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情勢

評韓國首部「印太戰略報告」的中國定位
瀏覽數
1570
2023.01.05
作者
王尊彥
國家安全研究所 王尊彥 副研究員



關鍵字: 韓國、中國、印太戰略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2年12月28日,韓國尹錫悅政府公布韓國版「印太戰略報告」《自由、和平與繁榮的印太區域戰略》(Strategy For A Free, Peaceful, And Prosperous Into-Pacific Region;以下視上下文所需,簡稱《印太戰略》),是韓國第一個針對印太區域制定的戰略,因此頗受國際關注。尹總統在2022年11月15日舉行的東協峰會上,已宣布過該戰略的核心內容,受到國際關注,故這次可謂在國際社會廣泛期待下公布其完整內容。本文主要依據韓國外交部公布之英文版本進行評析。[1]

表、韓國印太戰略報告內容目次

I

背景:印太地區的戰略重要性

II

願景、合作原則以及區域視野

1.    願景:自由、和平與繁榮的印太

2.    合作的原則:包容性、信賴與互惠

3.    區域視野

III

核心課題

1.     建構基於規範與規則的區域秩序

2.     合作提升法治與人權

3.     強化核不擴散與反恐

4.     擴大綜合安全合作

5.     建構經濟安全網絡

6.     加強關鍵科技領域合作及縮小數位落差

7.     引領氣候變遷與能源安全的區域合作

8.     透過針對性的發展合作夥伴關係推動「貢獻外交」

9.     增進相互理解與交流

IV

結論


資料來源:王尊彥譯自Strategy For A Free, Peaceful, And Prosperous Into-Pacific Region目次。

韓版《印太戰略》提及台海並稱「中國」為「關鍵夥伴」(key partner)


對台灣而言,最值得關注之內容,自然是有關台海情勢以及對中國的戰略定位。韓版《印太戰略》指出,韓國「確認台海和平穩定對韓半島和平穩定,以及印太安全與繁榮而言,乃具有重要性」(頁28)。

除涉台內容之外,國際社會也關注韓國將對其巨鄰中國,作出何種論述與戰略定位。事實上,韓版《印太戰略》針對中國著墨不多,筆者將涉及中國部分暫譯如下:「中國作為達成印太區域繁榮與和平的關鍵夥伴(key partner),我們將與其培養更加健全與成熟的關係,在國際規範與規則指引下,追求基於相互尊重與互惠的共同利益。」(頁14)。

韓版《印太戰略》將中國定位為「關鍵夥伴」,此點頗令筆者訝異。畢竟,在此之前,韓國的軍事盟國美國拜登(Joseph Biden)政府公布的《印太戰略報告》,強調中國構成「挑戰」(challenge),2022年10月公布的美國《國家安全戰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將中國定位為「競爭者」(competitor)。

此外,韓國另一個東北亞鄰國、也是亞洲最早提出印太政策的日本,雖至今未曾以「報告書」的形式公布其印太戰略,但岸田文雄政府稍早(2022年12月16日)所公布的新版日本《國家安全保障戰略》報告中,已明確將中國定位為「空前未有的最大戰略挑戰」。

眾所周知,在美日等國嚴防警惕中國的背後,存在著中國對國際社會、尤其是印太地區構成威脅與挑戰的嚴峻現實,但在此情況下,韓國印太戰略對中國以「夥伴」相稱,筆者實難掩突兀之感。稱對方為「夥伴」,通常意味著與其共同合作。換言之,對方乃是合作的對象,而非嚴防之目標。在這方面,韓國政府對中國的評估,與其友盟間存在著明顯差距。

韓版《印太戰略》的中國定位亦迥異於韓國社會的中國觀


此外,韓國印太戰略的中國定位,似乎也與近年韓國社會對中國的負面觀感形成反差。據《韓聯社》(Yonhap News)報導,韓國調查機構「韓國研究」(Hankook Research)2021年4月公布的民調顯示,83%受訪的韓國人認為中國是韓國的安全威脅;即使在經濟領域,也有60%的韓國人認為中國是威脅。[2]

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22年6月底公布的民調結果也顯示,有八成韓國受訪者對中國抱持負面觀感。[3] 捷克帕拉茨基大學(Palacky University Olomouc)民調結果顯示,受訪的韓國民眾有81%對中國抱持負面觀感,比例之高居全球首位,甚至高過瑞士的72%以及日本的69%。[4]

盟國美國如何回應韓國的「夥伴」觀值得觀察


吾人可以理解,韓國作為中國的近鄰,鑒於中國在印太地區的經濟影響力,並且為此須與中國維持良好或至少是穩定的關係,「經中安美」(經濟重視中國,安全依靠美國)的現有結構不易改變。然在韓國期待戰略自主、而「安美」結構未變的情況下,首爾當局的中國「夥伴」觀究竟有多大的實踐空間,仍需進一步觀察。

事實上,近年來美國政府的表態,恐怕已經預示韓國在安全政策上「友中」的空間其實不大,韓國必須考慮美國與中國軍事抗衡之需求。例如,2021年駐韓美軍司令拉卡梅拉(Paul LaCamera)在赴任前的美參議院軍事委員會聽證會上表示,他將推動駐韓美軍納入美軍印太司令部的作戰因應規劃,鑒於美軍的全球性角色,韓美同盟除韓半島之外,也應當應處韓半島以外的事態。韓國2021年至澳洲參加「護身軍刀」演習,就意味著韓軍可能會在韓美同盟架構下離開韓半島,視需要加入美軍因應其他地區的事態。[5]

若從此角度來觀察,日前中俄兩國在距離台灣北部300公里海域舉行軍演,以及美韓兩軍也同時在韓國濟州島演習,除有相互抗衡的意涵之外,或許也顯示美軍正「拉著」韓軍一起正視,過去《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雜誌所稱「地表最危險的地方」——台灣——正受到來自韓國「關鍵夥伴」軍事威脅之嚴峻事實,同時反映韓國的中國「夥伴」定位及其「關注台海」立場之間的扞格。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