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情勢

以色列重返極右統治,埋下中東衝突伏筆
瀏覽數
988

關鍵字:耶路撒冷、猶太人定居點、約旦河西岸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前言


曾經5次擔任以色列總理的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靠著極右派政黨力挺,再度登上以色列總理一職,因而豁免其所涉及的貪汙、濫權訴訟及司法調查。納坦雅胡上任後改組重要內閣,新內閣任用多位主張種族主義、蔑視性別多元的極右派官員,已造成以色列部分城市出現街頭抗議事件。[1]

以色列前國防部長甘茨(Benny Gantz),日前於空軍官校畢業發表談話時,語出驚人地表示,以色列可能在「2到3年內」攻擊伊朗,[2]希望這些空軍軍官做好準備。可預期納坦雅胡重新領導的強硬極右派內閣團隊,對巴勒斯坦的壓迫力度恐將持續增加,並可能引爆約旦河西岸這個火藥庫,[3] 埋下中東未來衝突的伏筆。

納坦雅胡極右派的內閣名單及政策趨向


一、內閣改組名單引發爭論


經兩個月協調之後,納坦雅胡組成的內閣名單多數屬極右派,因而掀起從耶路撒冷(Jerusalem)到特拉維夫(Tel Aviv-Yafo)的全國抗議潮。抗議民眾除原有支持反對派人士之外,還有揮著彩虹旗的多元性別族群,均對納坦雅胡的內閣人事及政策表達不滿。[4]例如,新任國家安全部長格維爾(Itamar Ben Gvir),曾因支持恐怖主義和煽動反阿拉伯種族主義而被定罪,[5] 且今(2023)年1月3日刻意登上具爭議的耶路撒冷聖殿山,引起巴勒斯坦以及多個阿拉伯國家強烈譴責。這種嚴重挑釁行為,連關係密切的美國,也對此加以批評。[6]

二、政策趨向令民眾擔憂


納坦雅胡日前在以色列議會發表未來執政方向時,賦予新政府三項主要任務:第一項是「阻止伊朗的核計畫」;第二項為優先發展「國家基礎設施」;第三項則是「與阿拉伯國家簽署更多和平協定」,以結束以色列與阿拉伯間衝突。會議同時,議會外約有數千人進行示威遊行,抗議最強硬的政府聯盟掌權。由於阻止伊朗核計畫即象徵將動用武力,也使民眾對於未來新政府的執政,充滿著許多不信任感。

以色列重回極右路線的衝擊


一、政策走向或擴大以巴衝突


新聯合政府由極右派掌握處理巴勒斯坦事務的權利,特別是宗教錫安主義者黨領導人史莫崔赫(Bezalel Smotrich),將以財務部長身分管理約旦河西岸地區,有關猶太人定居點和巴勒斯坦人的民政事務。由於他主張以色列擁有西岸主權,強烈反對給予巴勒斯坦人在西岸進行各項建設的同等權利。再加上新上任的國家安全部長格維爾,有極大可能加大對巴勒斯坦人的迫害,提出更多種族歧視法案、提高鎮壓力道、推動約旦河西岸不平等權力等。預判未來史莫崔赫與格維爾強勢執行諸多法案、權力等政策後,可能擴大以巴衝突。[7]

二、以武力解決伊朗核問題可能引爆軍事衝突


據去年以色列竊取證據顯示,伊朗在納坦茲(Natanz)核能設施南側開鑿龐大的地道網絡,疑似大規模地進行濃縮鈾的提煉,使核武威脅遽增。依據《今日以色列報》(Israel Hayom)日前報導,以色列軍方情報單位對2023年情勢預測,伊朗持續緩慢發展核武,只有受到極端制裁才會停止,屆時其可能擁有軍用等級的濃縮鈾。[8]伊朗秘密研發核武器的情資日漸明確後,已造成以色列國家生存危機感攀升。以色列前國防部長甘茨表示「可能2到3年內攻擊伊朗」,此與納坦雅胡將「阻止伊朗的核計畫」列為首要政策不謀而合,本文研判最終可能以武力來化解核危機,並引爆軍事衝突。

結語

以色列前總理拉皮德(Yair Lapid)在議會舉行的新政府宣誓就職儀式上表示:「國家正處於一個有史以來最好的經濟、安全與國際地位,請新政府盡量不要破壞它」,[9]暗示極右派和極端正統猶太教政黨的政策改革,可能背離民心;與巴勒斯坦人及伊朗發生衝突的風險也隨之提升,令外界擔憂史上最右傾政府恐讓以色列偏離自由民主軌道,且企圖顛覆現有司法體系,替涉貪的新總理納坦雅胡從司法調查脫身。[10]

從1948年建國初期至今,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人和阿拉伯國家長期因地理位置、資源、宗教等因素,發生多次大規模的軍事衝突和戰爭,形成以色列內部團結一致對外,而且多次取得戰爭的勝利。如今極右派執政後,卻無法獲得多數民意支持,未來恐將面臨內部動盪不安,外部威脅驟升的困境,中東地區重新爆發衝突的機率將大幅提升。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