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情勢

探析CSIS台海兵推想定之日本關鍵角色
瀏覽數
4944
2023.02.09
作者
S__40124433
國家安全研究所 楊一逵 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CSIS兵推、日本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美國「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以下簡稱CSIS)於2023年1月公布名為《下一場戰爭的首役》(The First Battle of the Next War)兵推報告,內容旨在以24次戰況推演,搭配五大想定情況(基本、悲觀、樂觀、台灣獨自應敵與末日之戰),模擬中共於2026年兩棲登陸犯台之可行性。[1]報告發現,解放軍不但無法在美國、日本與台灣聯合反擊前成功奪下可持續運作的機場與港口,結局更將以失敗收場,付上巨大傷亡代價。[2]報告也指出,成功遏阻中共兩棲武力登陸的結果,將使各交戰方傷亡慘重,同時亦需四大先決條件:一、台灣的頑強抵抗,二、美國在「烏克蘭模式」不適用台灣的前提下,必需立即投入全部能力介入,並交戰,三、美國必需從日本基地展開作戰任務,四、美軍「反艦巡航導彈」(Anti-Ship Cruise Missile)的戰備儲存量必須充足。從這四項條件中可發現,日本在本次兵推中的角色至關重要,因中共武力奪取台灣的機會可能取決於日本可否堅決維持中立,拒絕美國自由運用其基地執行介入台海任務。因此,本文旨在探析日本在CSIS中共兩棲武力犯台想定中的關鍵角色與可能發展趨勢。

美日台立即的聯合行動係遏制中共兩棲侵台之關鍵


CSIS兵推報告指出,有效阻擋中共兩棲進攻台灣的關鍵係美軍立即介入的作戰任務,需從日本四座基地發動,包括位於沖繩縣的美國空軍嘉手納基地(Kadena Air Base)、瀨戶內海西岸的岩國航空基地(Marine Corps Air Station Iwakuni)、東京郊外的橫田空軍基地(Yokota Air Base)與日本東北部的三澤空軍基地(Misawa Air Base)。若美軍遏阻中共兩棲攻勢的任務可從上述基地發動,不僅可有效打擊試圖進犯台灣四周的共軍船艦,更可護航美軍自阿拉斯加(Alaska)與夏威夷(Hawaii)起飛的轟炸機,執行奪取台海制空權(Air Supremacy)的作戰任務。相較於美軍可利用的關島安德森空軍基地(Andersen Air Force Base),或可能使用的菲律賓克拉克空軍基地(Clark Air Base),日本基地在戰略鄰近性(Proximity)上的優勢,可削弱中方飛彈的反介入攻勢,減低美軍空中加油的次數,爭取更多關鍵時間。反之,若美方無法在第一時間運用日本基地,聯合我國軍力一同反擊中共對台的兩棲進犯,中共掌握台海制空權的時間優勢將大幅增加,亦強化中共地面兩棲進攻態勢。

CSIS兵推報告認為,即便日本面對共軍兩棲犯台第一時間時保持中立,僅讓美國自由運用其基地,然一旦日本基地成為美軍集結戰力,攻擊解放軍的據點,中方的「戰術彈道飛彈」(Tactical Ballistic Missile)、「陸射巡弋飛彈」(Ground-Launched Cruise Missile)與「空射巡弋飛彈」(Air-Launched Cruise Missile)將開始攻擊駐地於日本基地的美軍,亦傷及日軍,導致日本被迫加入戰爭。CSIS兵推報告也凸顯,美日雙方在介入台海衝突上任何猶豫與延遲,都將強化中共奪台的成功率。延遲的介入台海情勢代價更高,若美方未即時的運用日本的基地展開行動,不但最終無法避免與中共直接產生軍事衝突,更可能為時已晚,適得其反。

日本現階段並無協防台灣的義務與明確承諾


CSIS兵推報告以「想定」推演美軍利用日本基地發動作戰任務的設計,反應出現實上日本並無協防台灣的義務與明確承諾。即便CSIS兵推的作者認為,日本政府近期行為顯示其正在為台海間的「最壞情況」(Worst Case Scenario)進行準備,包括未來5年內增加一倍的國防預算、擴充自衛隊的海外任務範圍,與其2022年《國家安全保障戰略》(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直指中共企圖單邊改變日本周邊海域現狀的行為,係日本最大的戰略挑戰,但這都不能成為推論日本將承諾與美國共同協防台灣,並在中共武力犯台時立即與美方連動反擊的證據。

美國東亞安全情勢專家里夫(Adam P. Liff)點出,日本長期以來對是否軍事介入台海情況的模糊態度並未大幅改變。[3] 過度渲染「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的「連動」解讀,可能會形成對現實安全環境認知的偏差,形成錯誤決策。事實上,日本首相佐藤榮作(Eisaku Sato)於1969年訪問華府,並與美國尼克森總統(Richard Nixon)發表的聯合聲明已提及,「維持台灣區域的和平與安全係對日本安全最重要的要素」。[4]姑且不論該聲明發表的三年後日本正式與中共建交,日本政府在這半個世紀以來,一直將台灣的安全與平和視為日本安全的重要因素。換言之,近期諸多文獻廣泛提及「台灣有事」與日本安全之間的連動關係並非突破性的新穎概念,而係帶有歷史脈絡的一貫主張。

整體觀察,日方始終在協助美方協防台海突發事件上保持模糊空間,一方面從未清楚保證當中共武力犯台時會協助美方介入台海情勢,另一方面也從未表明沒有介入的可能性。日本對於台海情勢的擔憂與準備,並不等同其自二戰以降,對台海需要和平解決爭端的立場產生根本性的變化。台日間日益深化的政治、經貿與民間交往各界有目共睹,但這是否表明台日關係可上升至類似軍事同盟的軍事合作與連動反應,相關的時機尚未成熟。

制定日本版《台灣關係法》之討論或將重新端上檯面


中國軍事安全政策專家梅惠琳(Oriana Skylar Mastro)近期表示,日本係當前美中於台海賽局中的關鍵變數,基於「現狀」(Status Quo)的改變,日方不應固守其模糊態度,將反擊決策的指標限定在台海戰爭爆發的當下,解放軍是否攻擊日本領土與基地,與當下的政治情勢。[5] 美國前國防部亞太事務助理部長葛瑞格森(Wallace Gregson)亦公開指出,日台之間應就國防產業之合作、軍事教育交流,與反制中共「灰色地帶」之作法,探討制定日本版《台灣關係法》的可能性。[6]

事實上,我國前總統李登輝先生早於2014年時已公開呼籲日方仿效美國,制定一部日本版的《台灣關係法》,強化台海與區域的安全及穩定。[7] 然礙於中日關係的敏感性與中共可能的報復手段,日本版《台灣關係法》之提議並未獲得熱烈回響。隨著中共於美國國會眾議院前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訪台時的軍演威懾,5枚飛彈落入日本沖繩群島的西端海域,引發日本公眾關切,CSIS兵推報告對日本是否將與美台立即連動反應立場之強調,日本政府在對台海突發情況之回應上,預計將受到外界壓力。日經研究(Nikkei Research)近期民調顯示,日本民眾支持擴大日本在美日同盟中角色之比例僅小幅度超越反對的民意(49%比46%)。 [8]這份民調間接反應出梅惠琳所言之美方的擔憂。日本國內勢必將展開新的討論,而日本版《台灣關係法》之想法或許又將端上檯面,成為各界兵棋推演的「想定」之一。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