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科技

中共海格通訊參與投資基金之觀察
瀏覽數
1189
2022.04.15
作者
S__40124433
國家安全研究所 楊一逵 助理研究員

中共海格通訊參與投資基金之觀察
國家安全研究所 楊一逵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 海格通訊、新格局海河濱海股權投資基金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廣州海格通訊集團(Guangzhou Haige Communications Group)係中共國營企業廣州無線電集團旗下企業,致力開發與銷售各種軍用通訊與導航設備,並長期參與中共北斗三號全球系統佈局。該公司於2022年4月7日公告將與中共軍備進出口公司保利集團(China Poly Group)及其他八家公司合資成立30億元人民幣的「新格局海河濱海股權投資基金」(New Pattern Haihe Binhai Equity Investment Fund),投資海格企業相關產業鏈、供應鏈,與開拓國際市場。[1]海格通訊認繳2億人民幣,占總基金資本額的6.67%。

中共官方與軍工單位以團體戰滲透科技創投市場


中共的官方機構正以集體合資創投基金之方式大舉滲透科技新創市場。以2021年的前百大新創投資項目為例,約30%的投資案都與中共官方資金有關,相較於10年前不到10%的新創資金挹注,中共旗下的投資基金已成為美中科技競爭中擴張影響力的手段。[2]然多數文獻較少關注,中共的軍工企業亦透過合資創投基金方式在市場上鞏固其產業供應鏈、扶植相關產業與規避美方制裁並跨境獲取美國技術。觀察「新格局海河濱海股權投資基金」(以下簡稱新格局基金),不僅全數合資企業之源頭都可追溯至中共官方,其最大股權操控於大型軍工企業保利集團與發展軍民融合投資的國家(軍民融合)產業投資基金手中(表一)。保利集團旗下的保利科技(PolyTech)係中共最大的軍事設備、飛彈技術、可掛載飛彈的無人機輸出之國營企業。[3] 未來新格局基金之投資預計將延伸中共軍民融合產業的觸角至國際創新科技的投資市場,扶植或參股未上市或正在找尋資金的新創公司。

表一、新格局海河濱海股權投資基金合資企業

合資企業

占有股份 (%)

背景與經營範圍

保利國際控股

28.9

中共國營企業,經營範圍包括製造業、高科技產業、物流、進出口貿易、材料、化工與機器設備。

國家(軍民融合)產業投資基金有限責任公司

28.3

中共國營企業,由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帶頭成立,旨在設立軍民融合投資基金與推動吉林省軍民融合發展。

天津市海河產業基金合夥企業

10

天津市政府發起與設立,投資範圍包括高科技設備製造、資通技術、航太與航空產業、石油化工、生命科學、新能源、材料、電動車與網路。

洛陽製造業高品質發展基金

10

河南省政府與河南省级融资公司中原豫資投資控股出資與指導,以產業轉型與科技成果轉化為投資標的。

廣州海格通訊

6.67

前身為廣州無線電集團下的軍工總公司,係中國最大軍用無線通訊、導航設備供應商,其主要業務為無線通訊、北斗導航、衛星通訊。

天津市濱海產業發展基金

5

天津市政府、濱海新區政府及濱海新區各開發區管委會共同發起設立,旨在扶植中國戰略性新創產業,包括智慧科技、航太與航空產業、生物醫藥與新能源與材料。

天津國康信用增進有限公司

3.3

天津市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持有的天津津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有限公司成立,主要提供企業信用增進服務。

天津海泰資本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3.3

天津市國營企業海泰控股集團成立,致力投資科技新創產業、土地及房地產開發。

長治市財沐轉型發展股權投資合夥企業

3.3

山西省長治市政府旗下的長治市財通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發起成立,主業務旨在達成政府引導的資金投資,參股與管理政府投資基金。

保利匯鑫股權基金投資管理公司

1.04

保利集團旗下新技領域的私募股基金投資平台,其上游為中共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旨在服務中共戰略需求高的科技產業。


資料來源:作者整理自公開資料

海格通訊利用「新格局基金」建設軍用無人資訊產業基地


海格通訊為新格局基金的第五大股權持有者,可決定一定程度的創投方向。海格通訊旗下的五大產業領域包括:無線通訊、北斗導航、軟體與資訊服務、航空航天產業與創新產業(例如無人系統)。[4]依據2021年11月26日海格通訊與廣州市政府簽署的《海格無人資訊產業基地專案框架協定》,海格通訊與保利集團將於廣州市增城區建設可整合研發、製造、測試、模擬訓練與培訓,亦覆蓋陸海空與水域的無人系統產業基地。[5]該基地之建設分為兩階段。第一階段旨在設立無人機系統與反無人機系統之裝備與研發中心、航空飛行模擬器與培訓基地。第二階段試圖整合低軌通訊衛星與擴展無人資訊系統之應用。

海格通訊自2013年收購北京摩詰創新科技與嶸興實業後進軍飛行模擬器、機務維修模擬、車輛模擬、操控模擬、聲音模擬與虛擬仿真(Virtual Reality)影像等領域,已成為中共境內成熟的飛行員訓練與戰術模擬訓練系統之供應商。嶸興實業係中共軍民兩用無線電監測與頻譜規劃及管理大廠,參與過中俄聯合軍事演習。[6] 保利集團係中方擁有武器裝備綜合進出口之國營企業。未來相較於四川的民用無人機基地,廣州增城區的基地預計成為解放軍培訓無人系統戰力的關鍵區域。[7] 更重要的是,低軌衛星的通訊能力未來也將納進此區無人系統之應用。

政府動員「國家隊」拉抬中共低迷創投市場


烏俄戰爭讓亞洲經濟與創投趨勢放緩,加上新冠肺炎的衝擊與美中科技競爭下美國對中共的科技制裁,中共境內的創投熱潮逐步趨緩,許多外資更因中共對科技產業的緊縮監管而撤出資金。[8]初估外資於2022年前三個月內已拋售60億美元的中國股票。[9]阿里巴巴與騰訊等科技電商大廠於近期更大幅裁員20%,而2022年2月份中共的失業率也來到5.5%,相較於2021年底上漲0.4%。[10]中共2022年的GDP成長目標為5.5%,係過去30多年來的最低標準。[11]

在此情勢下,海格通訊或許也係被迫加入新格局基金,組成國家隊為中共國內資通科技產業開闢新市場,增加內需。在中共高科技產業極度依賴美國、台灣、南韓、德國與荷蘭的半導體與晶片技術之前提下,位於廣州的無人機產業基地前景充滿不確定性。中共以國家資本投入與中共中央關係緊密的高科技企業行為,在未來也將引起更多反制。中共投入的國家資本也將造成產能過熱,使海格通訊等相關企業未來必須將業務擴張至資通技術選擇較少的發展中的國家,商業化其技術與產品。這不僅將擴張中共在開發中國家中數位資通科技之影響力,間接強化威權政府對民眾資訊的監視與控制,更進一步對民主國家形成威脅。

行動版選單開關