3] 這應是考慮到拜登總統在5月23日的美日峰會上再度稱「美將出兵衛台」,而在不願過度刺激中國、升高中美衝突的情況下,再次加入「不支持台獨」之立場。

球在中國那邊了


整體而言,布林肯的對中政策演講,多處可聞「軟調」(soft tone),雖然提到新疆、西藏、香港等北京當局所忌諱的議題,但也多次表明美國避免對抗的意圖;在呼籲中國應有所改變的同時,仍不忘特別聲明「並非是反對中國」,而是要「捍衛和平、安全和人類尊嚴」。

更重要的是,儘管布林肯在2021年上任之初,在首次外交政策演講中,曾說出廣受矚目的一段話:「我們與中國的關係是該競爭的時候競爭,能合作的時候合作,須對抗的時候對抗」,[4] 但在這次演講中,布林肯將其改為:「我們將有自信地競爭;我們將盡可能合作;若有必要我們將會角逐(contest)。我們沒看到衝突。」[5] 遍尋此次演講內容,已未見語意為「對抗」的語詞。推斷布林肯調整表述之背景是,美國既已將俄烏戰爭與台海情勢相連結,國內輿論也未必支持美國參戰,而中共20大前的內憂外患也可能引發非理性的攻台決策,此等均非美國所樂見。拜登政府既已由國務卿宣告對中新政策方向,吾人則應密切注意未來美國在新方向之下,對中國採取何種更具體的政策作為。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